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514章 文武鬥毆

第1514章 文武鬥毆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11-23 18:54 | 本章字數:2798

吃飽喝足,方醒準備出宮等張淑慧。85°C小說網

此時宮中正是吃飯時間,方醒一路出宮,和幾個侍衛吹吹牛,倒也不覺得無聊。

等到了張淑慧後,方醒趕緊接過無憂,卻發現閨女睡著了。

「夫君放心,無憂今日玩的可高興呢!」

張淑慧上了馬車,方醒念念不舍的把無憂送過去,然後齊齊回家。

出了承天門,外面的各衙門都午休了,只有幾個官吏在外面轉悠消食。

馬車粼粼,方醒一路想著朱高熾的鍥而不捨,想著逐漸壯大的文官團體,一時間有些出神。

「本王打死你!」

一聲暴喝驚醒了方醒,他抬頭一看,就看到朱高煦在禮部的門口揪著個官員正在暴打。

邊上的兩個官員不敢勸,最後一跺腳就衝進了禮部,大抵是去搬救兵。

方醒下馬過去,正好朱高煦一拳打在那人的鼻樑上,一聲脆響後,鼻血噴濺,隨即那慘嚎聲就引來了一堆人。

「殿下住手吧!」

朱高煦面色發紅,眼睛也發紅,看著嚇人。他聞聲看到是方醒,就一腳踢翻這人,氣咻咻的道:「方醒,此人說父皇不該北征,還說什麼突然惹了哈烈這個大敵,言語間很是不敬,本王今日沒帶刀,否則當即斬了此人的狗頭!」

倒在地上的這人只顧著慘嚎,臉上全是噴出來的血,看著慘不忍睹。

這時禮部里傳來一陣腳步聲,呂震第一個沖了出來。他先對朱高煦拱手道:「殿下可是飲酒了嗎?那便回去歇息吧。」

朱高煦覺得呂震這話不錯,正準備收功,可方醒卻捅了他一下,然後說道:「殿下喝酒了嗎?本伯怎麼沒聞到酒氣呢?」

朱高煦這才醒悟過來,他衝過去,頂著呂震罵道:「你個佞臣,居然給本王下了絆子……」

朱高煦只是輕輕一推,呂震就跌跌撞撞的退了出去,差點來了個屁墩。

他穩住身體後,指著朱高煦想開噴,可方醒卻說道:「方才禮部有人非議先皇,呂大人,禮部禮部,卻不知人臣禮,算什麼禮部?走了!」

方醒攬著朱高煦的肩膀揚長而去,呂震氣的渾身發顫,指著外面道:「去!去稟告陛下!」

門外有人在慘叫,門內呂震氣急敗壞的喊叫著,邊上的鴻臚寺、太醫院,斜對面的都督府都被驚動了,紛紛出來查看。

等聽說是朱高煦出手,而且方醒也在場時,都督府的人喊道:「打得好!」

朱高熾拿武勛作伐,這在都督府中不是沒有怨言,只不過孟瑛等人壓得住,所以才沒有爆發出來。

此刻聽到是朱高煦動的手,方醒還拉偏架,都督府的人頓時就燃了。

北征時的慘烈還歷歷在目,可回來之後,文官們該出來的出來,該陞官的大把陞官,可武人呢?

想到這裡,都督府的人看向禮部的眼神中都帶著不懷好意。

此時是午休,幫禮部看門的軍士偷懶跑了,兩小吏去抬那個受傷的倒霉蛋,剛抬起來就哎喲一聲,倒了一個。

「腰腰腰!閃到了!起不來了!」

看到又多一個傷員,五軍都督府的人不禁就鬨笑起來。

呂震出來看到後大怒,就說道:「來兩人幫忙!」

都督府那邊聞言本不想理睬,卻有人促狹,就低聲說了幾句,然後就來了四人。

兩人一組,然後抓住手腳抬了起來。

還是咱文官好使啊!

禮部的官吏們見狀不禁心中快慰,甚至有人想著改日能否尋諸衛的軍士幹些苦力活。

「哎喲喲!腰閃了!」

可剛走出幾步,這四人齊齊鬆手,然後捂著腰叫痛。

那兩人被摔在地上頓時又慘叫起來,禮部的人見狀大怒,當即有人指著那四人說道:「你們是故意的!」

「對,是故意的!果真是粗鄙武夫啊!」

那四人開始只是想弄個惡作劇,聽到這話,其中一個火氣大的就指著罵道:「老子在北方殺敵的時候你們何在?也敢說老子粗鄙?草泥馬!」

禮部官吏的火氣也被激發出來了,頓時各種引經據典開始了駁斥和鄙夷,當真是精彩紛呈。

都督府的大老粗們當然說不過,於是火氣漸漸升騰,眼中凶光閃爍……

……

「陛下,漢王殿下打了禮部的人,據說還喝了酒……」

朱高熾正在吃飯,邊吃還邊看奏章,聞言他放下筷子,捂頭嘆息道:「這是為何?」

朱高煦安分了許久,讓朱高熾甚為放心,沒想到居然會鬧這麼一出。

禮部來告狀的是一個小吏,他滿頭大汗的道:「漢王殿下喝了酒,就揪著趙大人打,打的滿頭包……」

朱高熾無奈的道:「總得有個緣由吧?」

朱高煦的脾氣不好,可卻不會無緣無故的對人動手,這一點朱高熾還是清楚的。

小吏期期艾艾的說不出緣由來,朱高熾皺眉道:「此事朕記下了,回頭再查。」

他剛登基沒多久,一大攤子事情還等著他去做,沒工夫去扯皮。

小吏訕訕的告退,可還沒走出大殿,外面就衝進來了黃儼。

「陛下!陛下!不得了了……」

黃儼驚駭的咋呼道:「陛下,都督府的人和禮部的人打起來了!」

「哎!」

朱高熾頭痛的道:「這又是為何啊?停手了沒有?」

黃儼楞了一下,他剛才只是收到消息就急匆匆的來表功,卻不知道具體情況。

梁中就出去問了問,回來說道:「陛下,已經停手了。說是都督府的人摔了禮部的人,然後兩邊吵架,就打起來了。」

朱高熾皺眉道:「把孟瑛和呂震叫來。」

梁中吩咐人去了,站在殿外,他看著宮中的景色,聽著隱隱約約的蟬鳴,嘴角不禁浮起一抹冷笑。

「你笑什麼?」

身後陰測測的傳來了黃儼的聲音,梁中的笑容已斂,淡淡的道:「笑該笑之人。」

「別得意太早了。」

黃儼的眼神閃爍,白凈的臉上全是陰狠。

梁中回頭看著他,冷笑道:「你是老人,伺候了先帝,又接著伺候陛下,勞苦功高啊!佩服!」

這是在譏諷黃儼是牆頭草,可黃儼卻不以為恥的道:「聽說你和外面的人有些勾結,別被咱家發現了,不然你逃不了!」

梁中冷冷的看著他,搖搖頭道:「不要臉的東西!你該跟著先帝去的。」

兩人在殿外相對而視,周圍的幾個小太監沒敢看,都畏縮在邊上,直至孟瑛和呂震到來。

等人全都進去後,兩個小太監在嘀咕著。

「黃公公是老人啊!而梁公公卻是陛下潛邸時的人,這兩人要是鬥起來,誰能贏?」

「黃公公是先帝的人,善於鑽營,不然哪能在陛下的身邊呆著,能去守陵就算是不錯了。」

「梁公公那些年可是為陛下鞍前馬後的效力,所以說啊……有人來了!」

宮中的人必須要耳朵靈,耳聽八方。眼睛活,能看出人事變動的趨勢,否則遲早是被邊緣化的下場。

85度C小說網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