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519章 暴風雨

第1519章 暴風雨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11-25 20:36 | 本章字數:2439

金純愕然道:「大明律,英國公,看看大明律就知道了。」

這話有些不客氣,就差點指著張輔的鼻子說:你娃連大明律都不知道嗎?

朱勇喝道:「可麻勝立功無數,情有可原,這個又怎麼說?」

「殺人者死,僅此而已。」

金純不敢同時得罪兩位國公,就垂眸說道。

「李純一介秀才,為何敢羞辱一位戰功卓著的千戶官?」

孟瑛沉聲道:「誰給他的膽子?」

這是來自於軍方的質問,金純不能答,呂震就說道:「保定侯,酒後口角常見,可為了口角就毆人致死,難道不該處置嗎?」

金幼孜微笑道:「律法之下安得私縱?保定侯,大明律……不可輕忽啊!」

張輔的眼神中帶著譏誚,說道:「律法之外尚有道理,那李純何人?北平府一秀才,諸位可知道這位秀才的底細嗎?」

作為獨掌過一方征伐的張輔,他以前一直在低調,一直在沉默。

而今日他卻一反常態,甚至是咄咄逼人,這讓人不禁暗自心驚。

金幼孜尷尬的道:「李純……本官還真不知道。不過知道與否在其次。」

張輔盯著他說道:「那李純家境普通,若是按照這般下去,多半連養活妻小都不成。」

那些文官大多面露會心的微笑,這便是儒家一直在宣揚的道理——書中自有!

張輔看到了這些微笑,他也笑了,卻是冷笑:「那李純考個秀才就考了八年,堪稱是家徒四壁。」

窮文富武只是相對的,一個家庭供養一個讀書人很艱難,筆墨紙硯樣樣要錢,想拜個好老師也得花錢,為了維持讀書人的體面更是要花錢。

可以這麼說,若是一個普通人家全心供養一位屢試不中的讀書人,那麼貧困就離他家不遠了。

「一朝僥倖中了秀才,地方官便上報免了他家的賦稅,那日子也就是能過得去吧?」

張輔看到那些文官們面色微變,楊榮甚至都有些尷尬,就說道:「此人一朝被免糧,隨即就廣收田地,區區一秀才,居然收了五百多畝地的投獻,張某敢問,這是誰給他的膽子?」

呃!

文官們集體啞火了,蓋因秀才免糧也有額度的,上限在八十畝。

「那人有了錢,大抵覺得自己考不上舉人,就整日遊盪,周圍之人皆是一群秀才,吟詩作對,依紅偎綠,好不快活!」

「十年寒窗苦,一朝有了功名,放浪形骸……」

張輔有些遏制不住自己的怒氣了,喝道:「此等人於國於民有何用?蛀蟲!」

張輔的話就像是巴掌,啪啪的打在這些文官的臉上,痛,卻不能出聲。

朱高熾摩挲著鎮紙,看錶情好似在神遊物外。

這是朱棣的言傳身教:臣子們爭吵時別干涉,吵的越久,吵的越激烈,最終暴露的本性就越多。

而君王最需要的就是掌握臣子的本性,然後量才使用。

張輔隨後就開始曆數麻勝的功績,甚至有幾次險些戰死沙場……

……

楊榮現在很危險,朱棣在時把他立為輔政學士的首席,那時候輔政學士只能算是近臣,但品級不高。

朱高熾上台後,已經著手準備提高輔政學士的品級,大抵是要給他們外掛,比如說掛上個尚書頭銜什麼的。

也就是說,輔政學士以後會成為大明最頂尖的那幾個人,權傾朝野!

地位提高了,覬覦和爭奪也就多了。

楊榮知道自己的位子並不穩當,所以越發的謹慎了。

但今天不同,他若是繼續沉默,那就是有失首輔的風範。

所以他出班道:「英國公此言甚是,只是那李純再不堪,可也是一條人命,律法面前……無私情!」

張輔在打悲情牌,而且有證有據,很難駁斥。

可楊榮一下就點中了張輔的死穴——律法面前無私情!

「那些軍戶如何?」

朱勇陰測測的說道,頓時文官們再次挨了一耳光。火辣辣的痛。

先前他們在極力鼓吹那些被流放為軍戶戶籍的政策是多麼的不人道,那些官吏們是如何的凄苦。

這下正好被朱勇一巴掌扇的結結實實的。

群臣馬上就把目光轉到了朱高熾那裡,期待著這位大佬出面。

很普通的玉石鎮紙,朱高熾卻像是發現了無價之寶,一直在盯著看,看的專註。

嘶啦一聲,把所有的注意力都轉了過來。

呃!

看到眼前的場景,那些文官們都獃滯了。

孟瑛在脫衣服,而且脫的很憤怒。

這是朝堂啊!而且也不是魏晉時期,你這麼狂放家裡人知道嗎?

孟瑛奮力的撕扯著衣服,最後把上半身扯的光溜溜的。他指著自己身前那縱橫的傷疤說道:「那李純可有?你們可有?」

金幼孜目光閃爍著說道:「保定侯,我等輔佐陛下治理大明,你等持刀槍抵禦外敵,各有不同,難道文臣也要提刀殺敵嗎?」

張輔冷笑道:「難道一個軍士也敢辱罵你等嗎?」

呃……

這時候就能看出多讀書的好處來了,張輔一句話就頂的金幼孜狼狽不堪。

「陛下,興和伯求見。」

外面來人稟告道,文官們瞬間變色,武勛們都鬆了一口氣。

呂震看了外面一眼,心中嘀咕著:那個攪屎棍來了呀!

而孟瑛的尷尬得以解除,他緩緩的把衣服套上。

方醒進來行禮,然後說道:「陛下恕罪,臣今日有些忍無可忍了!」

朱高熾剛想問他這個忍無可忍從何而來,方醒盯著金純問道:「敢問金大人,刑部為何對麻勝動手?」

金純愕然道:「興和伯,沒有此事啊!」

金純的操守方醒還是信得過的,他隨即說道:「陛下,臣有罪,臣剛叫人收買了刑部的一個獄卒,他說昨夜麻勝被打斷了三根肋骨,渾身上下就沒有一塊好肉!」

「金純!」

朱高熾的聲音中帶著怒氣,再怎麼說麻勝也是功臣,不該受辱,更不該被人下黑手。

看看那些武勛吧!

張輔痛苦的閉上了眼睛,朱勇在尋找東西,看樣子是要準備出手。

而孟瑛穿衣服的動作停住了,他茫然的看著朱高熾……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