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530章 來自於方醒的反擊

第1530章 來自於方醒的反擊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11-27 17:02 | 本章字數:3149

鋼針扎進了人體,並攪動……

「我說!我說……」

曹老二撐不住了,他慘叫著喊道:「是陳林!是陳林叫我做的……」

動刑的大漢看向方醒。

方醒冷漠的道:「再確定!」

於是慘叫聲繼續,曹老二在慘叫聲中回答了十多次,答案還是陳林。

方醒起身道:「給他治傷,然後……老七!」

「老爺。」

辛老七的傷已經好了,他應聲進來。

「把他帶回城裡,交給東廠。」

方醒走出木屋,王琰跟出來說道:「我們的人也可以去看看,順便看看那個所謂的東廠究竟是如何了得。」

「那不好。」

方醒說道:「東廠並不如錦衣衛厲害,只不過錦衣衛失去了君王的信任,被冷落了。至於你們,既然都有人在盯著了,那就在上面呆著,等家眷到了之後,該團聚就團聚。」

王琰眉間冷峻的看著側面的山崖,說道:「我知道,不能給殿下惹麻煩,只是……陛下才去,聽說到處都在修改,讓人鬱郁!」

方醒笑道:「這些都是暫時的,相信我,一切都會好起來,會有用到你們的時候。」

……

朱高熾想起今晚的晚膳就覺得頭痛,蔬菜實在不是他的菜啊!

正準備叫人給自己弄些點心來哄哄嘴,一個消息卻打亂了他的食慾。

「陛下,興和伯在外請罪。」

……

「公公,興和伯的家丁送來了曹老二。」

安綸有些忐忑的稟報道。

孫祥正在默念著佛經,聞言就嘆息道:「他這是何苦來哉!」

安綸心中一松,就說道:「公公,曹老二被用過刑。」

孫祥撥動著佛珠,慈眉善目的道:「咱家本想把這事給悄然處置了,暗中稟告陛下即可,可興和伯卻不肯放過那些背後的人,這下又是……何苦結仇呢?罷了,叫他們問話,咱家馬上去見陛下。」

安綸面色古怪的道:「魏大人他們剛接手,那曹老二就招供了,說是陳林指使的。」

孫祥馬上瞟了安綸一眼,看到安綸一臉的古怪模樣,就失笑道:「你這個傻貨,此事不能早去,去早了就會頂在陛下的心窩上,咱家就得倒霉了。」

安綸如夢初醒的拍了自己的腦門一下,悔道:「公公,奴婢不懂事,差點就害了公公。」

孫祥搖搖頭道:「去吧,讓他們再問問,一定要問清楚。若是出了差錯,陛下那邊可不好交代。」

安綸趕緊去交代,走出這個房間後,他緩緩的呼出那口氣,背心瞬間汗濕。

……

「你又做了什麼?」

朱高熾頭痛的皺著眉心問道。

方醒垂眸道:「陛下,有人對那些使者說……大明以後再也不出海了,那人叫做曹老二……」

「等等!」

朱高熾打斷了方醒的話,目光冰冷的看著梁中,問道:「為何無人告訴朕?」

梁中愕然道:「陛下,此事奴婢也不知。」

朱高熾鬆弛了下來,問道:「那你幹了什麼?」

方醒看看左右,然後說道:「陛下,那些使者已經準備歸國了,而且據說……以後就來大明打個秋風即可,沒錢就不來了。」

朱高熾的面色猛地變紅,胖手拍打著御案喝道:「傳了他們來!」

梁中出去安排,朱高熾的目光炯炯,全是凌厲,他點頭道:「你做的不錯,朕知道你肯定是問過了,是誰?」

方醒平靜的說道:「兵部侍郎陳林。」

朱高熾的身體猛地後仰,他閉上眼睛,說道:「很好,你且回去,此事朕自會處置。」

方醒告退。

宮中很熱,方醒一路走到了中左門時,恰好遇到了孫祥。

大熱天,可孫祥的臉上卻看著就像是玉一般,沒有汗漬,而且神態平靜。

「興和伯可是為了那事嗎?」

方醒頷首道:「正是,做了就做了,無需遮掩,所以我來向陛下請罪。」

孫祥的臉白了一下,然後又恢復了正常,拱拱手道:「咱家有數了,多謝興和伯。」

方醒說道:「此事牽扯甚多,陛下估摸著也會暫時放下,你應該無事。」

孫祥點點頭,含笑道:「忠心在,則無往而不利。」

方醒拱拱手,兩人擦肩而過。

安綸就在孫祥的身後,他沖著方醒微微點頭,然後趕緊垂首跟了上去。

方醒一路出宮到家,招來了黃鐘,苦笑道:「此事麻煩了,孫祥估摸著要觸個霉頭。」

黃鐘訝然道:「難道他沒有稟告給陛下?」

方醒搖搖頭,「他估摸著是猜到了裡面的玄機,想先拿下了曹老二之後,再悄然稟告給陛下,那樣陛下就能從容行事。」

「揣度最不可取啊!」

黃鐘說道:「別人也罷,可那是陛下,不管是好事壞事,你先稟告了再說,至於如何處置,自然有陛下來決斷,哎!」

孫祥外號孫佛,慈眉善目的,在外面的風評不錯,所以連黃鐘都有些為他嗟嘆。

可方醒卻說道:「揣度君王的事他孫祥不是第一次幹了,可見心中自有算盤,咱們無需為他擔憂。」

黃鐘想起自己見過孫祥的那一次,就拋掉了此事,說道:「伯爺,此事有些樹敵啊!」

那些被揭穿了正人君子面目的臣子們,自然不敢去恨朱高熾,但卻會把方醒恨之入骨。

方醒無所謂的道:「本就不是一條道上的人,恨就恨吧。」

……

「誰給他的膽子?」

朱高熾面沉如水的喝問道,無人敢答。

「金忠!」

金忠被點名,他出班說道:「陛下,此事臣願領罪。」

朱高熾敏銳的發現群臣都輕鬆了些,就冷笑道:「領罪?」

金忠跪地準備解冠,朱高熾卻說道:「若說是旁人朕自然是相信的,可金忠卻是下西洋的支持者,他瘋了嗎?」

金忠趕緊抬頭道:「陛下,臣沒瘋,只是這屎都丟到臣的頭頂上了,臣不得不認罪啊!」

這話說的粗俗,朱高熾知道老傢伙是故意說來噁心人,就乾咳道:「誰幹的?嗯!」

群臣無言,金忠起身環視一周,說道:「陛下,這是有人在暗中弄鬼呢!他們想把大明的藩屬弄離心,其心可誅!」

「楊榮,你以為如何?」

朱高熾嘴角微翹,看來心情不錯。

楊榮出班道:「陛下,臣……以為當誅!」

「哦!」

朱高熾含笑道:「不過塞外缺人,父皇在時大多都流放過去,朕當蕭規曹隨,涉案的不管大小,三族全數流放過去。」

楊榮苦澀的道:「是,陛下。」

朱高熾摸摸肚子,說道:「要正大光明,不要鬼鬼祟祟,那不是臣子的模樣,好了,差不多快到晚膳的時辰了,朕就不多留你們了,散了吧。」

這是來自於皇帝的耳光,也不知道誰感覺自己被抽到了。

群臣躬身送走了朱高熾,然後緩緩出去。

「誰幹的?」

金忠被夾在中間,他冷冷的看著這些同僚說道:「不要臉的玩意兒,自己想干,那就讓自己衙門的人去干,把老夫頂上去是何用意?那臉還要不要了?」

無人搭話,金忠冷笑著大步向前,一邊走一邊說道:「天天說忠君體國,可撕下那張臉,也比暗娼好不到哪去!」

這話有些惡毒,金幼孜怒而喝道:「金忠,你別得寸進尺!」

金忠沒回身,大笑道:「做了見不得人的事,還栽贓在老夫的身上,誰不要臉?誰得寸進尺?哈哈哈哈!」

楊榮面色難看的勸道:「算了,此事不宜鬧大。」

金幼孜恨恨的道:「那老匹夫越發的倚老賣老了,可恨!」

楊溥和黃淮在後面,兩人目睹了這場衝突,不禁對視一眼,心中各自有數。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手機版閱讀網址:

85°C小說網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