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534章 大殿動手

第1534章 大殿動手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11-29 03:00 | 本章字數:2766

方醒的眼睛發紅,帶著瘋狂之色。

方五最冷靜,他拉住準備真去打死那個讀書人的辛老七說道:「七哥,已經打斷了不少人的手腳了。」

辛老七冷漠的道:「老爺說打死他,放手!」

方五被這眼神給驚了一下,手不禁就鬆了。

「都住手!」

一陣馬蹄聲,伴隨著這聲大喊傳來。

那百戶官抬頭一看,喜道:「是宮中的人。」

梁中氣喘吁吁的衝到前方,跳下馬來喊道:「辛老七,住手!」

辛老七已經沖了過來,看架勢就是想結果了那個正在逃跑的傢伙。

看到梁中後,方醒清醒了些,他喝道:「老七回來。」

看到辛老七止步,梁中苦笑道:「興和伯,你這下手也太狠了吧。」

地上倒著二十多人,不是斷手就是斷腳,慘嚎聲讓人頭皮發麻。

方醒笑道:「我不惹人,他們卻在逼迫,那就擺開陣勢來一場,單挑群毆隨意。」

梁中無奈的道:「他們聚眾時陛下就知道了,所以才派了咱家來收拾他們,興和伯你等等也好啊!罷了,進宮吧。」

……

「陛下,那些書生因為戶部一名小吏的事去堵了馬蘇,那馬蘇反唇相譏,就把事情激化了,正好興和伯趕到,就喝令家丁動手,他自己也……打斷了好幾人的手腳。」

黃儼出去一趟,回來低眉順眼的稟告道。

對於黃儼,不管是文官還是武勛,大抵都鄙夷其人。

本以為這廝肯定要被收拾了,可沒想到居然還能蹦躂,這裡面的味道有些不對,卻沒人去深究。

朱高熾捂著額頭問道:「那小吏是怎麼回事?」

黃儼的眼睛一亮,正準備添加些私貨,夏元吉卻出班了。

「陛下,那沈聰本是核算的小吏,被馬蘇查出多出錯漏,責令其重核,沒想到那沈聰卻破口大罵,聽到的不止一人,臣後來就處置了他。」

黃儼瞥了夏元吉一眼,心中暗恨。

「這樣啊!」

朱高熾摩挲著鎮紙,目光淡淡,聲音冷冷的道:「這等人只會耗費民脂民膏,去了就是。」

夏元吉說道:「是,臣已經將他除名,吏部那邊應當有備案。」

蹇義自然不知道一個小吏的結局,但他還是相信夏元吉,就點了點頭。

朱高熾的目光冷清,看不出什麼情緒來。

在朱元璋和朱棣時期,讀書人可沒敢弄什麼大陣仗,否則大抵是全部滾去邊疆,充實當地人口。

而朱高熾才登基沒多久,居然有人就鬧了這麼一出,一時間群臣都在暗忖著。

朱高熾掃了群臣一眼,眼中多了些冷意,說道:「政事何時……能干涉了?還是些讀書人,他們想幹什麼?」

這時梁中回來了,他稟告道:「陛下,那些人堵住了馬蘇,然後想群毆,沒想到興和伯正好趕到,於是就令家丁動手,三十餘人斷了手腳。」

群毆?

朱高熾的目光轉到了黃儼那邊,黃儼茫然的道:「陛下,老奴有罪,方才報信的人沒說這事。」

「是嗎?那就好。」

朱高熾的語氣很平淡,可那一瞥卻讓黃儼汗流浹背。

「陛下,興和伯在外面請罪。」

看到黃儼吃癟,梁中心情大好,急忙補救了一句。

朱高熾點點頭,梁中就出去叫了方醒進來。

方醒的眼神還有些散亂,行禮後,朱高熾問道:「為何要下重手?」

「欺人太甚,臣想殺人!」

方醒覺得有些累,精神上的累。

「放肆!」

呂震出班,長須飄飄,正氣凜然的道:「興和伯,陛下當前,你想殺誰?你能殺誰?」

金忠聞言一驚,側身看去,就看到方醒猛的抬頭,那眼珠子馬上就紅了,帶著猙獰。

「興和伯……」

「老子能殺你!」

朱高熾正在想著此事的處置方法,一看方醒猛的撲向了呂震,急忙喊道:「拉住他!拉住他!」

可今天卻沒武勛在場,文官們看到方醒那兇狠的模樣,或是咬著手指頭,或是面色大變,不說去救援一番,反而連連後退。

呂震只是想出來點把火而已,沒想到卻惹怒了方醒。看看那眼中的血紅,他知道方醒不是在開玩笑,所以毫不猶豫的轉身就跑。

於是一人追,一人跑,可呂震是文官,哪裡跑得過方醒,眼瞅著就要被追上。

朱高熾頭痛不已的喊道:「拿了他!拿了他!」

殿內的大漢將軍連滾帶爬的從兩邊阻截,在方醒飛起一腳踢翻了呂震之後,終於是抱住了他。

「呂震,你這個撒比!老子要殺了你!」

方醒沒有掙扎,只是盯著呂震的眼神讓人不寒而慄。

「救命……」

呂震向大家示範了什麼叫做逃命:他以最快的動作在地上翻滾了幾圈,順便還觀察了方醒後續的攻擊方向。

等看到方醒被控制住後,他馬上停止了翻滾,然後低聲的呻陰著,就像是垂死之人。

朱高熾把御案拍得砰砰直響,怒道:「無法無天!肆無忌憚!」

看到朱高熾氣得臉都紅了,金幼孜的眼中精光一閃,就說道:「陛下,興和伯這是……廝殺多了,聽聞廝殺多了會失常……」

金忠出班反駁道:「若是失常,今日興和伯就不是棍子,而是刀子!金大人,不可胡說啊!」

楊榮的目光有些複雜的看了方醒一眼,說道:「陛下,臣以為興和伯這是對先帝的哀思鬱結。」

金幼孜皺眉看了他一眼,然後垂眸。

楊士奇也唏噓道:「陛下,興和伯征戰無數,當然不會失常,只是先帝……」

在場的三楊都是朱棣一手簡拔起來的,此刻楊士奇提起這茬,連楊溥都垂眸。

方醒沒辯解,只是覺得有些遺憾,居然沒趁機打斷呂震的腿。

呂震已經被大漢將軍給攙扶起來了,正捂著腰叫痛,見到方醒的眼神後,他不禁退後幾步,然後喝道:「你還想怎地?」

「夠了!」

朱高熾的胖臉顫抖著,指著群臣說道:「看看你們,看看你們,哪有臣子的模樣?」

群臣各自想起剛才自己的反應,不禁大慚。

朱高熾眯著眼,冷冷的道:「要穩重!」

這句話敲打的很重,卻意味深長,群臣趕緊請罪。

方醒已經恢復了冷靜,他垂眸,掩飾住了眼中的譏笑。

群臣以為朱高熾是軟蛋嗎?

而作為跟朱棣和朱高熾一家子熟稔的方醒,自然知道朱高熾的性子可不是什麼老好人。

朱高熾沒有考慮,直接說道:「那些學生是如何得知的消息?誰在中間蠱惑?去查!還有,此次參與的,兩科不許參加。」

兩科不許參加,那就是空耗歲月。

方醒突然問道:「陛下,可那些本就考不上,不想考的呢?」

朱高熾指著方醒,氣笑了,喝道:「出去!回家去!給朕老實點!不然讓你去緬甸!」

去緬甸幹嘛?多半是當駐軍的頭子,然後整日去撲滅那些叛逆,在叢林里泡著。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