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547章 暗殺引發的恐慌(感

第1547章 暗殺引發的恐慌(感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12-02 05:56 | 本章字數:2640

「瞻基已經到金陵了嗎?」

朱高熾指指案几上的一摞奏章,然後問道。

黃儼過來拿了奏章,然後出去。

「陛下,殿下已經到了,不過興和伯上次給南邊官場的印象太差了,聽說才到金陵,那些官吏都在商議著怎麼應付過去。」

梁中笑道:「殿下不動聲色的在住所呆著,金陵官場卻自己亂了陣腳。」

朱高熾的眉間舒展了些,說道:「大明很大,大到讓人無所適從,而治國之艱難,如履薄冰,戰戰兢兢……千古艱難唯平衡啊!」

梁中想起了前段時間的文武爭端,就小心翼翼的道:「陛下,不是奴婢干政,只是……只是那些人也太不把您當回事了。」

朱高熾眯眼看著外面,冷笑道:「朕不是太子了,父皇仙去,許多人覺得頭頂上少了座大山,開始蠢蠢欲動了。」

這話梁中不敢再接,只得懷念起了方醒。

方醒若是在,只要朱高熾願意聯手,方醒定然能把那些人弄的灰頭土臉。

「一朝脫困,有如野馬,馬上就在覬覦著那些東西,果然有的人說的那話再對不過了……」

朱高熾的神色變得平和起來,然後用審視的目光看著梁中。

梁中被這目光嚇壞了,他拘束的站著,就怕被這位至尊叫人一刀給剁了。

太監再厲害,可只要君王能控制軍隊,那麼不過是一張紙條,一句話就能解決的事。

那都不叫事!

所以平衡啊!

朱高熾的目光轉過,有些抑鬱。

稍後黃儼回來了,一臉死了爹娘的模樣說道:「陛下,那個王棟被人殺死了,就在當街的地方,被一刀從腰側拉了一下,好慘。」

朱高熾楞了一下,梁中就低聲道:「陛下,當時不是找不到指使人對麻勝下手的那人嗎?後來東廠那邊說就是刑部郎中王棟的嫌疑最大,只是卻找不到什麼證據。」

朱高熾哦了一聲,然後皺眉道:「京城乃首善之地,當街殺人……讓人去查,查清楚!」

……

麻勝依然躺在床上動彈不得,郎中說了,他這個傷即便是好了,以後陰雨天也難受。

可能撿回一條命,他的家人都已經是欣喜若狂了,哪會顧這些。

他躺在床上,面色憔悴,目光獃滯。

往日的征戰已經遠去,從此後他就是一個平頭百姓,幸好以前的功賞不少,一家人的日子才能過下去。

「爹!爹!」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旋即門被人粗魯的推開。麻勝艱難的側臉,看到是自己的兒子麻震,就輕聲道:「別跑,下次……慢些。」

「爹,那個人死了!」

麻震一臉的歡喜,麻勝眨巴著眼睛問道:「誰死了?」

麻震歡喜的道:「爹,那個王棟死了,被人當街一刀,把五臟六腑都割出來了。」

「誰?」

麻勝眨巴著眼睛,不敢相信的問道。

「爹,就是那個害了您的王棟!他死了,死的好慘!」

麻勝猛地把腦袋轉過來,獃獃的看著屋頂。

「他死了?」

「是的爹,孩兒剛才去看了。」

武將家的兒子,自然不會畏懼這些。

「哈!哈哈!哈哈哈哈!」

麻勝突然不可抑制的就狂笑起來,麻震想起郎中的交代,就急切的道:「爹,您別亂動……」

麻勝已經忘卻了肋部傳來的劇痛,笑完了,才喘息著道:「肯定是哪位同袍乾的,肯定是,要不就是寬宏大量的興和伯乾的,好啊!好啊!果報不爽!」

「娘,爹的傷又弄壞了,孩兒去請了郎中來!」

……

「誰幹的?」

張輔沉吟著,薛華敏笑道:「國公爺,在下以為……姑爺的嫌疑最大啊!」

「德華啊!」

張輔淡淡的道:「此話不可胡說,興許那王棟有別的仇家。」

薛華敏笑道:「正是如此。」

……

在北平城中,王棟的職位不算高,可他的死卻像是龍捲風,瞬間引爆了輿論。

誰幹的?

這是挑釁,這是泄憤!

文官們憤怒了,奏章飛也似的衝進了皇宮,飛到了朱高熾的案几上。

「全都收起來。」

朱高熾看都不看,就把這些玩意丟進了故紙堆里。

皇宮中並沒有反應,這讓文官們有些慌了。

皇帝這是什麼意思?

是的,他們慌了!

武人在搞暗殺!這是在破壞規則!

除了幾個愣頭青在詩會上慷慨激昂的噴著武人之外,其他都暫時安靜了。

誰幹的?

……

方醒走後,黃鐘的日子過得很是逍遙,每日收集些信息,然後匯合方家的情況,隔段時間給方醒去封信就完事。

所以在解縉去書院後,黃鐘就只能呆在家裡,無聊的看書,或是自己和自己下棋。

「黃先生。」

黃鐘抬頭,看到是方二,就問道:「成了?」

方二面色嚴峻的道:「沒有,有人比咱們下手更快。」

「是誰的人?」

黃鐘愕然,同時也有些警惕。

方二說道:「不知道,咱們剛盯住了王棟,就看到一人和他擦肩而過,隨後王棟就倒地不起,咱們跟蹤了一下那人,最後跟丟了。」

黃鐘皺眉沉思著,最後交代道:「反正目的已經達到,那便罷了,無需再查,否則容易引發不測。」

等方二走後,黃鐘想了許久,可因為麻勝案子的敏感性,涉及的人數眾多,所以想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於是他就寫了封信,叫人送往金陵。

……

「父皇。」

婉婉一身素裙走進乾清宮,正在批閱奏摺的朱高熾抬頭笑道:「晚飯還是和為父吃嗎?」

「是呢父皇,不然您肯定會使勁吃。」

朱高熾莞爾,然後趕緊把奏摺批完,就叫人擺飯。

飯間父女倆大多聊了些宮中的趣事。

等婉婉一走,朱高熾舔舔嘴唇,只覺得剛才一頓飯吃的自己肚子里一點兒油水都沒有,正準備叫人送碗湯來時,有人來了。

「臣葉落雪見過陛下。」

葉落雪行禮後起身,眉間的那顆痣淡淡的,若隱若現。

朱高熾問道:「可穩妥嗎?」

葉落雪微微一笑,竟有些嫵媚:「陛下,很穩妥。臣一直在盯著王棟,只不過沒管罷了。」

朱高熾點點頭,「那就去吧。」

葉落雪行禮告退,步伐很小,頻率卻很快,少頃就消失在大殿外。

朱高熾看著人進來點燭,一直看,面色平靜。

蠟燭很對稱的點了兩排,距離相等,就像是兩塊磁鐵,正好處在排斥或是吸合的微妙距離上。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