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553章 播撒種子

第1553章 播撒種子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12-04 06:24 | 本章字數:2631

貴人睚眥必報,這個幾乎是定律,罕有寬容的。

至於那位興和伯,更是在朝中被譽為寬宏大量,這是王成言花錢從一位官員那裡討來的消息。

「怎麼辦?」

一家酒樓的包間里,三位商人垂眸聽完了王成言的講述後,能明顯看到他們的面色微冷,有一位的手甚至在微顫著。

「金陵現在是太子坐鎮,那位自然可以興風作浪,我輩如砧板上的肉,只能任人宰割啊!」

矮小的餘慶有些慌,他並未掩飾自己的慌亂,甚至端起茶杯時,能明顯的看出他在打顫。

甚至在說話時,他的語氣都在打顫。

這是個膽小鬼!

花不惟捋捋自己的美須,鎮定的翹著二郎腿,乾咳道:「慌什麼?余掌柜,須知眾怒難犯啊!那人再厲害,可剛才王掌柜說了,殿下來了金陵坐鎮,要的是穩,若是不穩,朝野物議沸騰……須知……當今陛下英明,自然會……咳咳!鄧掌柜,你說是不是?」

一直在沉默的鄧松年習慣性的笑了笑,嘴裡的一口黃牙看著有些倒胃口,他說道:「這個……鄧某比不得諸位的豪奢,小生意,小生意啊!所以鄧某就隨大流好了。」

花不惟斜睨著他,不屑的道:「鄧掌柜,當年花某的生意還比不上你,若不是你做事瞻前顧後,喜歡觀望,怎會被花某超了?」

鄧松年呵呵笑道:「鄧某喜歡的是穩,越穩越好,再說了,過幾年犬子就要接手這一攤生意,到時候還得要請諸位多關照嘛。」

花不惟不屑的轉過頭,對有些獃滯的王成言說道:「王掌柜,那人若是敢動你,那肯定就不是請你去畫舫吃飯,直接就把你給拎到了殿下那裡,所以啊!此事……弄不好是那人想敲詐你!」

王成言的眼珠子動了一下,漸漸的泛起神彩。

「對啊!那人行事霸道,怎肯花錢請了老夫去畫舫?」

方醒過往的行事風格頓時就讓這幾人精神大振,連膽小的餘慶都眨巴著小眼睛說道:「看來是想勒索我等一把,王掌柜,要不……你送些好處去?」

王成言自覺知道了方醒的意思,頓時就翻臉道:「為何只是老夫送?你們可別忘了,若是送了,你們也跑不了。」

餘慶訕訕的道:「你先把自己的事抹平了,咱們再看看嘛!」

花不惟卻鄙夷的道:「此時正是和那人走近的好機會,錯過了到哪找去?蠢!蠢!」

鄧松年有些肉痛的道:「是,給一筆就給一筆,總好過交稅,王掌柜,鄧某沒問題,回頭看看每人給多少,鄧某保證不少。」

王成言想獨佔這個關係,有些後悔召集了這些人來商議。不過獨樂樂不如眾樂樂,這個道理他還是知道的。

「每家三千貫,如何?」

餘慶肉痛,鄧松年咬牙點頭,只有花不惟不屑的道:「王掌柜,少了吧?那人有第一鮮,還有四海集市,會看得上一萬餘貫?」

餘慶趕緊說道:「先試試嘛,若是行,那咱們再送第二筆,這樣進可攻,退可守。」

王成言點點頭,說道:「那就這樣吧,諸位隨後把錢帶上,咱們去請見那人。」

……

徐方達年紀輕輕就掌管著金陵知行書院,外界酸話不少,可徐慶卻是歡喜無限,為此還捐助了不少錢鈔,說是給書院的貧寒學子們助學。

「老師,這錢弟子本不想要,可家父卻硬是要塞……」

徐方達有些忐忑,他擔心方醒會誤以為這是徐家要滲透書院的意思。

「你怕什麼?」

方醒皺眉說道:「書院此時蟄伏,可擴大科學的影響力就是我來金陵的目的之一,而這些都不能缺錢。有助學,這是好事,你把錢鈔的數量和捐助人記錄好,每一筆花銷也記錄好,然後照常。」

徐方達懂了,這是錢收了,可你若是還抱著其它心思,那就對不住了,請去找興和伯說話。

「老一批畢業的學生都派出去,到南方各地去,到田間地頭去,為那些自學者解惑,而且要堅持。」

方醒覺得自己就像是獨自在黑夜中探索前路,而這些學生們就是他伸出去的觸鬚。

「注意安全,罷了,把他們叫來。」

……

三十九名學生,最後來了三十一人。

徐方達羞愧的道:「老師,有三人是不在金陵,剩下的五人……不願來。」

方醒拍拍他的肩膀,看著這些已經成人的學生,欣慰的道:「我這個山長大抵是不稱職的,你們就像是草原上失去了牧羊人的羊群,可居然沒有失散,我很高興,也很慚愧。」

高景琰站在隊伍的前面,大聲的道:「山長,儒家如山,我等就是愚公,願為科學奮鬥終生。」

方醒看看他,再看看那些面色激動的學生,他知道這是使命感在起作用。

他微笑道:「我們不是要掀翻誰,我們只是想打破籠罩在頭頂上的那團陰影。他們抱團取暖太久了,久到都忘記了儒學的初衷,久到都已經忘記了君子六藝,變成了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並以此為榮。」

朱瞻基就在側面的夾道里,正準備出來時,聽到這話,不禁回頭看了一眼。

權謹已經是鼻息咻咻,怒不可遏,若不是朱瞻基就在這裡,他必定要衝出去和方醒算賬。

朱瞻基停住腳步,故意攔住了權謹。

「科學要求我們要身體力行,夸夸其談的人最好離它遠一些,因為一動手你就會原形畢露。我們不但要做理論家,也要做行動派,行動起來,把科學的種子灑滿大明。」

方醒看著這些學生,最後交代道:「出行在外,若是遇到危險,大膽的說出來,告訴他們,你們的身後是書院,是我這個山長,若是真有不知死活的,作為山長的我,必定會讓他們悔不當初,不惜牽連!」

這是威脅!

權謹怒了,可他卻是個最遵守君臣父子關係的人,朱瞻基當面,他不敢造次,只得忍著。

還是那個熟悉的方醒,威脅,報復,甚至會牽連家人。

有膽子的就來吧!

「別怕他們。」

方醒輕蔑的道:「我們是實用之學,而他們是形而上,不服來辯。不敢辯,私下動手,那咱們可怕了嗎?」

「不怕!」

這些學生都有些熱血沸騰了,使命感讓他們恨不能馬上出發。

方醒側身看著從夾道里走出來的朱瞻基,在看到權謹後,他覺得稍晚怕是要有一場爭論了。

朱瞻基的現身讓學生們的使命感變成了神聖感,所有人都昂首挺胸,靜靜的看著他。

權謹板著臉,覺得朱瞻基已經開始走上了邪路。

這是一次冒險,但鬱郁了許久的朱瞻基卻毫不畏懼。

「不惹事,但也不要怕事,本宮不管是在金陵還是在北平,會一直看著你們,好好的去做。」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