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565章 殺雞儆猴之後

第1565章 殺雞儆猴之後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12-09 02:07 | 本章字數:2673

使者們來了,可金陵不少商家期待中的大採購並未如期而至。

那些使者們在請見了朱瞻基之後,回來就老老實實地呆在驛館中,只有那位施二姐經常喜氣盈腮的帶著人出來採購。

失望之餘,有人就去打聽了一番,然後居然得到了消息。

興和伯和鄭和一起威脅,若是有海外不臣,那就滅國!

「大明何時這般霸道了?」

「先帝在時才霸道,不過怎麼感覺……很舒坦呢?」

「對,我也覺得舒坦。」

……

船廠里,原本空蕩蕩的船台上多了不少人。

「自己出錢,興和伯,咱家可是窮人,大半就要靠你了。」

鄭和欣慰的看著那些工匠在研究圖紙,而一群船員已經上了岸邊的寶船,他們將展開檢查,發現問題後會集中稟告上來。

方醒愁眉苦臉的道:「鄭公,地主家也沒有餘糧啊!」

「那咋辦?」

鄭和瞪眼道:「咱家把人都召回來了不少,沒錢?那咱家就得準備下海餵魚了!」

方醒指指城裡說道:「咱們募捐怎麼樣?」

鄭和的眸子一縮,說道:「你這是想向北平示威嗎?順帶還能把不少豪商拉下水,壯大聲勢。」

方醒振眉道:「不行嗎?」

鄭和突然笑了起來,說道:「咱家的奏章也不客氣,直說停了下西洋,大明就只能關起門來過家家,也不知道陛下看到後會不會下旨呵斥,哎!不過無所謂了,咱家那麼大的年紀,換別人都該頤養天年了。」

方醒笑道:「鄭公您可千萬別泄氣,我估摸著您最少還得下海一次,至於以後,那就讓給年輕人去干。」

鄭和點頭嘆息道:「咱家老了,不過……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王景弘不錯,雖然有些小缺點,可咱家之後,最出色的就是他了。」

方醒點點頭,王景弘是不錯,比洪保強多了。

不遠處傳來了爭執聲,幾個老工匠在爭執著對龍骨鋪設的看法,氣氛緊張,甚至都準備動手了。

鄭和笑道:「別管他們,都是老工匠了,大家都離不開船,咱家也是這樣,就算是死,也希望能死在船上。」

方醒認真的道:「鄭公,大明一定會縱橫海洋,再無敵手。」

鄭和大笑道:「好,咱家就盼著這一天,若是死前能看到,那就無憾了!」

……

在王成言四人被抓捕抄家之後,許多人預料中的反抗並未到來。

金陵城中一家賣金玉的商鋪今天就迎來了稅吏。

掌柜陳升有些緊張,王成言四人的前車之鑒還在那裡,他根本就不敢沖著進來的兩名稅吏說出拒絕的話。

「三成,陳掌柜,這是規矩,以後除非是北平戶部改動,否則暫時就是三成的稅,從今日開始核計。」

一個稅吏在記錄店裡的商品種類,另一個一臉嚴肅的介紹著政策。

「別想著賄賂我們,興和伯說了,刀子拔出來可就難收回去,不想要腦袋的盡可試試,所以陳掌柜,你千萬別害我。」

稅吏看到了陳升袖子里露出半截的寶鈔,他一反以往稅吏給人的貪婪形象,義正言辭的拒絕了受賄。

陳升苦著臉道:「二位大人,三成太高了呀!小店若是交了,以後一家子都得去喝風,活不了呀!」

這稅吏冷笑道:「陳掌柜,你莫不是想欺我?誰不知道你賣個香爐就能掙翻幾番的利!別跟我哭窮,若是惹惱了咱們的上頭,到時候你那個大宅子可保不住。」

另一個在記錄的稅吏不屑的道:「陳掌柜,你那兒子出去捧女人,那可是一擲千金啊!所以你這哭窮也太假了,收起來吧,趕緊過這些貨物可有錯,到時候咱們可就按照這個來了。」

陳掌柜哭喪著臉過去仔細查看,最後無奈的點點頭。

兩個稅吏完事了,臨走前說道:「老實做生意,那大家都好,想使小心眼,當心腦袋不保!」

金陵城中就這樣被稅吏們清理了一遍,成績斐然。

而他們那麼賣力也不是沒有原因。

……

「父親,那些稅吏都得了米糧,戶部正大光明的發,聽聞是殿下默許的。」

言秉興很遺憾,他遺憾大市場事件最終居然消弭了,只有為首的四人被抓捕。

而這個殺雞儆猴明顯的起了作用,讓言秉興嗟嘆不已。

言鵬舉說道:「父親,今日有人到那些豪商的店裡去募捐,說是要造船,造新船。」

言秉興聞言大喜,追問道:「造什麼船?可是出海的?」

言鵬舉點頭道:「是,說是鄭和也在,這幾日他和興和伯兩人經常在船廠那邊商議事情,工匠和船員也召回了不少。」

言秉興激動的都哆嗦了,嚇的言鵬舉趕緊過去扶著他。

這裡是花園,蕭瑟的氛圍之下,言秉興激動的道:「這是抗旨啊!」

言鵬舉哭笑不得的道:「父親,此事傳聞陛下已經默許了。」

言秉興呵斥道:「你懂什麼!要把氣勢弄起來,還有,知行書院老一批的學生聽說都出去了?」

「是的父親,有人專門去查了,說他們分赴各地,肯定和以前一般的去各地教授那個什麼科學。」

言秉興站定,側身對言鵬舉說道:「那人毀了為父的清名,要動起來,讓他身敗名裂!不然為父此生難安。」

言鵬舉為難的道:「父親,可是他沒出海啊!」

「逆子!」

「啪!」

言秉興隨手一巴掌,打完後,看著大兒子臉上的巴掌印,他恨道:「那方醒在金陵攪風攪雨,金陵,乃至於整個南方恨他的人不知凡幾,縱橫!你的書白讀了嗎?」

言秉興氣咻咻的道:「總有志同道合的,大家聯起手來,不但能幫你拓展人脈,難道你此生就只想在國子監里打混嗎?」

這是言鵬舉進學之後的第一次挨打,他捂著臉呆了半晌,苦笑道:「父親,那是殿下,是皇儲,得罪過甚,以後言家就完了。」

言秉興大怒,舉手就準備扇去,最後忍住說道:「你見過哪位太子遠離京城的?嗯?愚蠢!」

言鵬舉垂眸道:「父親,可這是在冒險。若是太子以後順利登基,咱們家難逃流放。」

「蠢貨!」

言秉興恨鐵不成鋼的道:「那方醒和殿下的關係很深,可越是這樣,等殿下登基之後他越不好自處,到了那時,就算是千金買馬骨,殿下也不會對咱們家怎麼樣!記住了,那些文官文人們對殿下可沒多少好感,他怎敢輕舉妄動?」

言鵬舉聞言微喜,問道:「父親,您是說……類同於定國公嗎?」

言秉興欣慰的道:「正是,那定國公還是國戚,可依然被陛下拿來作伐,和他比起來,那方醒算個什麼!」

85℃小說網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