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574章 葉公好龍(為盟主『

第1574章 葉公好龍(為盟主『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12-09 02:07 | 本章字數:2758

房門打開,方醒下樓的聲音漸漸微不可聞。

「欺人太甚!」

丁仁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起身道:「遠山公,這事怎麼說?」

曹瑾正在吃涼拌皮凍,聞言他慢條斯理的咽下去,還喝了一口雞湯,這才舒坦的說道:「就按照老夫說的嘛,各退一步。」

這話還是在和稀泥!

丁仁冷冷的道:「遠山公,這般妥協,怕是那人更加的囂張了!還有,臨行前那些人可是等著咱們的好消息,這樣回去,怎麼說?怎麼和他們說?!」

曹安見他質問自己的父親,就微怒道:「此事……」

曹瑾乾咳一聲打斷了曹安的話,他慢騰騰的說道:「老夫自小家貧,沒長大就成了孤兒,是靠著那些大字不識的鄉親養大了老夫。後來機緣巧合入了學,機緣巧合中了進士……做了官。」

曹瑾面露唏噓之色說道:「老夫每年都會送些錢糧回去,不算是饋贈,只是感恩,德寬,你明白老夫的意思嗎?」

丁仁茫然道:「遠山公,你是說……可憐他們嗎?」

曹瑾愕然,輕嘆一聲道:「老夫又有何能去可憐他們?就為了那些感恩之舉?哎!德寬,民間疾苦你可知否?」

丁仁不自在的看了在邊上做恭謹狀的曹安一眼,尷尬的道:「遠山公,在下……」

「你一直在讀書。」

曹瑾起身,曹安趕緊過去扶著。

曹瑾嘆息道:「德寬,你一直讀書,而後就教書,算是教出了名堂,可一直耿耿於懷沒有中進士,沒能做官。可老夫今日要告訴你,你不知道民心。不知民心何以為官?」

「咱們走了。」

曹瑾被曹安扶著出了包間,丁仁獃獃的坐在那裡,良久,他冷笑道:「這是虛晃一槍啊!通過指責老夫來逃避他今日的不作為,果然這人是老了就成精!」

……

「可惜了!」

回去後,方醒就有些遺憾的給朱瞻基說了剛才的事。

「別的我不在乎,那個丁仁一看就是色厲內荏之輩,只是那個曹安卻極為出色,有靈性。」

朱瞻基隨手把一封信給了賈全,等他出去後笑道:「比馬蘇還出色?」

「各有各的長處吧。」

方醒沉吟道:「馬蘇沉穩,曹安卻靈動,可惜了。」

這是他第二次表達了對曹安的惋惜,朱瞻基心中一動,說道:「可要我派人去傳個話?」

太子看好你的兒子,你曹瑾怎麼說也得心動了吧?

凡是不笨的人,大抵都知道儒學只是個敲門磚。

可換個敲門磚難道不行嗎?

這時方五進來了,把方醒走後那三人的話說了一遍。

「是個老狐狸,卻也綿里藏針,可惜那丁仁卻過於剛愎,沒聽出曹瑾話里的意思。」

朱瞻基冷聲道:「他們只是打頭的人,後面不知道有多少,這是警告,也是試探。」

「他們想警告,警告咱們召回那些學生,讓那些自學的自生自滅。他們想試探咱們的態度,若是退了,那以後還會有源源不斷的麻煩。」

「不過曹瑾當年為官兢兢業業,家中也沒趁機招攬田地奴僕,很是清貧……」

對於德行高深者,方醒總是抱著敬意。

「大明需要弘揚那些道德高士,但卻不能強迫所有人都照著這個模子去做。」

朱瞻基對此深以為然,朝中的官員那麼多,可真正稱得上是道德高士的有幾人?

可道德高士能做好官嗎?

朱瞻基陷入了沉思中,連方醒走了都不知道。

等他清醒後,權謹已經等候多時了。

「殿下,先前有人請臣去吃飯,席間說了些話。」

朱瞻基嗯了一聲,權謹有些為難的道:「那些人言語間只是說了知行書院那些學生之事,臣並未應諾。」

對於權謹的人品,不管是朱瞻基還是方醒都是信任的。

所以朱瞻基只是點點頭:「此事無礙。」

權謹卻皺眉道:「聽他們的說法,那些學生到處流……到處跑,見著個村子就進去,拿著路引混進去,然後就用科學的學識來吸引那些年輕人的注意力,接著就開始傳播……」

朱瞻基的眉間多了些喜色,這就是他希望的那樣。

他希望科學能持續壯大,最後能和儒學分庭抗禮,這樣再也不會出現一家獨大的局面。

「儒學是無法消滅的。」

朱瞻基下了這個定語,這也是方醒多次強調的一個看法。

失去了儒學,失去了那些早已混雜在一起的傳承,漢人還是漢人嗎?

權謹還在絮叨:「他們帶的最多的不是乾糧,他們寧可喝冷水,寧可餓著肚子,可也要多帶些書去送人,殿下……臣想到了那些……苦行僧!」

朱瞻基的眉心微皺,說道:「權大人,科學並沒有蠱惑人心的能力。」

把科學和宗教並肩,朱瞻基認為這是一個危險的想法。

權謹苦笑道:「是,臣看過了那幾本書。只是對於大多數人來說,科學就是洪水猛獸。」

朱瞻基眸色深沉,淡淡的道:「有對手才能顯出真本事,一味的去打壓,去謀劃,背後去動手腳,這些人的德行有問題,不,不是有問題,而是不堪!」

「殿下!」

權謹目露惶恐之色,他知道朱瞻基肯定會去調查那些人,得了結果之後,這些人以後算是與仕途無緣了,而且子孫也多半只能止步於鄉試。

朱瞻基冷漠的道:「本宮最不喜的就是在背後弄鬼的人,鬼鬼祟祟,不人不鬼,自鳴得意,這等人再能幹,也只能壞事!」

……

權謹有些失魂落魄的在大宅子里遊盪著,不知不覺中就遊盪到了方醒的小院外面。

「權大人找我家老爺嗎?」

院子里辛老七和方五在對練,家丁們在旁觀,見到權謹,有人就去稟告了方醒。

方醒出來看到權謹的模樣就請他進去。

兩人在廂房坐下後,權謹苦澀的道:「興和伯,那些人只是在背後議論了一番,可並沒有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啊!」

方醒愕然,想了半晌才明白了權謹的意思,就說道:「他們不動手,那是因為他們沒有動手能力,最喜歡的就是在背後陰人,如您和遠山公這等人少的可憐。」

權謹苦笑道:「可他人卻以為老夫迂腐不堪,哎!老夫老了,也看不懂這個世道,且等殿下穩了之後,老夫就想歸鄉……累了!老夫累了!」

方醒心中微嘆,這位可敬的老人一生堅守道德底線,可卻被世間認為迂腐,若不是取他的名聲,大抵朱高熾也不會給他個大學士的高位養著。

把權謹送出去,方醒吩咐小刀去找朱瞻基,讓人去給權謹看看身體。

「老爺,權大人看著很苦悶呢!」

先前是莫愁去上的茶,以示對權謹的尊敬。

方醒搖搖頭,說道:「整日喊著君子君子,可真來了個君子,卻只是面上恭敬,葉公好龍為的什麼?名聲?」

85℃小說網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