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586章 查民疾苦(為盟主『

第1586章 查民疾苦(為盟主『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12-11 23:51 | 本章字數:3441

方醒和莫愁吃了年夜飯,然後方醒找了個大團圓結局的話本念給莫愁聽。

「……二人執手相望,無語凝噎,那奸人被官府捉拿,悔不當初,這真是人心趨善,果報不爽。」

方醒把話本合上,側身一看,不禁就笑了。

躺在床上的莫愁臉蛋微紅,一手揪著方醒的衣服,一手捂著小腹,已經睡著了。

方醒斜靠在床架上,想著那些已經躲在驛館中許久沒出來的使者,想著北平等著明天更換年號的朱高熾,還有家中的妻兒……

……

窗紙透過了微白,一夜就這麼靠在床架上打盹的方醒活動著僵硬的脖頸。

「叩叩叩!」

非常小聲的敲門聲,方醒輕輕拿開莫愁的手,躡手躡腳的去開了門。人一出去,就趕緊反手把門關上。

「伯爺,殿下出去了。」

來人是沈石頭,他有些悻悻的道:「殿下帶了賈全和一些侍衛,說是去看看那些百姓怎麼過年的。」

方醒打個哈欠,然後有人送來洗漱用具。

洗漱完畢,方醒看了一眼莫愁還未醒,就交代了要弟:「讓她睡,等醒來告訴他,我和殿下出去有事,晚些時候回來。」

要弟應了,風風火火的去廚房準備莫愁的早餐。

……

新年到了,金陵城中的人反而不多。

此時大部分人家都在為今晚的晚飯做準備,還有貼桃符的,給孩子準備新衣裳的,拜年的……

絕大部分商鋪都關門了,偶爾兩家開門的也是雜貨鋪居多。夥計肯定是不會有的,掌柜就守在店裡面,眼巴巴的期待著有人家缺東西來採買。

方醒還看到了一個半大小子牽著一頭羊在沿街叫賣,那麼冷的天氣,他就穿了一件破爛的夾襖,不時伸手去揩鼻涕。

及近,這男孩眼巴巴的看著馬上的方醒,「貴人買了小的這頭羊吧,這羊是小的每日帶上山去吃草長大的,每天都跑,肉好吃。」

方醒低頭,看到了一雙麻鞋。再抬頭,他問道:「家在哪?」

初一出來賣羊,不消說,家裡肯定是在等著錢用。

男孩吸吸鼻子,在鼻涕重新出來前說道:「貴人,小的家在城外十多里地呢。」

「老七,買了這頭羊。」

辛老七問了價錢,也沒還價,還順手給了一把糖給這孩子。

「多謝貴人。」

男孩馬上吃了一顆糖,然後就想跪下感謝,卻被辛老七一把提溜了起來。

「趕緊回家過年去。」

於是辛老七就一手牽羊,一手牽馬,慢慢的跟在後面。

……

金陵作為先前的京師,繁華自然是首屈一指的,哪怕現在遷都到了北平,金陵城依舊靠著南方的富庶,成為了中心。

漢人喜歡群居,金陵城很大,可不管是達官貴人還是平頭百姓,大家都往城南擠,甚至出現了『違章建築』擠佔道路。

而在西北城區卻顯得有些空蕩蕩的,只是在靠近城牆的地方聚集了上千戶人家。

朱瞻基就在這裡,身後是一溜馬車,馬車上裝的全是吃食。

這家很有特色,因為是磚房,卻蓋了茅草頂。

賈全敲門,等一個老嫗開門後,說道:「殿下來看你們了。」

老嫗的耳朵不大好,她側耳說道:「啥?歇下?這天才剛亮,我家不是客棧,出去!」

說著她就要關門。若是換個年輕人,賈全今兒非得要讓他知道無禮的後果,可老人卻不行。

「老人家,是殿下!殿下!」

老嫗看看賈全身後的朱瞻基,大抵眼神也不大好,嘟囔道:「年紀輕輕的就不學好,也不知道在家幫著做事,就知道出來瞎逛,以後肯定沒出息……」

這時裡面聞聲出來個中年男子,他看到賈全的穿著後就上來問道:「貴人可是問路嗎?」

賈全鬆了一口氣,說道:「殿下來看看你家。」

「殿下?」

男子一個哆嗦。

「見過殿下!」

當朱瞻基現身後,無需辨認,男子馬上跪下。

那個老嫗也被驚呆了,卻去拉扯著男子道:「老大,起來,這些都是騙子!」

賈全滿臉黑線,朱瞻基卻微笑道:「起來吧,本宮只是想看看你家過年準備的怎麼樣了。」

男子起身,附耳大聲對老嫗說道:「娘,是太子殿下!」

接下來就是一番惶恐的折騰,完事後,朱瞻基進了裡面。

看看桃符,誇讚幾句,然後就去了廚房。

廚房很簡陋,朱瞻基看了米缸,甚至還伸手進去撈了一把米出來仔細看看。

「是好米。」

陪同的男子堆笑道:「殿下,大過年的也得吃幾頓好的啊!」

朱瞻基把米放回去,又看了盆里的幾條魚,還有一隻殺好的雞。

看到朱瞻基面無表情,聞風趕來的六部尚書都有些面上無光。

這家有五口人,幾條魚和一隻雞大抵就是這幾天的食材了。

朱瞻基把手放在灶台上,感受著那冰冷,就知道這家人沒吃早飯。

那麼多大人物出現在自家的廚房裡,男子的腿有些發軟,他尷尬的道:「殿下,去年還沒有雞呢,就是小的下河捕的魚,還去買了半斤肉。今年算是好了些,小的老娘在家養了幾隻雞,過年就殺了一隻……」

朱瞻基點點頭,說道:「今日本宮就在你家吃早飯。」

呃!

隨後方醒就來了,看到男主人惶然無措的模樣,就說道:「說到做飯,在場的大概沒人能比我更厲害吧,來,就用那隻雞。」

朱瞻基出了廚房,問了男主人的營生和收入,然後又讓賈全去拿了兩條豬肉和一袋米給了他。

男子已經激動壞了,趕緊叫了家人出來行禮。

老母,妻子,兩個半大孩子。

朱瞻基笑著阻攔了下跪,然後給了糖給兩個孩子,又送了一匹棉布給老嫗。

等方醒做了紅燒雞丁,又煮了麵條出來後,男子已經是淚流滿面了。

「殿下仁慈,小的一家唯有早晚祈禱,祝殿下康健。」

太子視察送禮,興和伯做飯,六位尚書在廚房裡也是幫著燒火刷鍋。

這個際遇之奇,大抵會成為男子一家永恆的傳家話題。

湯是雞骨湯,加了紅燒雞丁後,吃的連那幾位尚書都讚不絕口,直說方醒是廚神轉世。

「那個湯留著,自己弄火鍋還是泡飯都行。」

吃完麵條,朱瞻基親切的和這家人告別,還摸摸兩個孩子的頭頂,最後一人送了一套文房四寶。

「好好的讀書,長大了為國效力,孝順長輩。」

這是個親切的皇儲,從未想過有這等機緣的一家人都獃獃的,在朱瞻基臨出門前,老嫗想起了什麼,就驚呼一聲往屋子裡跑。

等再出來時,老嫗的手中拿著一張發黃的符紙,鄭重的遞給朱瞻基。

「殿下,這是老身當年在道館裡求的,這些年家中就靠著它才保了平安。」

尚書們滿面黑線的看著那符紙,而朱瞻基卻接了,笑道:「多謝老人家,今日我來過,大家也看到了,以後想來沒人敢找你家的麻煩,好生過活吧。」

在場的官員都記住了這家,想著回去就交代下面的人,誰若是敢動了這家,那就趕緊自己找根繩一家子弔死才是正經,免得帶累別人。

朱瞻基隨後一出門,就看到外面圍了上千人。

「見過殿下!」

沒有下跪,此時無需下跪,百姓們只是躬身行禮。

朱瞻基微笑著走到前方,兵部尚書彭元叔揪住費石,低聲道:「要注意刺客!」

費石也很緊張,而在外圍的李敬更是緊張的都快尿褲子了。

兩人拚命的給手下使眼色,讓他們盯緊人群,發現不對就先護住朱瞻基。

可朱瞻基自己卻沒有危機感,他說道:「今日本宮來看看大家,看看大家過年吃的什麼。」

話很短,可卻讓應天府府尹流汗了。

然後朱瞻基就一馬當先,帶著這些百姓一家家去看。

這是秀嗎?

方醒在後面沉思著。

想了半天不得要領,最後方醒自嘲的笑了笑。

什麼秀不秀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朱瞻基知道要去體察民情。

知道了百姓的日子,才好在以後的施政中有的放矢。

以後那些皇帝大多在深宮中生活,長於婦人之手,等一朝登基之後,除去一些帝王之術,對於民間疾苦幾乎一無所知,只能是別人說什麼就是什麼。

前方不時傳來百姓的歡呼,大抵是朱瞻基說了些振奮人心的話。

百姓是最容易滿足的,也是最不容易滿足的。

看著那一張張歡笑的臉,看著那一袋袋被提走的大米,方醒覺得這些都不是問題。

「……祝大家今年萬事順遂……」

「多謝殿下!」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