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592章 嚇壞了,奇襲金陵

第1592章 嚇壞了,奇襲金陵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12-13 09:56 | 本章字數:2854

曹安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家中,猶豫了一下之後,就去見了曹瑾。

曹瑾致仕後的生活很是逍遙,此刻正在撫琴。

琴聲悠悠,曹瑾眼角瞥見了曹安,就撫出一個清音,然後雙手放在小腹上,低聲問道:「今日如何?」

曹安的身體一松,雙肩不由自主的垮了下去,苦澀的道:「父親,孩兒今日目睹了一場刺殺和反擊,方寸大亂,六神無主。」

曹瑾微微一嘆,說道:「你能無恙為父就極為歡喜,想必那些刺客就是沖著懸賞來的吧?然後你恰逢其會……有些怯了,手足無措,可這並不能怪你,換了誰都一樣。安心的去睡一覺,可以喝些酒。」

曹安垂眸道:「父親,孩兒覺得自己很沒用,毫無用處。」

「蠢貨!」

曹瑾突然怒了,他說道:「興和伯本有意收你為弟子,可為父卻想著你中舉幾如反掌,所以就婉拒了。而你去找興和伯就是想學了他那門科學,你覺得他依然對你欣賞有加,可最後卻因為一場刺殺,讓你喪失了信心……這何其荒謬!」

曹安點點頭,覺得有些頭暈,就揉了揉額角。

曹瑾放緩語氣說道:「去吧,去喝些酒,然後好好的睡一覺。」

曹安照做了,然後一覺睡到了晚上也沒醒,當曹瑾去看時,卻發現他在發燒,而且還在說胡話。

……

黃儉的面色有些慘白,他站在汪元的面前說道:「老師,那人早有準備,那些悍匪全數覆滅,後來王柳碎也被抓了。」

汪元從容的喝了一口酒,恍若無事的說道:「是你還是王柳碎布的這個局?」

「老師,不是我,是王柳碎。」

汪元瞥了他一眼,淡淡的道:「那你慌什麼?」

「老師,王柳碎……王柳碎……」

「王柳碎見過你的堂弟,所以你就怕了?」

黃儉以往遣人去辦事都不大放心,於是就把自己的堂弟拉了進來,順便混碗飯吃。

汪元淡淡的道:「王柳碎不知道你堂弟的身份,而且,你那堂弟已經去了海外,這輩子大概都不會回來了。」

黃儉鬆了一口氣,然後告退。

「人不自知就會有大禍,行事當謹慎……」

……

「這些悍匪的老巢大多在蘇常一帶,剛審訊的口供,讓人發噱,不過卻不可小覷。」

朱瞻基笑著說道:「那王柳碎和蘇常的其他悍匪有聯絡,居然想造反,還給那些悍匪說了,金陵城中的軍隊不堪一擊,只要拿下金陵城,整個大明的南方就是他們的了,最後再席捲北方,大家都是國公。」

「國公?」

方醒笑道:「一群烏合之眾,沐猴而冠,沒想到啊!不過襄城伯率軍已經出發了,要是雙方錯過,這一路的百姓怕是要倒霉了。」

朱瞻基說道:「我已經派人給襄城伯傳信,讓他輕騎前往,斥候廣布。」

這個處置沒有任何問題,方醒安心的回去陪著莫愁繼續養胎。

……

「快快快!」

一隻船隊艱難的在江水中逆水而行,第一艘船的船頭上站著個穿著大氅的男子。

「要快些!」

男子身材高大,國字臉,看著有些威嚴,可一張嘴卻是有些不著調。

「都快些,等打下了金陵,每人都封一個國公,女人隨便挑,飯菜隨便吃。」

就在這艘船的後面,三艘大型貨船正緊緊的跟著。

過年期間航運都停了,這隻由四艘船組成的船隊顯得有些奇怪。

不過大明水師冠絕天下,所以對水路的防禦有些鬆懈,過年時更是沒人管。

「咱們要奇襲金陵!」

站在船頭的男子昂首指著天上說道:「我孟老三要做皇帝,那相士說了,說我有天子氣,皇帝輪流做,該輪到我了!」

身後的船艙里走出個笑眯眯的瘦削男子,船身有些搖晃,他扶著邊上的架子說道:「陛下,這眼瞅著沒幾天就要到金陵了,您看是不是先登基再說?好歹也能激發一番士氣。」

船頭的男子回身,眉間全是自信,說道:「王輪,你說你祖上是什麼來著?」

瘦削男子拱手道:「陛下,臣的祖上乃是秦國大將王翦。」

孟老三嘆息道:「那王翦好生悲慘,為了秦皇征戰一生,最後居然被車裂了,哎!」

王輪眨巴著眼睛,嘀咕道:「我怎麼記得被車裂的是個姓桑的呢?」

「那就登基吧。」

於是四艘船上的人都從貨倉里輪流出來拜見他們的皇帝,然後還殺了一隻雞,祭祀了天地。

孟老三一口咬在那隻還沒死的公雞的咽喉上,用力一拉,頓時萬歲聲不絕於耳。

「打下金陵,朕要坐坐龍椅!」

一陣嘶吼後,船隊浩浩蕩蕩的往金陵去了。

……

莫愁覺得自己長胖了,每天都照鏡子,看著自己的臉頰,恨不能每天都把直徑記錄下來。

方醒卻有些忙碌,因為曹安據說是一病不起了。

曹瑾親自來求見朱瞻基,請了那個御醫過去,然後方醒就作為代表去了一趟。

再次見到曹安,方醒不禁訝然道:「居然瘦了一圈?」

床上的曹安面上有些不健康的紅,連顴骨都突出來了。

看到方醒進來,他掙扎著起身,說道:「學生差點害了伯爺,卻還勞煩伯爺來探視,愧不敢當!」

方醒壓壓手道:「你且躺下,我剛才聽說了,說你整日做噩夢,不得安寧,可對?」

曹安喘息道:「是,學生只要一閉眼,就有魂魄來驚嚇索命。」

「你這是被嚇壞了。」

方醒毫不客氣的說道:「遠山公終究對你保護過甚,不過是見了一場刺殺,就讓你魂不守舍,可見意志不堅。」

曹瑾站在床邊輕嘆著,他覺得方醒說的一點兒都沒錯,曹家雖然日子過的不算是富裕,可曹瑾卻護著曹安無風無浪的到了現在。

「這是磨礪,若是在軍中,你可知道我會如何對待這等毛病的嗎?」

曹安赧然低頭,方醒說道:「這等軍士我會讓他半夜到亂墳崗去呆一宿,一直到他不怕為止。」

呃!

曹瑾撫須的手一緊,嘆道:「沙場無情,興和伯,老夫知曉了。」

方醒說這番話可不是在開解曹安,而是對曹瑾上次說的話給予還擊。

你不是我是來南方搗亂的嗎?

如今是誰在搗亂?

刺殺都來了,這正常嗎?

曹瑾隱晦的認錯了,方醒不以為甚,說道:「此事倒也簡單,你這是怯了,膽氣不夠,遠山公可有長相豪邁的親戚?」

曹瑾眼睛一亮,說道:「興和伯,可是唐太宗的舊事?」

文人說話就喜歡含蓄,幸而方醒聽懂了,他點頭道:「正是。只是軍中悍勇之士卻不方便來,求個心安吧。」

曹瑾一聽就軟了立場,說道:「興和伯,只求一位煞氣重的,不管是誰,老夫感激不盡。」

方醒沉吟道:「此事您還是去求殿下吧,畢竟那不是聚寶山衛。」

黑刺的來歷無人知曉,而且看模樣就是以保護朱瞻基為首要職責,有心人就去信北平問了朋友,卻也是一頭霧水,沒有結果。

85度C小說網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