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593章 生吃人心的老軍

第1593章 生吃人心的老軍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12-14 05:46 | 本章字數:2639

三十餘萬亡魂,八十周年祭!

天道好還,蓋中國有必伸之理

曹瑾需要一個勇士,渾身上下洋溢著煞氣……最好是殺氣的勇士。

朱瞻基有些暈乎,說道:「那曹安真的被嚇壞了?」

「他連雞都沒殺過。」

方醒把這事兒丟給朱瞻基就溜了。

可朱瞻基也沒轍,於是就轉到了王琰那裡。

「膽小?」

王琰的麾下全是殺人無數的硬漢,聽到這話不禁就笑了。

「此事好辦,我軍中有個廝殺漢,去一趟即可。」

那麼牛比?

賈全不禁說道:「王大人,若說廝殺漢,這金陵城中也有不少老軍啊!」

王琰淡淡的道:「不過是膽小罷了,那人當年曾經嚇死過對手,煞氣之重,天下罕見,去了保證好。」

於是那個叫做武川的老軍就去了曹家。

武川長相普通,看不出什麼異常來。

曹瑾正失望時,武川睜開眼睛,那眼神就像是冬天扔進熱被子里的雪塊,讓人連骨髓都被凍住了。

「他在哪裡?」

呃!

哪怕有家僕相陪,可那沙啞的聲音依然讓曹瑾感到頭皮發麻。

到了曹安的卧室,武川乾咳一聲,等曹安睜開眼睛後,他用當年被毒煙熏壞的嗓門說道:「都死了,都死了!」

說完武川轉身就走,留下了一個發獃的曹瑾,以及一個仰頭栽倒在床上的曹安。

「找郎中來!」

一陣疾呼聲中,武川緩緩走在院子里,曹瑾追出來,本想喝罵,最後卻忍住了。

「你害死了我家少爺!」

「畜生!」

武川面無表情的出了曹家,上馬,陪同他一起來的百戶官皺眉問道:「不會真弄死了吧?不過也沒事,殿下不會怪罪。」

武川策馬而行,說道:「他在我的眼中只是只雞罷了,我不屑於殺雞,就看了他一眼,說了一句話,保證能把他嚇活了。」

百戶官笑呵呵的道:「當年你可是嚇死過瓦剌人,他一個讀書人弄不好還真受不住。」

武川冷冷的道:「那是因為我正吃著人心,味道不錯。」

百戶官渾身一抖,身下的戰馬彷彿感受到了煞氣,不由自主的拉開了和武川那匹馬的距離。

「當年你殺紅了眼,居然當場剖心生食,敵軍為之喪膽,我軍大勝,可你也因此而無法升遷,武川,後悔嗎?」

「待我如父如母的大哥戰死,我若不能為他報仇,那和豬狗有何分別?」

武川笑了笑,卻把對面駕車的車夫嚇壞了,一個後仰就翻倒在車廂里去,隨即裡面傳來了呵斥和踢打聲

隨後曹安就陷入了昏迷中,不斷的說著胡話,高燒不退。

曹瑾幾乎要瘋了,徹夜守在床邊,一直到天明。

「父親……」

一夜未睡,雙眼通紅的曹瑾身體一震。他放下毛巾,緩緩側身。

「父親。」

曹安的眼神很平靜,就像是剛得到了解脫的高僧。

「我的兒……」

曹瑾的身體一個搖晃,沙啞著嗓子問道:「感覺如何了?」

曹安活動了一下身體,說道:「還好,覺得很舒服,無思無慮。」

郎中進來看了一眼,篤定的道:「遠山公,在下昨晚的那個方子看來是對症了,嗯,這就去記下來。」

中醫需要的最多的就是經驗,無數的驗方,加上望聞問切,這才能保證漢人的繁衍生息,不至於被一場疫病滅族。

可曹瑾卻看著曹安那安靜的眸子發獃,等他吃了早飯後,就急匆匆的去感謝。

……

「好了?」

朱瞻基覺得有些離奇,昨天王琰來說了,說是武川已經把曹安嚇暈了過去,是死是活就看今天,他還有些擔心。

「多謝殿下。」

從朱瞻基這裡出來,曹瑾就去找到了方醒。

天氣還很冷,兩人在前院散步,曹瑾不時側身看一眼方醒,次數多了,方醒就有些好奇。

「遠山公這是為何?」

方醒自覺長得普通,也沒有什麼王八之氣,被一個老頭盯著看,這心裡有些發毛。

曹瑾嘆息道:「興和伯,你以前也是讀書人,甚至還中了舉人,後來棄筆從戎也戰功顯赫。」

「遠山公過獎了。」

方醒只覺得背心處有些冷。

無故獻殷勤,有問題啊!

「興和伯,你當年直接去了交趾征戰,後來也曾多次手刃敵人,可會害怕嗎?」

「我怕什麼?」

方醒把自己第一次殺人後的狂嘔忘記了,言辭鑿鑿的道:「那些都是大明的敵人,那是你死我活的征伐,你不殺就得死,再說為國征戰,何來的害怕?」

「那……犬子這等毛病可有說法?」

曹瑾只有曹安這個出息的兒子,若是曹安頹廢,那曹家就完蛋了。

「呃!」

方醒沉吟了一下,說道:「實話實說吧,曹安也就是聰慧靈動些,也就是個紙上談兵的書生,手無縛雞之力……」

一個弱書生,見血之後嘔吐是正常反應,若是再繼續操練一番,再上戰陣去殺幾個敵人,多半以後會變成一個強大的戰士。

可曹安卻是『文人』!

文人不操武事!

哪怕到了此刻,文人依舊看不起武人!

曹安是曹瑾後半生的指望,曹家以後幾十年也只能靠曹安來支撐。

所以聽到方醒這麼直言不諱的評價曹安,曹瑾有些黯然,又有些悻悻然的道:「文武難雙全啊!犬子整日埋頭苦讀,心無旁騖,自然沒有時間去弄其他東西。」

方醒搖搖頭,不再說這個。

一直等曹瑾走後,方醒才喟嘆道:「百無一用是書生,以此為榮,何其荒謬!」

王賀沒回去,也不知道朱高熾是讓他來幹啥,方醒不問,他也不說。

「興和伯,此等人在金陵多的是,整日搖頭晃腦,胸中實無一策,不過這個弟子你可收不成了。」

王賀養了幾天,那臉看著又白胖了不少,只是他學著方醒以前負手而立的模樣看著有些好笑。

那雙胖手奮力的在身後互握著,雙肩被拉的有些往後扯,看著好笑而怪異。

方醒在做玩具,一根木頭被他鋸斷,然後劃線,各種加工手段都上了。

看著已經有了雛形的小木馬,方醒把手中的砂紙放下,說道:「科學的道路漫長,同樣需要勇氣,失去了勇氣的學生我沒興趣,算是走眼了吧。」

曹瑾本就有些不甘不願的,方醒不過是抱著有棗沒棗捅一竿子的想法,如今看來卻是沒用。

85°C小說網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