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601章 放棄,自作孽

第1601章 放棄,自作孽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12-15 13:58 | 本章字數:2703

國子監學生的高談闊論讓朱瞻基有些怒火,只是被方醒勸阻了責罰的舉措。

而後方醒就去找到了曹瑾。

曹安的身體恢復的很快,除去精神有些萎靡之外,看著沒啥問題。

再次見到方醒,他赧然的道歉,並感謝了自己生病期間大家的幫助。

方醒問了他的身體情況,然後勸慰了幾句。

曹瑾急匆匆的趕來,見面就拱手道:「犬子忘形,差點讓興和伯陷入險境,後來又勞煩了殿下,老夫慚愧。」

方醒微笑道:「好了就是喜事,何必糾結於那些。」

兩人寒暄了幾句之後,方醒就漫不經心,像是無意般的說道:「國子監的學生有些失於管教了……」

就在曹瑾思索方醒這話的意思時,方醒已經轉換了話題,說起了金陵城新開的一家小店的美食。

「那家賣的鍋貼極好,粉絲和蛋皮做的細緻,鹵料加的恰到好處,倒是把第一個做出鍋貼的第一鮮給比下去了……那味道真是極好,遠山公有暇不妨去試試,切記不要帶,當場買了就走著吃,那才是美味……」

等方醒走了之後,曹安愕然道:「父親,興和伯來咱們家就是為了說這家的鍋貼?」

曹瑾摩挲著漸漸變冷的茶杯,眯眼道:「哎!此事與你無關,且去讀書。」

曹安走後,曹瑾嘆息道:「果然是興和伯,只是安兒不能拜在他的門下,也不知道是好是壞。」

隨後曹瑾就去了國子監,幾句話就讓祭酒令人去呵斥那些胡亂猜測的學生。

「遠山公,此事不該是您來過問啊!」

祭酒很好奇的道:「不管是殿下還是興和伯,只需派人來此,本官肯定是要出手的,為何是您來呢?」

曹瑾苦笑著,然後說道:「別人硬讓老夫來還人情,沒辦法啊!」

呃!

祭酒畢竟是官場中人,馬上就明白了。

「難道是興和伯?他這是請你來找老夫說項……」

「對,他對小兒頗為欣賞,只是老夫當時卻猶豫了。後來小兒連累他遇險,他大概是知道了老夫的意思,乾脆就送了個現成的人情過來,然後兩邊互不相欠。」

曹瑾和祭酒的關係不錯,所以也沒隱瞞。

「哎!這倒是光明磊落啊!」

祭酒搖搖頭,沖著外面喊道:「叫人再去看看,若是還有叫囂的,收拾了!」

曹瑾拱手道:「多謝了。」

祭酒叫做沈步偉,看著老糊塗的模樣。他說道:「遠山公,不瞞你說,若是我那孫子有這個機會,本官必然要求了致仕。」

曹瑾訝然道:「你居然敢讓你那個孫兒去學科學?」

沈步偉老眼一瞪,不屑的道:「這勞什子官老夫早就不想做了,整日看著那些人模人樣的傢伙就覺著頭痛。」

看到曹瑾驚訝,沈步偉冷笑道:「殿下是穩的,那些想撼動他太子之位的人怕是白費心思了。以後科學會漸漸的嶄露頭角,老夫提早一步又如何?」

曹瑾苦澀的道:「可……終究是小道啊!」

沈步偉嗤笑道:「何為小道?老夫也好生看了那幾本書,言之有物啊!普通人若是都能學會了,至少能當個七品官。」

曹瑾的心亂了,他苦笑道:「興和伯大抵是察覺了老夫的意思,國子監這裡的人情一過,以後兩邊就沒了揪扯,老夫也沒臉再去了呀!」

沈步偉搖頭道:「他說了此事,就是讓你來做人情的,必然已經放棄了你整日掛在嘴邊的麒麟兒。此事再無轉圜的餘地,就當是無緣吧!」

……

魏國公的喪事當然要大辦,整個金陵城幾乎都被卷進了這場喪事中。

「好大的手筆!」

朱瞻基拿著李敬送來的厚厚一摞單子嘆道。

這是魏國公府為這場喪事所採購的東西,堪稱是全城都被波及,可見身家之豐厚。

方醒有些坐不住了,想回去看看莫愁,聞言隨口說道:「這是魏國公府重新站在勛戚中間的一次亮相,不搞隆重些,怕被人看清了。」

朱瞻基把那一摞清單放在桌子上,冷笑道:「死人做給活人看,誰的決定?」

方醒無奈的道:「這等鋪張是很無謂,也會帶起風潮,不過你此刻還是太子,去的魏國公還是你的長輩,就別管了。」

朱瞻基有些悻悻然,這時賈全進來稟告道:「殿下,外面有人傳言,說故去的魏國公是被……」

方醒看到他瞥著自己,就漫不經心的問道:「可是說被我毒死的?」

賈全點點頭,然後說道:「東廠和錦衣衛的人都已經去查了,而且王大人的人也去了,說是當做操練,免得黑刺的人骨頭髮酥。」

方醒起身道:「那我回去了。」

有黑刺出手,幕後人大抵要倒霉了,所以方醒很坦然的要去陪孕婦了。

朱瞻基艷羨的道:「去吧去吧,哎!也不知道端端可還記得我。」

……

外面的傳言漸漸多了起來,可金陵的官吏們卻對此嗤之以鼻。

「那不是瞎扯嘛!要對魏國公動手,那肯定得要陛下的首肯!」

「楊田田,你是學那個科學的,覺得外面的話是真是假?」

上元縣縣衙,楊田田正在理賬,聞言抬頭說道:「魏國公又沒做什麼傷天害理之事,興和伯為何要殺他?再說了,除非殿下首肯,否則興和伯哪會大搖大擺的進了魏國公府去下毒?」

說完他又低頭看賬本。

幾個小吏面面相覷,其中一個說道:「殿下不會這麼做,陛下肯定也不會,那就是謠言咯!」

楊田田嘆息著說道:「陛下若是要動魏國公,那還恢復爵祿幹啥?」

……

可謠言總是能讓人興奮,特別是聽說國朝的伯爵毒殺了魏國公之後,這個消息流傳的速度之快,出乎了許多人的預料。

朱瞻基有些憤怒,於是就給東廠和錦衣衛加壓。

而方醒卻每日在陪著莫愁,還藉機做了不少孩子的玩具,拿出來不少用具。

東廠和錦衣衛查了兩三天,最後把目標縮小到了三個人身上。

「殿下,這其中就有那個言秉興。」

李敬此次佔據了先手,非常之得意。

「殿下,王大人來了。」

王琰進來,簡單的說道:「是言鵬舉,他叫了兩個得過他恩惠的學生出去散播這個謠言,然後又讓那兩個學生請了病假。」

朱瞻基恨聲道:「老賊果真是陰魂不散,拿了他一家!」

方醒挑眉道:「別啊!那個言鵬飛可別拿。」

「為何?」

習慣性的思維讓朱瞻基一動手就是連帶。

方醒說道:「那人在大市場有店鋪呢!再說他又沒做什麼壞事,幹嘛拿他?做個典型也好啊!順便外面的人也會說你這個太子寬宏大量,兩全其美嘛!」

85°C小說網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