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617章 武勛,小吏(為書友

第1617章 武勛,小吏(為書友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12-19 09:53 | 本章字數:2642

三華,生日快樂!感謝你這一路的支持!

張輔依舊沒有健康的兒子,可他卻不再在子嗣上較勁了,每日讀書不輟,結果文武皆說他好。

「陛下說我雖是武臣,可知禮過文臣,你說這是好還是壞?」

英國公府的書房中,張輔給朱勇倒了杯茶水,然後坐下問道。

朱勇端起茶杯,嗅了嗅茶香,緩緩的道:「文弼兄,你文武雙全,這在國朝早有公論,而我也跟著手不釋卷,卻被人看做是東施效顰……」

「那是挑撥!」

張輔垂眸道:「我已經後悔了。」

朱勇訝然抬頭,自嘲道:「你都後悔了,可見咱們還是不能和那些文臣們混為一伍,可我最近一直在想,咱們為何要去向他們靠攏呢?這是不是有些諂媚了。」

張輔苦笑道:「打天下靠武臣,治國靠文臣,大明慢慢的平穩下來了,武勛們都在憂慮自處之道,還得擔憂子孫被斥為不學無術,哎!你看看有多少武勛把子弟送進武學的?」

朱勇握著茶杯,手心被燙了一下。他鬆開手,觸碰著茶杯說道:「早些年我的手上全是練武留下的繭子,如今髀肉橫生,摸著茶杯就覺得受不住,等到了你我的子孫時,怕是都變成了公子哥,不惹禍敗掉爵位,咱們在地底下就得歡慶了。」

一陣靜默之後,張輔說道:「陛下對我們是既防備,又失望,防備的是咱們中間哪年出一個安祿山似的人物,而失望的卻是恨其不爭。」

說著張輔看了朱勇一眼,意味深長。

「我想出頭,卻無人跟隨,而且我並無成為領頭人的心思,這也犯忌諱,多番思量之後,這才沉寂了下來。」

朱勇搖頭道:「文弼兄,你知道我的,我的性子就是個武臣性子,只是在裝著儒雅些,若是我帶頭,多半會壞事……不明白的地方太多了呀!」

武勛抱團也容易被忌憚,所以張輔只是在韜光養晦,免得被人盯住,到時候再無安生的日子過,弄不好還會遺禍子孫。

兩人相對無言,半晌後朱勇挑眉道:「陛下調了你妹夫回京,這便是要衝一衝。文弼兄,你那妹夫究竟算是武勛還是文臣?陛下登基也沒給個交代,那些文官們也沒敢去戳戳這個問題。」

張輔笑道:「德華的名氣甚大,誰要是敢去戳這個問題,那多半會被他惦記著。至於文武……大明是以孝治國啊!」

朱勇一口乾了茶水,起身道:「嗯,以孝治國,先帝都沒劃分他在哪邊,陛下當然要蕭規曹隨嘛!」

「不過文弼兄,你那妹夫如今和文官們的矛盾越發的大了,以後多半是要靠向咱們這邊,到時候得有個領頭的吧?」

張輔心中微嘆,說道:「他多半是不樂意如此,從先帝到現在,你可見他結黨了嗎?」

到了此時不去思考武勛目下的困局,而是糾結於還沒發生的事情,武勛果真是頹廢了……

張輔眸色微黯,起身送了朱勇出去。

結果兩人出去就碰到了抱著無憂進來的張淑慧,張輔問道:「今日在慶壽寺遇險,無憂沒怕?」

張淑慧先福身,然後說道:「這孩子就是個膽大的,這不昨日和嫂子越好了時間,小妹就帶她來了。」

張輔點點頭,看到無憂好奇的盯著自己,他笑的連眼角皺紋都起來了,柔聲道:「無憂可記得大舅舅嗎?」

無憂的大眼睛骨碌碌的轉動著,從張輔轉到邊上含笑站著的朱勇身上,然後說道:「好吃的舅舅。」

噗!

張輔和朱勇不禁都笑噴了,剛才的鬱郁和那些隱在心中的算盤都忘記了,只是暢快的笑著。

可等薛華敏急匆匆的過來稟告後,兩人再也笑不出來了。

「國公爺,外間傳聞姑爺殺了珍羞署署正李德政的兒子李茂,還掛屍在他家書房的門上,嚇瘋了李德政!」

張輔愕然道:「不會吧?」

不過他想起方醒的脾氣,就問道:「難道那李茂和慶壽寺的刺殺有關?」

薛華敏點點頭,「是,外間傳聞那李茂和異族勾結,意圖刺殺姑爺。」

「文弼兄,你那妹夫好狠辣的手段!好快的速度!」

朱勇搖頭輕嘆著,然後拱拱手,意趣索然的走了。

和方醒相比,他覺得自己活的太過窩囊。

……

「哈哈哈哈!」

于謙在大笑著,和那些村民一起在大笑著,而周圍都是準備春耕的田地。

一頭小牛跟著大牛的身後,在田地里尋找著食物。聽到笑聲後,大牛不見動靜,小牛卻好奇的回頭看了一眼。

「坡地也可以種土豆,這樣的地就不該閑著!」

于謙對這些農戶說道:「家裡周圍有空閑的地方也可以種些菜蔬,咱們要把土地利用起來,不能只滿足於吃飽飯。」

十多個農戶都仔細聽著他說話,面上全是信賴之色。

「家裡要多養些雞鴨,多種了土豆,還有那些菜蔬,孩子們閑著沒事的時候也可以去弄些野菜來,這樣雞鴨的吃食是不是就有了?」

于謙指指遠處說道:「這北平大得很嘞!只要勤快就不愁孩子餓肚子,沒油水。多餘的雞鴨也能去換錢,你們說是不是?」

「是嘞!於大人這話在理,多養些雞鴨,不但能換錢,還能給家裡的孩子們長身子!」

一個村老沖著于謙拱拱手,教訓著那些男子:「都記牢了,別回頭到家就只知道睡覺打孩子,那可是白費了於大人的一番苦心。」

那些男子紛紛應了,然後于謙就拱拱手,他還得要回城。

「好人吶!」

看著于謙騎著毛驢遠去,村老感慨的道:「那些當官的誰會下來管咱們的死活,也就是於大人經常來,還給咱們找生錢的路子。」

一個男子說道:「那些人下來大多結伴,可於大人每次都是自己下來,這多半是有人不滿意他這樣了。」

村老回頭,臉上的皺紋擠作一團,嘆息道:「你好我好大家好,和和氣氣的最好。於大人經常下來幫襯咱們,在那些同僚和上官的眼中,這就是眼中釘,肉中刺,映襯著他們的懶,沒把他趕回家就算是手下留情了!」

大家一陣嘆息,有個男子突然想起了什麼,說道:「不是呢二叔爺,於大人好像和興和伯的關係好。」

村老哦了一聲,欣慰的道:「興和伯護短,下手不留情,於大人有他看著,肯定穩當!好,都回家看看哪能弄個雞鴨的圈。」

「二叔爺,您呢?」

「都滾!我再看看村裡的地。」

村老等人走後,就仔細看著周圍的田地,不時還眯眼,就像是古時候看地氣的高人。

等快到了午飯時,他才背著手,慢悠悠的往村裡去。

「哎!興和伯可是和文官們打起來了,這國朝好容易才過了些安生日子,怎麼就不消停呢?」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