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618章 鴻門宴

第1618章 鴻門宴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12-20 08:49 | 本章字數:2712

從進士到小吏,當時的于謙給了北平官場足夠的震動。

但震動過後,大多人都對他嗤之以鼻,閑談間多以那個愣頭青來暗指他。

時間能消磨一切歡喜和悲傷……以及好奇!

於是于謙這個愣頭青就漸漸的被邊緣化了,沒人管他,也少有人搭理他。

當然,作為編製內的小吏,俸祿是少不了他的,但沒有具體工作安排,隨便他折騰。

這就是冷處理,讓你孤立無援,最後自暴自棄,或是後悔不迭。

可于謙卻讓那些人失望了,他每日出去走村竄巷,回來就開始記錄民情,如今已經積累了十多冊,看他的模樣,分明就是樂在其中。

大青驢慢悠悠的往城裡去,于謙坐在驢背上想著走訪的幾個村子的情況,有些物我兩忘。

不知道過了多久,于謙才發現到了城外,而身邊已經多了一騎。

「呃!伯爺。」

邊上的正是剛在慶壽寺『為大明祈福』了三天的方醒,他看于謙的模樣就問道:「沒吃午飯?」

于謙點頭,方醒說道:「跟我走。」

於是一行人就到了方家,一進家方醒就說肚子餓了,叫人弄飯菜。

兩人到了前廳,方醒就問了他的近況。

「……沒人搭理,可這樣反而不用去應酬同僚和上官,每日下去也沒人管,倒是知道了不少民情……覺得大有可為啊!」

方醒微微點頭,然後仔細的聽著。

「……百姓依舊保守,不過有眼光的都開始讓家裡的小子讀書,忙時就幫家裡幹活,照這樣下去,不出五十年,大明的鄉間就再也不會是這般模樣了。」

方醒點點頭,覺得這是一個好趨勢。

科舉就是獨木橋,而被擠下來的人自然會尋求別的道路,種地多半是不願意的……科學……

還沒吃完飯,宮中就來人召了方醒進宮。

……

在乾清宮外等著的時候,一個太監和方醒擦肩而過,低聲道:「有彈章,幾位大人也怒了。」

方醒剛想問具體事,這太監已經擦肩而過,就飄來兩個詞。

「……毆打……李茂……」

方醒神色不變,知道是錦衣衛已經撬開了倖存那兩人的嘴,於是那郎官就算是被白打了,然後有人為他出頭。

至於李茂……他自信並未留下證據!

「興和伯,陛下召你進殿。」

方醒垂眸進了大殿,看到了幾位學士都在。他心中冷笑,然後行禮。

朱高熾看了面帶怒色的幾位學士一眼,說道:「錦衣衛拿到了口供,那些人隱藏在慶壽寺中,本是想刺殺幾位高官……興和伯,此事卻是你急躁了,這樣,朕放諸卿半日假,興和伯請客,去吧!」

這個玩笑般的處置方式就像是在哄孩子,楊榮瞥了一眼御座上的朱高熾,看到的只是憨厚,還有一些……威嚴。

……

半個時辰後,第一鮮里火鍋飄香。

「興和伯,今日是什麼菜?」

楊榮微笑著問道,彷彿真是在問菜。

「鴻門宴!」

方醒一本正經的說道,然後看到大家愕然、不屑、皺眉,就輕笑道:「記得北征時,數十萬人的對峙,連先帝都無法吃到熱食,就和大家一般的啃著干餅,最多干餅里就夾了塊罐頭魚,或是大肥肉,就著寒風填飽肚子。今日咱們在這溫暖如春的包間里,吃著熱氣騰騰的火鍋,來,這一杯酒敬先帝。」

噁心!這是大家的第一反應,隨即都面色肅然的舉杯,然後……很尷尬的場面出現了。

楊榮和楊士奇,還有金幼孜都把酒倒在了地上,這是有軍中經歷的人才會幹出的事情。

而楊溥和黃淮大抵是在詔獄中待久了,居然一飲而盡。等放下酒杯後,兩人愕然,然後面紅耳赤。

由於大家的身份接近,而又不願意讓人進來伺候,所以每人的面前都擺了一壺酒。

方醒倒滿自己的酒杯,微笑道:「這第二杯,就為了陛下仁慈和睿智。」

警惕!

五位學士都舉杯,然後緩緩喝了。

金幼孜在喝酒時藉助長袖的遮擋,一直在看著方醒。

方醒一飲而盡,然後把酒杯頓在桌子上,再次倒滿,說道:「這第三杯,就為了在江南和慶壽寺的兩次刺殺。」

方醒仰頭喝酒,金幼孜卻厲聲道:「興和伯,你此話何意?難道以為是咱們弄的手腳嗎?」

放下酒杯,方醒淡淡的道:「在金陵,那些人編造了一個可笑的美景,然後方某偏偏就踏入了那個陷阱,賊子加起來六十餘人,家丁們不過是一個沖陣就擊潰了他們,土雞瓦狗爾!」

方醒瞟了這五人一眼,眼神陡然凌厲,「方某正準備在金陵犁庭掃穴,把那些地老鼠挖出來,可陛下卻有回京的旨意……」

黃淮沉聲道:「興和伯,此事與我等無關。」

「沒說和你們有關係。」

……

東廠,孫祥拿著一張紙在沉吟著。

「我家老爺說了,此事公公可看著辦,告訴陛下也無妨,隱下來我家老爺也就當沒這回事,告辭了。」

孫祥點點頭,等來人走後,他對邊上的安綸和陳桂說道:「興和伯讓人送來了這份名單,上面的官員最少的能回家種地,最多的三族流放都不為過,總數四十餘人,你們怎麼看?」

陳桂一個激靈,垂眸道:「公公,奴婢認為還是告知了陛下為好,畢竟人太多,不經過陛下,那就是大罪啊!」

東廠剛成立時有過一段輝煌的歲月,不必稟告皇帝就能抓捕官員。

可現在是新帝,而且那麼多人,必然會引發轟動。

孫祥淡淡的道:「興和伯的話不過是玩笑,這等事哪能不稟告陛下。」

安綸看到孫祥的目光瞟過來,就憨厚的笑道:「公公,奴婢就想到了一個,這張紙就是個軍中的手雷,一旦炸了,會不會傷到陛下?」

孫祥的面色淡淡,眼中浮現欣賞之色,說道:「正是這個理,陛下若是知道了,動,還是不動?這就是咱們這些奴婢們把為難之事交給了陛下,那陛下還要咱們幹嘛?」

陳桂剛被誇獎,可見孫祥又轉向了安綸那邊,不禁有些暈,不知道孫祥究竟是什麼意思。

「陳桂,半個時辰之後你去稟告陛下此事。」

孫祥波動佛珠的速度越發的快了,臉上的慈悲之色更加的濃厚。

陳桂點頭應了,孫祥對安綸說道:「你去召集人手,咱們馬上動手。」

安綸應了,急匆匆的出去安排。

孫祥看著虛空處,喃喃的道:「這是何苦來哉……」

……

東廠的人傾巢出動,動靜太大,驚動了宮中人。

而陳桂不疾不徐的朝著乾清宮去了,一路上遇到熟人還點頭微笑。

等到了乾清宮外面,在等候的時間裡,一個太監從陳桂的身邊擦身而過。

「方醒給了名冊,東廠動手了!」

陳桂的嘴唇微動,然後又一臉恭謹的站在那裡。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