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624章 咱們做事不需要證據

第1624章 咱們做事不需要證據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12-21 15:17 | 本章字數:2914

「小弟是存心想給家父爭臉,所以在嘉蔬署真是拚命了,每日帶著那些栽種戶在田地里折騰……」

陳瀟說著就怒道:「德華兄你想想,辛辛苦苦的栽培出來的種子,一夜之間就被人下藥成了廢品,小弟這心中得多憤怒?」

「然後呢?」

方醒覺得這手段在以後都爛大街了,不外乎就是職場挖坑而已。

可對於陳瀟來說,他的背後是陳嘉輝,而且這職位還是漢王……

可朱高煦卻回了封地,北平城中沒有那咆哮聲,讓人覺得缺了些什麼。

陳瀟說道:「小弟也是疏忽大意了,以為是嘉蔬署的地盤,就疏忽了防備。不過小弟估算應當是典署郭瑾乾的好事。」

方醒進入官場後,除去當初被輕視打壓之外,此後就是一路殺了上來,所以對這位郭瑾有些興趣。

「你有證據?」

陳瀟搖頭道:「沒,不過小弟卻知道他對袁彌不善。」

方醒沉吟道:「袁彌上次釋放了善意,可郭瑾是下官,他怎敢對袁彌放肆?」

陳瀟笑道:「那次小弟在茅房外面聽到他和人說話,言語間好像是要弄弄袁彌。」

一個七品官居然要去弄自己那正五品的上官,這個世界讓方醒覺得有些瘋狂。

「他……的倚仗是什麼?」

方醒覺得這背後有問題:「你別告訴我他是自己在折騰,那你馬上就可以回去把他打個半死,保證不會有人責罰你,因為他肯定是瘋了。」

陳瀟低聲道:「郭瑾應該是右監正許槤的人。小弟曾經看到郭瑾悄悄的去找許槤,呆了有小半個時辰,出來的時候笑的就像是剛吃了雞屎般的得意。」

「你這都是揣測,不足為據。」

方醒說道:「沒有證據……不過咱們做事不需要證據!」

「德華兄威武!」

陳瀟諂媚的笑了笑,得意的道:「出來前我去找了郭瑾,一拳封了他的眼。」

……

「陳瀟的事你別管,不然老夫早就去找那袁彌說話了。」

吃完午飯後,方醒一家告辭,陳嘉輝和方醒落在後面談話。

方醒想起上次陳嘉輝去慶壽寺時都沒提及此事,就說道:「是,建中歇歇也好。」

可等出了陳家,方醒就讓家丁們護著家人回去,他自己卻去了東廠。

……

孫祥是側躺在軟榻上和方醒見的面,他苦笑道:「一頓板子下來,幸而下面的人還知道分寸,不然今日興和伯大概只能去城外找咱家了。」

城外,那只能是亂墳崗!

方醒隨意的坐在邊上,單手擱在椅背上,問道:「孫公公,上林苑監你們盯著誰了沒有?」

孫祥說話間都沒避諱手下打自己板子時有水分的事兒,所以他坦然的道:「六部都來不及安排人手,上林苑監更是沒工夫,怎麼……是陳瀟的事?」

居然都知道陳瀟的事了,這貨還說沒安排人手去盯著上林苑監!

方醒點點頭,說道:「這坑人坑的水準太差,明晃晃的要拿陳瀟作伐,方某想找那人說說理去。」

孫祥笑了笑,說道:「你那哪是說理,不過罷了,上林苑監里爭鬥有些厲害,左監正袁彌原先的靠山倒了,就在陛下登基時倒了,所以那些人就蠢蠢欲動,想著把他拱下來……這些權利傾軋太過平常,沒有誰回去關注一個失勢的五品官的前途如何,所以多半是有人在覬覦著袁彌的位置,不過手段確實拙劣了些,弄不好這主意就是出自於你的仇人之手,太拙劣了,不然他們就不該去動陳瀟。」

這是明晃晃的說:上林苑監的權利傾軋咱家知道,而且還知道那些人是想弄袁彌,而陳瀟不過是炮灰而已。

方醒點頭,表示明白了,然後就問了問孫祥的傷勢,起身告辭。

孫祥吩咐道:「安綸替我送送興和伯。」

一直在邊上當背景的安綸應了,然後和方醒一起出去。

能這麼肆無忌憚,不忌諱的出入東廠,除去方醒之外再無他人。

所以這一路盯著他們的人不少,安綸只能輕聲道:「陳桂有些迫不及待了。」

方醒微微點頭,然後嘴唇微動:「哪裡都有爭鬥,看熱鬧就好。」

安綸作為空降兵回到北平,剛開始盯著他的人很多,若不是他裝傻,早就被擠兌到角落裡去了。

……

方醒進了東廠,自然會落入不少人的眼中。

而袁彌就收到了消息,他把手中的冊子一扔,原本有些萎靡的精神陡然一振。

「叫了郭瑾來!」

上林苑監的本質其實就是個官辦的大農場,皇室的特供基地。

為此他們不但有不少土地,更管理著不少農戶。每年除去供應宮中之外,還能落下不少油水。

作為嘉蔬署的典署,郭瑾每年除去巡查之外,下去的次數不算多,所以此刻正在衙門裡。

等見到了一臉正氣的袁彌時,郭瑾笑的略帶討好,躬身道:「見過大人。」

袁彌撫須道:「那陳瀟所犯何事?」

郭瑾一愣,心想上次不是給你說過了嗎?而且陳瀟被趕回家也是你做的決定啊!

不過上官問話他只能回答。

「大人,那陳瀟耗費錢糧無數,結果弄出來的種子卻因疏於看護而被人混入了葯,成了廢品……」

郭瑾瞥了袁彌一眼,看到的卻是憂色。

「本官記得沒有上報吧?」

袁彌皺眉問道。

郭瑾吶吶的道:「大人,下官……」

這事兒不是你操辦的嗎?我哪裡知道?

袁彌點點頭道:「你們嘉蔬署最近有些亂,讓那些在京的人多下去看看,別老是一天就窩在京城裡享福!若是出了岔子,本官誰都保不住!」

「去吧。」

袁彌突然拿出了上官的派頭一頓呵斥,郭瑾懵懂的回到自己的地方,然後半晌想不出個所以然來,就悄然去找了右監正許槤。

許槤看到他進來,就乾咳道:「你來作甚?」

郭瑾先探頭在門外,眼角往兩邊一瞟,然後關門,湊過去彎腰低聲道:「大人,方才袁彌叫了下官去問話。」

許槤皺眉,隱住眼中的厭惡之色,問道:「問了什麼?」

在上官的面前最好不要賣關子,否則不管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在上官的眼中都會減分。

可在實際操作中,許多人厭惡下面的人賣關子,自己在面對上官時卻忍不住要賣弄一番。

這就是地位的不同產生的差異性作法。

可郭瑾卻沒注意許槤眼中的厭惡,他睜大眼睛,腦袋往前伸了伸,說道:「大人,他問了陳瀟之事,還……故作忘記了些事,最後告誡下官,要多下去查看……說嘉蔬署有些亂了。」

郭瑾抬頭,無辜的道:「他難道是察覺了什麼?所以平白污衊下官的嘉蔬署……」

許槤的眼中多了些陰霾,他淡淡的道:「他那邊可能是得了什麼消息……而且必然是和興和伯有關。」

郭瑾的身體一抖,有些惶然:「大人,興和伯可是睚眥必報啊!那陳瀟肯定會去告狀,到時候……大人,下官可是一心為了您,此事……」

許槤低喝道:「你慌什麼?難道那些種子還能復活?」

郭瑾面露喜色道:「是,下官明白,那些種子肯定是種不出東西來了,陳瀟就是瀆職!」

許槤揮揮手,郭瑾走到門邊,悄然開門,然後探頭出去左右看看,這才出門。

「小人!」

等他出去後,房間里傳來了一個不屑的聲音。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