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630章 被殺的那隻雞(為盟

第1630章 被殺的那隻雞(為盟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12-23 11:03 | 本章字數:2803

方醒從不認為自己是什麼善男信女,不過也不是壞人,就一普通人。

所以他很享受陪伴無憂的時光。

春光明媚,方醒躺在躺椅上曬太陽,而無憂就坐在他的肚皮上,皺眉在撕扯著一塊綉布。

這是張淑慧忙著要去和胡善祥會面前給的『玩具』,對此無憂很不滿。

把皺巴巴的綉布扔了,結果扔在了方醒的臉上。

「爹,要娘。」

無憂俯身揪著方醒的衣襟拉扯著,結果手一滑,就伏倒在方醒的胸前。

「爹,要娘。」

無憂趴在他的胸膛上,順手就是一爪。

方醒慘叫一聲,然後揭開蓋著臉的綉布,只覺得醋意已經充滿了自己的大腦。

「就要你娘,不要爹了嗎?」

說著他摸摸脖頸,幸好沒出血。

無憂側臉看著在屋檐下卧著的大蟲和小蟲,說道:「要玩,爹你不玩。」

寧靜的上午時光被打破了,方醒無奈的起來陪著閨女在院子里『尋寶』。

春天萬物生長,院子里有許多新生的動植物。

方醒帶著閨女蹲在地上,牽著她的小手,教她認識螞蟻、蜈蚣……他甚至還找來鏟子,挖出了一條蚯蚓。

「閨女,這是蚯蚓,也叫做地龍,這東西能鬆土,斷了還能活,還能作為誘餌釣魚……」

「老爺,外面來了個人,說是來請罪。」

無憂正在好奇的看著那條努力往土裡鑽的蚯蚓,聞言就回頭看著木花,皺著小眉頭道:「不要……」

「是誰?」

方醒把小鏟子遞給無憂問道。

木花說道:「他沒說自己是誰,就說是為了陳家少爺來的。不過五哥說他上次來過,還準備給錢來著。」

方醒回頭繼續陪著無憂挖坑,隨口道:「那就讓他等著。」

木花應了,艷羨的看著方醒近乎於寵溺的在陪著無憂,然後去了前院。

她想起了自己的母親,那位從來都不曾好好照顧過她的母親。

從開始時的淡忘和微微的恨,到現在的想念,木花覺得自己長大了。

可是母親在哪呢?

木花有些憂鬱,她不知道自己的母親在大明的征伐中是否健在,還是早已被那些亂兵給……

她想起了那個海邊的小鎮,當年曾經有個窮漢想娶她,可卻拿不出錢,最終貪婪了看了一眼還在稚氣的她遠去。

那一眼讓木花終身難忘,每次做夢夢到那個眼神,幾乎都是噩夢。

所以她很感激,不,感恩,她感恩著方醒把自己帶回了大明,過上了以前做夢都想不到的生活。

所以在到了前廳後,她冷冷的看著在裡面強裝鎮定的許槤,對方五說道:「五哥,老爺現在沒空,讓他等著。」

方五點點頭,看著木花回去。

這個來自於瀛洲的女孩漸漸的長大了,莊子上的那些人家心動的不少,可張淑慧卻放話,說是木花還小,大些再說。

然後方五就退到了前廳外面,拿了話本出來看。

這是獃獃給的,讓他閑時看看,這樣夫妻間也有些共同語言。

不知道過了多久,焦慮不安的許槤終於看到了方醒。

「伯爺……」

漫長的等待讓許槤已經失去了方寸,他急切的迎了上去,拱手,正準備說話時,方醒卻和他錯身而過。

方醒坐下就問道:「你找我兩次,究竟是何事?」

語氣很淡漠,讓四處碰壁後絕望的許槤如遭雷殛。

噗通!

方醒冷冷的看著跪在自己身前的許槤,說道:「許大人這是要陷我於不義嗎?」

許槤抬頭,含淚道:「伯爺,陳瀟之事是郭瑾弄的鬼啊!下官只是……只是一時糊塗,幫他遮掩了一番。」

他說完就忐忑的瞟了方醒一眼,卻看到方醒在點頭,不禁心中大喜,正準備說些效忠的話,方醒卻起身道:「此事本伯知道了,你且回去吧。」

說完方醒就走了,讓許槤的一顆心七上八下的。

這是不追究了……還是什麼?

……

於是第一天就這麼過去了。

韓立德被抓了,東廠簡單的審訊之後,直接就把他一家子送到了去緬甸的移民隊伍中,不過他們不是單純的移民,而是被流放的罪人!

雖然朱高熾並未透露韓立德的罪名,可百官也沒誰去問,彷彿韓立德就是蒲公英,被一場大風吹走了。

而上林苑監的變化大家都看在眼裡,有人在看笑話,有人想伸手,卻忌憚於那位寬宏大量的手段……

許槤後來還去過陳瀟家,可門房沒讓他進門,直接說不認識。

等他出去後,那個敢收方醒賞錢的門房操著大嗓門開始了講述……

「……背後捅刀子害人,這說好就能好?臉皮也太厚了吧?我家少爺可不是傻子,咱們有怨報怨,有仇報仇!」

許槤落荒而逃,他站在北平街頭上茫然無助。

他想起了當時陳瀟的憤怒孩子般的憤怒,心血被毀掉的憤怒!

他自嘲的笑了笑:「任何東西都能交換,一些種子罷了……」

他給自己打氣鼓勁,然後準備去求見孫祥。

紀綱最喜歡的就是拉攏官員,這也是他最後犯忌諱的主因。

那麼孫祥呢?

太監的權利慾望據說比正常人還強烈啊!

可他連東廠的大門都進不去!

於是他想到了死。

千古艱難惟一死,於是他試過了上吊,可在繩子套在脖子上的那一刻,他就反悔了,然後低聲在家中的書房哭泣。

房樑上的那隻老鼠吱吱叫了兩聲,得意的用他套在上面的繩子磨牙。

最後他又試了投河,可春天的河水冰冷刺骨,他用手試試水溫,然後就被驚了一下……

在河邊洗衣服的婦人們嘲笑著他,讓他無地自容。

短短的兩天里,許槤就瘦了一圈。

最後他選擇了去自首。

不過在自首之前他再次去求見了方醒。

「伯爺,官員間從來都是以交換和利益為重,下官針對陳瀟下手是錯了,可下官的投誠難道還不能彌補這個過失嗎?」

細細的春雨傾斜而下中,方醒抱著無憂說道:「所謂的交換……那得看值不值,而你顯然就不值。再說本伯需要讓人知道,我還是那個方醒,並不會因為先帝的離去而改變,所以……都小心些吧!」

於是上林苑監一夜之間就變了個樣。

一直在恐懼中等待著許槤的郭瑾直接被抓了,等他到了刑部時,發現許槤已經在了,而且神色淡然。

「只要不死就行了。」

許槤這麼安慰著郭瑾。

與此同時,大敵身陷囫圇的好消息讓袁彌欣喜若狂,他親自去找了陳嘉輝,兩人說了半晌,失望而歸。

陳嘉輝讓人給方醒傳話,說是袁彌的功利心太強,陳瀟這邊還是要和他保持距離好些,以免以後被人看做是一夥兒的。

方醒不置可否的說好,然後朱高熾終於把他拎到了朝堂之上。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85℃小說網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