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658章 為了定罪(為盟主:

第1658章 為了定罪(為盟主: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12-29 18:46 | 本章字數:2966

第1658章?為了定罪

黃林沒能扛住老官僚王舒越的一擊,乖乖的交代了自己收受投獻之事。

五百畝土地,幾乎涵蓋了那個村子的九成。

「黃林就是王甸村出來的,考中秀才之後就搬到了城中,五百多畝土地只是其中的一項收益,他還在一家車馬行掛名,每年能入賬些銀錢。」

這人不要臉皮了呀!

朱瞻基都為之側目,要知道掛名車馬行,那就是文人行商賈事。

方醒解釋道:「你得知道,這等投獻之事絡繹不絕,那些有資格的文人都會挑三揀四,畢竟不能弄太多招人耳目,所以王甸村的算是近水樓台,這是合則兩利。」

「只是卻把賦稅轉到了黃林家。」

朱瞻基對這等手段是深惡痛絕,這分明就是讀書人在和國家爭奪賦稅,哪朝哪代有這種道理?

這就是隱性兼并土地,而且只要經歷幾次災荒之後,那些交不起佃租的農戶自然只能把土地給了這些讀書人,然後用比賦稅低些的代價繼續種植自己的田地,只是換了個交稅的主人罷了。

只是現在如何處置黃林卻成了個問題,如果是按照收取投獻來處置,那周毅的死就只能歸咎於那幾個動手的村民。

這個案子具備了關於投獻土地的一切代表性,所以朱瞻基也很慎重。

他召集了金陵六部的尚書來商議,最後的問題卡在那些動手的村民是屬於黃林的人,還是自然人的身上。

如果承認他們是黃林的佃戶,那麼就承認了投獻的合法性。

這個很難做出取捨!

朱瞻基和尚書們有些發愁和憤怒!

方醒在陪著莫愁,順便做玩具。

地上擺放著幾隻木製的小動物,方醒正在用細砂紙打磨著,不時用手指去摩挲一下。而莫愁就坐在他的身邊,撫著肚子在微笑看著。

方醒打磨好了一隻小馬,然後放在地上搖晃著,對莫愁說道:「等我再做個馬鞍,到時候讓孩子坐在上面搖晃,肯定美滋滋。」

莫愁看著方醒的側臉,心中突然湧起了柔情,然後摸著肚子道:「你爹可喜歡你呢!給你做了好些玩的。」

方醒說道:「這孩子以後要注意些,到時候時不時的讓人送到書院……罷了,多此一舉,到時候你就去書院說一聲,再給費石傳個話,有人護送你們母子去京城。若是不放心,就讓人去京城找我報信,我派家丁來接你們。」

莫愁的眼中多了憂慮,方醒笑道:「我說過了,到時候隨便你,你要在京城另找地方居住也好,只是方便我去看你們母子,不然一南一北,你讓我如何能放心?」

莫愁垂眸,睫毛微微顫抖著,她不想去北平,可孩子的未來不是她一個女人能做主的……

「別擔憂,北平冷,可金陵更冷,而且是透著骨子裡的冷。」

……

孕婦的情緒波動不能太大,安撫好莫愁後,方醒去了朱瞻基那裡,卻看到一個鬱郁的太子。

「愁什麼呢?」

方醒的手做多了活,有些要起泡的意思,他用一塊布包著冰塊冷敷著。

朱瞻基說道:「罪責能不能也算在黃林的頭上,這個很頭痛。」

方醒想了想就知道了朱瞻基的顧慮,他活動著手腕道:「要清理投獻的風聲早就放出去了,黃林難道不知道?」

朱瞻基一拍桌子,恍然大悟道:「是了,此事黃林做錯在先,又抱著僥倖拖延,而且那些農戶多半知道消息後會去請示他,那麼他是怎麼做的?」

方醒說道:「他若是奉公守法,那自然是勸那些人各自收回土地,可他卻沒有,而且……那些農戶敢於動手的底氣是什麼?」

方醒的暗示很直接,朱瞻基點點頭,然後叫了人去刑部傳話。

……

黃林覺得自己很倒霉,中舉後收取投獻,在洪武朝之後就漸漸的蔓延了,已經成了潛規則。

可他覺得自己倒霉就倒霉在下面的佃農打死了來清查的小吏,自己被當做了典型。

收取投獻是什麼罪名?

黃林在牢里想了半晌都沒想到,但卻不慌不忙。

整個大明收取投獻的有多少人?

如果重處,那些涉及此事的人會如何的恐慌?

而且這些人可以稱為大明的中堅力量——士紳,官員!

想清楚之後,等再次過堂時,黃林就顯得從容不迫。

方醒作為代表來旁聽審案,這是在表示對死者周毅的關注。

「帶人證。」

王舒越親自審案,自然不會和那些官員一般。

黃林有些愕然,不知道所謂的人證是什麼意思,等看到被帶進來的十多人時,他不禁懵了。

隨後的問話直接讓黃林的心落到了谷底。

「你等確定去問過黃林?」

「是的大人,小的當時去了黃家,那管家聽了小的話,就說去請示黃老爺,等回來時就說是黃老爺說的,這事就是一陣風,做樣子給人看的,讓小的們回去安心種地,莫要管。」

「後來有官府的人去村裡問過話,小的們就怕了,又去了黃家,管家還是請示了黃老爺,說莫管,沒人敢動……」

說話的那個老人是村裡的老人,他指著黃林說道:「最後還說……再有官府的人來,打出去就是了,黃老爺自然會去衙門裡說話。」

「學生冤枉……」

黃林急忙拱手道:「大人,這些人串通一氣來污衊學生,請大人明察。」

此事難就難在證據上,可王舒越卻絲毫不見愁容,冷笑道:「帶了他家的管家來。」

黃林身體一抖,回身看到自己的管家被押解進來,頓時面如死灰。

沒有什麼意外,更沒有出現硬漢。

當王舒越問話後,黃家的管家麻利的確認了村民的話,然後就開始了……

「大人,去年黃林讓小的去李寡婦家威脅她,說是再不把她女兒送進黃家,回頭就讓人砸了她的攤子……」

「還有前年,黃林讓小的……」

「……」

王舒越眨巴著眼睛,不是他見識少,而是當著科學的創始人方醒的面,被他聽到了一位『國朝精英』的犯罪記錄。

黃林聽著這些『吐槽』面色大變,冷汗順著臉上往下淌,他用袖子擦了一下臉,吸溜了一下鼻子,正色道:「大人,學生家出了刁奴,這人說的學生全都不知道。」

王舒越只想捂臉,以表示對黃林無恥的佩服。

方醒作為朱瞻基的代表來旁聽,這時候就該發話了。

「王大人,證據很好找,只需查那些錢到了哪裡就知道了。」

管家一聽急忙說道:「大人,那些錢黃林都收在了書房南向牆壁里的暗櫃里,用了一幅字畫遮擋著。」

方醒一聽就樂了,就沖著黃林挑眉道:「黃先生可還有什麼說的嗎?」

黃林大汗淋漓的道:「大人,學生……學生……」

只要找到暗櫃,這便是鐵證!

王舒越喝道:「拿下他!」

隨後再無懸念,王舒越當即把黃林定性為藐視律法,挑唆農戶殺人。

這罪名……

方醒回去給朱瞻基說了審案的經過,朱瞻基很是無奈。

「這些人為何膽大如此呢?」

「因為他們覺得自己是人上人,律法之外的人,所以自然膽大。」

朱瞻基皺眉道:「此風不可長,若是任由蔓延,幾十年之後,怕是大明上下都要開始糜爛了。」

方醒心中暗道:可不是嗎?大明的國勢就是隨著這個群體的不斷膨脹壯大而不斷衰退,等到了崇禎帝時,已經到了病入膏肓的程度,無法挽回。

頂點閱讀網址:m.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