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663章 人心叵測

第1663章 人心叵測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7-12-31 06:24 | 本章字數:2457

權謹擁有一輛馬車,不算奢華,卻很舒適的馬車,朱瞻基送給他的馬車!

這是一個極高的待遇,所以在朱瞻基不許他參與那些學生的聚會時,他依舊悄然出門了。

馬車行駛在寬闊的街道上,車裡的權謹瘦了些,他在看書,戴著一副老花鏡。

跟著朱瞻基到了金陵,權謹實際上已經離開了權利中心。

外界多半都不能理解他現在的行徑,覺得有些傻。

他的年紀大了,所以肯定是不能陪伴朱瞻基多久,只等著時機一到,就能乞骸骨,榮歸故里。

於是那些人都認為他是在瞎折騰!

馬車一路到了一個大宅子的外面,門房看到後就出來攙扶了權謹下車。

權謹活動了一下手腳,拒絕了門房攙扶進去的好意,緩緩進了大宅子。

宅子很大,卻不見商賈的奢華和銅臭。

過了前廳,眼前一條小徑,周圍是竹林。

微風吹過竹林,沙沙的聲音讓權謹覺得心曠神怡。

前行二十餘步左轉,就是一個小水塘。

此時小水塘的邊上席地而坐了十餘人,看到權謹後,一個年輕人起身迎來,拱手道:「權公許久未曾來了,學生久盼不至,卻不敢去殿下那裡探望,惶恐。」

大宅的主人叫做徐烈,而這個年輕人就是徐烈的兒子徐當。

「見過權公。」

這些都是讀書人,剛才正在談論文章,此時齊齊拱手行禮,權謹撫須微笑道:「你等倒是勤學,以後當桂榜有名。老夫老了,能見到這般多的俊彥,以後歸於林下之後,倒是可以和子孫誇耀了。」

這話很是謙遜,徐烈微笑道:「權公過獎了,我等只是志同道合,功名於我等只是浮雲,先賢的學問才是值得我輩一生去追尋的夢想。」

權謹讚許的點點頭,他是大學士,雖然職務不彰,可卻清貴。點點頭就已經是很大的褒獎了。

隨後這些年輕人就開始背誦自己的文章,權謹也不時點評一二,氣氛融洽。

「老夫更衣,去去就來。」

權謹年紀大了,尿有些多,他起身跟著僕役去了茅房。

徐家的茅房裡放置了香料,一進去就是一股子騷臭味夾雜著一股香料味,兩者混雜在一起,讓權謹有些想作嘔。

老年人小便稀稀拉拉的,讓人感嘆著當年迎風尿十丈,如今順風尿濕鞋。

完事後還有香胰子洗手,干毛巾擦手。

這和王公貴族一個待遇啊!

權謹只覺得有些不安,在他看來,什麼階層就該享受什麼階層的待遇,過於奢華,那是自取禍端。

這裡綠樹成蔭,甚為清涼,讓權謹不禁放慢了腳步。等到了竹林時,他看到了一隻瘦小的小貓鑽了進去,就心生憐憫跟著。

小貓很機靈,回頭看了他一眼之後就跑了,權謹不禁失笑,而跟著的那個僕役也是捂嘴偷笑,覺得老爺子真是童心未泯。

權謹也不想回頭繞路,就徑直從竹林里往小水塘邊去。

晴朗的天空突然變得陰沉起來,隨即小雨淅淅瀝瀝的打在竹林中。

權謹的興緻不減,低吟道:「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那老頭究竟是什麼意思?給個舉薦也好啊!這樣天天來煩咱們,你們受得了,我卻受不得了!」

權謹的腳步一停,回身看著那個僕役,眼神冰冷。

我是道德君子,可卻不是蠢貨!

僕役已經傻眼了,他想出聲提醒,卻知道這樣會導致徹底的撕破臉,一時間竟有些不知所措。

「他在替殿下招攬咱們呢!不,是想讓咱們替殿下說好話。」

「可沒有好處的事,誰會幹?而且有他在大家都不舒坦,偏偏還得要擺出一副謹受教的模樣,可他的那一套早就不吃香了。若不是怕他出去說一句不好,耽誤了咱們科舉,誰有功夫理他!」

「是啊!家父想和他套套交情,可他根本就不搭理,這老頭實在是古板,從他的身上拿不到什麼好處。」

「那今日咱們繼續飲酒?嘿嘿!」

「好!飲酒,多說些好話,把他喝的爛醉如泥,來幾次他保證就得在床上躺著……」

「好了,他差不多該回來了,都趕緊的……」

裡面重新傳來了探討文章的聲音,那僕役的面色尷尬,強笑著。

權謹對他點點頭,然後轉身就走。

僕役本想進去通報情況,可轉念一想又怕被遷怒,於是就把權謹一路送了出去。

等再次回去後,僕役稟告道:「少爺,權大人說身體不適,先回去了。」

這就是規避風險的心態,每個人都有。

而這種心態往往會帶來不同的結果,比如說……

徐當聞言就鬆了一口氣,說道:「他怎麼走了都不說一聲?」

一個年輕人笑道:「走了好啊!反正咱們名聲已經賺到了,就算是考不上進士,以後在南方也是名士,這等機緣都等到了,剩下的管它作甚?!」

「是啊!大好時光啊!咱們快活起來?」

「好,擺酒,讓人來唱曲……」

頭懸樑錐刺股的能有幾人?

在場的家境都不錯,誰沒事幹了熬油似的讀書?

於是酒宴擺在了水塘邊上,幾個女子在前方起舞唱曲,一時間其樂融融。

而回到了大宅子的權謹卻關門閉戶,一直到晚飯都沒出來。

等侍奉他的僕役去敲門,老大人開門出來了,只是面色蒼白,眼神獃滯……

……

「老大人這是怎麼了?」

權謹病了,躺在床上看著就像是垂死之人。

他的胸膛起伏急促,御醫診脈後說道:「權大人這是……鬱郁了?」

權謹沒有反應,瘦削的臉頰隨著呼吸慢慢的微微顫動著。

御醫問道:「權大人,感覺哪不舒服?」

權謹獃獃的看著房頂不說話,御醫苦笑道:「權大人,望聞問切,您這不說話,下官也沒轍啊!」

權謹的眸色微微動了一下,虛弱的道:「老夫老了。」

呃!

御醫沒轍了,只得出去找到了朱瞻基。

「老了?」

朱瞻基覺得有些不靠譜:「早飯時他還說能一口氣繞著院子溜十圈,這怎麼出去一趟回來就不對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