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671章 夫妻,父子(雙倍求

第1671章 夫妻,父子(雙倍求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1-02 05:27 | 本章字數:3095

眼前的婉婉就像是一朵剛打開的花骨朵,清新而明快。

朱高熾有些恍惚的道:「猶記得你那時最喜歡叫人做吃的,花園裡都成了你的地盤,你皇爺爺看到花園裡冒煙都不驚訝了。這一晃眼的功夫……你也長大了……光陰如水易逝啊!」

婉婉噗嗤一聲就笑了,依舊是眉眼彎彎的模樣。

「父皇,您還沒老呢。」

朱高熾眯眼看著婉婉,欣慰的道:「多去花園轉轉,別整日悶著。」

稍後他就去了皇后那裡,兩口子有些相對無言的意思,最後還是朱高熾打破了寂靜。

「婉婉的事你是怎麼想的?」

皇后本在默默的看著手中的茶杯,聞言眼中一冷,說道:「陛下,按照以往的例子,公主大多是在二十歲之後才相看駙馬,婉婉的身子不大好,臣妾以為當緩些再說。」

朱高熾靜靜的聽著,臉上漸漸的多了苦澀,看了皇后一眼說道:「朕的身子也不大好,就擔心等不到婉婉…..出嫁的那一日。」

皇后心中一驚,瞪著他問道:「陛下可問了御醫了嗎?」

聽到她語氣里的緊張,朱高熾的肥臉微顫,說道:「希望朕死的人不少,不過朕相信你不在其中。」

這話迴避了皇后的問題,她的鳳眼微眯,說道:「陛下,身子要緊,政事可以多交給大學士他們去處置,您好了,大明才能好。」

朱高熾看看自己的胖手,自嘲道:「當年朕這個身子被人詬病不少,不管是父皇還是那些兄弟,甚至是那些臣子都在暗中取笑,他們以為朕不知道,可朕……什麼都知道。」

朱高熾的手在案几上朝著那隻玉手慢慢挪動了一下。

一隻胖手,一隻瘦不露骨的玉手,在距離不遠時,那隻胖手卻收了回去。

「胖的人都活不長,這個朕在看了許多書之後早就知道了。」

朱高熾坦然的道:「父皇當年不喜歡朕,多半也有這個原因,一個活不長的皇帝,會讓大明不知走向何方。」

皇后本是在傷感,聞言就脫口而出道:「那你還讓瞻基去金陵?」

這話把朱瞻基的重要性放在了首位,皇后有些後悔。

可朱高熾卻沒生氣,他的目光深邃,淡淡的道:「瞻基從小就跟著父皇,見識了不少,不過朕從靖難開始就經常監國,他可曾有?」

這話里的自信滿滿,皇后不禁想起了當年的艱難,眼中多了柔色,說道:「那時候孩子們還小,靖難之役多番起伏,危急時連母后都親自上城……」

朱棣的皇后絕對是個巾幗英雄,只是在後宮中磋磨了太多時光。

說到自己的母親,朱高熾目露柔色道:「母后家學淵博,可惜早早的去了,不然婉婉可以交給她帶,想必不會是現在這個柔弱的性子。」

皇后眸色黯淡,「這是臣妾的錯,沒看好瞻墉。」

朱高熾微笑道:「不過這樣也好,太過凌厲的公主,就算是有了駙馬,想來也不會太和睦。」

皇后的眼睛一瞪,自嘲道:「陛下想來是覺得臣妾太過凌厲了吧?」

朱高熾微微搖頭,沉吟道:「婉婉的性子倔,她的事你要有個準備,?」

這是他來此的目的。

皇后心中一動,點頭道:「臣妾知道了,不過慢慢看吧。」

婉婉看似柔弱,可內里卻倔強。

而這等性子的公主大多後半生都不幸福。

兩口子默默了坐了一會兒,然後朱高熾走了。

「婉婉在做什麼?」

皇后只覺得心中有些慌,莫名其妙的慌。

「娘娘,陛下剛從公主那邊來。」

「哦!本宮知道了,讓人多注意婉婉那邊,有什麼事及時稟告。」

……

朱高熾到了暖閣里,氣喘吁吁的叫人找來了孫祥。

孫祥走路依舊有些不大自然,進來後,朱高熾問道:「那些臣子對再次出海是何看法?」

「陛下,群臣大多是覺得出海耗費太大,不管是寶船還是建立工坊,還有下海之後的靡費更是不少……」

「鼠目寸光!」

朱高熾瞬間忘記了自己當時下令停了寶船之事,拍打著椅子扶手道:「海外有礦山,還有那個肉迷國……」

朱高熾嘆息道:「一邊是利,一邊是敵,如何處置?卻不能躲避,不能裝傻,要像父皇般的果斷才行。」

肉迷國不斷在侵蝕著哈烈的地盤,消息傳回來後,朝中許多人認為那是發生在遠離幾千里外的事,沒必要關注。

「原先的哈烈是個屏障,如今屏障被大明給親手摧毀了,兩國之間是和還是戰?」

朱高熾在腦海中盤算了朝中的武勛,搖頭道:「張輔太穩,朱勇太急,若是他們二人的性子合二為一,那是最好的統軍人選。」

和哈烈的大戰朱高熾並未看到,可憑著戰報,他就看出了大國之間的戰爭是如何的慘烈。

這等規模的大戰最好就是親征,否則容易臨戰出現決斷遲疑,從而導致崩潰。

可朱高熾知道自己的身體是無法學自己的父親,所以……

「朕把南方放手給太子去做,可他還是有些縮手縮腳了。穩當倒是穩當,可卻看不到銳氣。」

孫祥只覺得屁股又痛了,心驚膽戰的道:「陛下,太子殿下在南方行事從容,這便是老成謀國啊!」

朱高熾說完就後悔了,失笑道:「罷了,朕與你說這些作甚,去吧,多留心南邊的消息,及時報來。」

孫祥出了暖閣,一路回到東廠,安綸看到他那嚴肅的模樣就跟了進去。

「公公,陛下發脾氣了嗎?」

孫祥搖搖頭,看了安綸一眼道:「陛下對太子期盼甚高,文治武功都得有。」

安綸歡喜道:「那是好事啊!咱們東廠是陛下的家奴,陛下英明,那咱們的日子就好過。」

孫祥笑道:「你這個憨貨!一朝天子一朝臣,明白嗎?」

安綸愕然,有些慌張的道:「公公,那咱們到時候會不會被……處置了?」

孫祥搖搖頭道:「太子以前銳氣十足,可幾番變故之後,特備是先帝駕崩後,他的城府越發的深了,估摸著除去興和伯,連陛下都不知道他的心思。」

看到安綸還在緊張,孫曉撥動著佛珠,說道:「太子果敢,可卻不嗜殺,也沒聽說過他遷怒人……罷了,這話以後別說了,否則大不敬。」

安綸感激的道:「公公,奴婢知道的呢!您說的這些話就是在冒險,奴婢若是在外面亂說,那就是豬狗不如。」

孫祥閉上眼睛,默念著佛經,漸漸的,房間里多了些靜謐,讓人有出塵之感。

安綸悄然出了房間,返身關了房門,然後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這是個重要的消息,只要是傳出去,關於朱瞻基的一切非議都將會漸漸消散。

皇帝在,而且看重太子,對他寄予厚望!

多少人要為此而失望啊!

安綸想了許久,然後一骨碌爬起來。

……

吃完晚飯後,黃鐘正在寫信,準備寫給方醒。

北平近期有些死氣沉沉的,和外界所謂的盛世呼聲不一樣,黃鐘認為這樣的社會氛圍不是盛世。

按照方醒的說法,盛世的百姓應當是自信的,應當是面帶笑容的。

可大明的百姓卻很少看到自信,而且對外漠不關心。至於笑容……

「黃先生,有消息。」

方七敲門進來,低聲道:「宮中的消息,陛下對太子期望甚高,希望他能獨立在南方展露自己的手段……」

黃鐘點點頭,等方七走後,他喃喃自語道:「怪道陛下讓太子去了南方,還讓伯爺去輔佐,原來是歷練嗎?只是卻不好弄啊!」

隨後他把原來的信燒了,用隱晦的語言重新寫了一封信。

寫完後,他仔細看看,不禁說道:「這是個好消息,希望太子能放開手腳,好歹也讓天下人看看儲君的強硬!」

這封信很快就交給了黑刺的人,隨後就通過隱秘的渠道送往了南方。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