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683章 真病還是假病

第1683章 真病還是假病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1-05 08:03 | 本章字數:2998

「讓他們回去,朕無事。」

乾清宮中,朱高熾躺在床上不耐煩的說道。

從三天前他頭暈開始,朝政也跟著半停擺了三天。

而這也是外面人心惶惶的三天。

……

站在台階上,黃儼笑眯眯的對等待的群臣說道:「陛下正在歇息,御醫說無事。」

楊榮皺眉看著他,問道:「陛下可有交代嗎?」

黃儼挑眉道:「陛下說,讓各位大人回去。」

楊士奇憂心忡忡的道:「陛下若是無事,那就該理政……」

黃儼冷笑道:「金忠都能歇息,陛下難道就不能嗎?你們也不想想,陛下從登基始,可有哪一日歇息過?鐵打的人也熬不住!」

楊士奇點頭道:「是了,陛下操勞過度,是該歇息歇息。」

金幼孜一直在觀察著黃儼,等黃儼進去後,他說道:「這老狗看著得意洋洋,也不知道是在高興什麼。」

黃淮率先轉身,楊溥跟上低聲道:「內外隔絕消息終非長久之計……」

黃淮微微搖頭,說道:「此乃禁忌,不可說。」

……

黃儼回到寢宮後,看到婉婉已經在了,而且皇后和郭貴妃也同時存在,讓他不禁縮縮脖子。

「陛下,您該讓太醫院多來些御醫,大家一起看看,說不準一副葯就能康復如前……」

朱高熾靠在床頭,看著婉婉進進出出的張羅著熬藥——這是皇后的建議,在這裡煎藥,一切都放在眼皮子底下,那樣放心。

朱高熾當然不想死,他的胸中還有錦繡需要一一施展在大明的疆土上。

郭貴妃看到自己的建議沒有得到採納,就笑道:「秋天乾燥,陛下該去花園裡走走,秋高氣爽,讓人心曠神怡呢!」

皇后袖手站在一邊,冷眼看著郭貴妃在自說自話,而朱高熾卻顧左右而言他的道:「讓人把奏章搬來,梁中呢?讓他來念給朕聽。」

郭貴妃的笑容依舊,而皇后卻有些厭倦了,說道:「陛下還是多歇息吧,那些外臣領了俸祿,陛下只需盯著他們即可,太過操勞只會讓那些人變懶了。」

朱高熾點點頭,皇后就福身告退,而郭貴妃卻想留下來。

朱高熾乾咳一聲道:「你也回去吧。」

郭貴妃幽怨的看了他一眼,然後不舍的跟著皇后走了。

「父皇,喝葯吧。」

婉婉不好摻和大人的事,只是把葯端來,等朱高熾喝了之後,她也告退了。

梁中帶著奏章來了,朱高熾閉上眼睛,然後聽著,不時叫他重複某一段。

「拿筆來。」

朱高熾並沒有讓人代筆的意思,親自在每一份奏章的後面寫下了自己的處置意思。

「陛下,還有一份,是太子殿下的信。」

梁中留著這封信在最後也是有些想法的,朱高熾瞥了他一眼,說道:「朕沒有那麼小心眼,拿來。」

飛快的看了書信後,朱高熾閉目養神,半晌後,他說道:「瞻基想讓方醒回京……」

梁中趕緊退後一步,表示自己絕沒有干政的心思,同時多了些歡喜。

……

「陛下想讓宗室三代之後可歸於平民……」

楊榮並未對朱高熾的身體擔憂,而是說出了一個可能。

楊士奇面色凝重的道:「若是陛下裝病,那就說明此事……各位可有注意各位藩王的反應?」

黃淮不贊同的道:「陛下這一刀太狠了,三代之後歸於平民,哪位藩王會樂意?下面估摸著已經在暗流涌動了。」

金幼孜皺眉道:「陛下在此事上過於操切了,那些藩王手中有護衛,若是鬧騰起來,那就是處處烽煙……陛下為何那麼急呢?」

楊榮的眸色微動,腦海中的那個念頭轉了一圈,最後卻說道:「藩王的動向大概只有錦衣衛和東廠方能知曉,陛下此刻不朝,是想變嗎?」

這是在猜測朱高熾是否軟化了立場。

楊士奇搖頭道:「陛下看似和氣,可骨子裡最是執拗,此事既然已經放了風,陛下肯定會一直推下去。」

……

張茂看到朱高熾無恙後,由衷的說道:「陛下身體無礙,臣也就放心了。」

朱高熾已經起來了,他穿了便服坐在門邊,秋風吹過,讓人愜意。

「你對大明的軍隊怎麼看?」

朱高熾端著杯茶輕啜著,突然發問。

張茂知道這是自己的機會,就仔細想了想,說道:「陛下,大明軍隊在擊敗哈烈之後,就已經成了驕兵,主要分布在北方,其中以京城最多。」

朱高熾看著外面的秋色,神態從容的道:「簡略些。」

這是在隱晦的批評張茂說套話。

張茂拱手謝罪,然後說道:「陛下,大明軍隊有些臃腫了,各地衛所依舊按照先前的布置。可如今大明沒有外敵,久不經戰陣,那些衛所遲早會糜爛,還不如削去些。」

這話很大膽,讓梁中都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北方如今並無大敵人,可大明卻駐軍幾十萬,臣以為當清理南方衛所,然後把北方的精兵打散分到南方去,幾年一輪換,這樣可保無虞。」

看到朱高熾依舊是雲淡風輕的模樣,張茂一咬牙,就出了重手。

「陛下,大明目前領軍的大多是武勛,可幾代之後,那些武勛的後代可能領軍?大明以後還能靠誰呢?」

說完他忐忑的偷瞥了朱高熾一眼。

朱高熾喝了口茶水,眉間輕鬆的道:「泛泛之談。」

張茂心中一緊,不禁大失所望。

「不過你本不是武人,所以只能在門外窺看,只見一斑。」

朱高熾很欣賞張茂,所以教導道:「要知道軍隊的利弊,你得先躬身,明白嗎?」

文武殊途,朱高熾這話有些意思,讓張茂猜不到他的想法。

朱高熾看到張茂有些不知所措,不禁心情大好,說道:「興和伯由文轉武,戰功顯赫,所以他才能對軍中事務有的放矢。」

張茂的心臟瞬間在激烈的跳動著,只覺得看到了追上那人的希望。

「陛下,臣請去各地觀風。」

觀風使,這是唐朝的官職,被派往各地觀風查俗,可張茂卻是想去觀察各地衛所的情況。

朱高熾含笑看著他,就在張茂心生歡喜時,朱高熾卻搖頭道:「你不在兵部和都督府任職,貿然而去,必然會引發猜測和敵視,你若是想知道這些……等興和伯回來之後,你可以去請教。」

張茂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了自己和文方的地方,直到文方看到他神色獃滯,拍打了他一下後,這才醒來。

秋季是文方最喜歡的季節,寬袍大袖,瀟洒而行。

「引真,你這是被陛下呵斥了?」

文方關切的問道,然後給張茂倒了杯茶。

張茂謝了文方,悵然道:「那方醒文有神童之名,武能滅國,我輩如何能趕上他?」

「方醒?」

文方不悅的道:「引真,你提此人為何?」

他們兩人當年在金陵被方醒收拾了一次,那灰頭土臉的經歷畢生難忘。

張茂搖頭道:「是陛下,陛下方才說方醒於武事有專長,讓我可以去請教他。」

「請教什麼?」

文方氣得眼睛都紅了,不知道是嫉妒還是記恨。

「方醒乃是我輩大敵,此次他在南方不知道陷害了多少名士。引真,你醒醒,切莫相信了他。」

張茂面色古怪的道:「陛下有志於革新,不管是藩王還是軍隊,陛下都有了腹案,言誠兄,你我當抓住此次機會才是。」

文方起身道:「大明四海昇平,此盛世也!革新什麼?」

說完他氣沖沖的出去,而張茂也沒在意,只是在回想著剛才朱高熾的一言一行。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