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689章 有人傷感,有人野心

第1689章 有人傷感,有人野心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1-06 17:05 | 本章字數:3015

「他們都在喊著盛世,朕也差點以為真是盛世來了,可朕卻無法安然入睡。瞻基還稚嫩,大明的文官,藩王,武勛不把這些理順,到時候他可能從容施政?」

「宗親越發的龐大了,耗費錢糧不說太祖高皇帝的本意是讓藩王穩住地方,協助君王穩住大明,可如今的藩王卻讓君王忌憚,而且地方叫苦不迭,當年真不如把他們都放在京城養著,這樣能省多少事!」

「文官兵部,朕不是說你。文官難纏,朕幾次出手,感覺就像是打在了棉絮上,朕覺著自己太仁慈了些。」

「武勛們功成名就,日子過的舒坦,卻沒了精神,沒了那股子勁頭。父皇在時還能鞭策他們,可朕卻知道自己不行,因為沒了大戰,沒了大戰的武勛終究會慢慢的墮落,所以朕要慢慢的把武學提起來,一代代的下去,否則裙帶之下,大明軍隊遲早會變成興和伯所說的兵痞」

這裡是暖閣,老態龍鐘的金忠得到了座位,他眯眼看著皇帝,覺得視線有些模糊,就揉揉眼睛。

「去把興和伯進獻的眼鏡給兵部選一副。」

朱高熾吩咐道,隨後有人去拿了木匣子來,裡面有十多副老花鏡。

朱高熾說道:「這還是興和伯當年進獻給先帝的,兵部試試。」

金忠拱手謝恩,這確實是恩寵,洪熙朝的第一份。

金忠選了副眼鏡,歡喜的道:「陛下,好用,臣能看清了。」

看著那孩童般的笑容,朱高熾的心中一酸,故作欣慰的道:「那就好,你好好的養著身子,朕還想你以後繼續輔佐瞻基。」

金忠點點頭,把眼鏡小心翼翼的收起來,說道:「陛下,臣儘力的活吧。」

很樸實的話,卻讓朱高熾用手揉揉眼睛,搖頭道:「為何這般艱難呢!」

這話莫名其妙,至少邊上伺候的梁中是聽不懂的。

可金忠就聽懂了,他從朱高熾的話中聽到了唏噓和無奈。

「陛下,人都是有私心的,居高位,肯定會有自己的打算,有自己的政見,政見不合,這便是君臣不和的開端,陛下,緩緩吧。」

「不能緩。」

朱高熾的眼中多了堅定,「時不我待!朕要清理乾淨這些,讓瞻基以後輕鬆些,少些掣肘。」

金忠覺得老朱家的皇帝都是一個德行:在任時恨不能把所有的難事都辦完了,讓子孫安享太平。

可他卻不知道的是,從朱瞻基之後,大明的皇帝再無這等權利,唯一有的只是勉強和文臣們在進行拉鋸戰。

想到這個,金忠安慰道:「陛下,群臣已經開始軟了,藩王之事可慢慢來,至於衛所臣以為這事要兩說。」

朱高熾的眉心微皺,「你說,朕聽著。」

「陛下,南方的衛所一旦削減,若是北方有變如何應對?」

朱高熾悚然而驚,牙關緊咬,恨道:「朕沒想到這個,可恨群臣卻無人提醒。」

金忠嘆息道:「他們是想在木已成舟時再進諫」

「其心可誅!」

朱高熾覺得自己的錯誤就在於把群臣往好處想,於是就忽略了一旦北方生變,南方將會毫無還手之力的危險。

金忠看著有些惱怒的皇帝,微笑道:「陛下,臣老了,以後怕是不能侍奉陛下了,還請陛下多多保重」

說著他尊重的起身,躬身行禮。

彷彿是在進行一場盛大的告別!

邊上的梁中覺得眼睛有些發熱,他垂首,不忍看垂暮之年的金忠。

朱高熾黯然,正準備准了金忠致仕,可金忠卻說道:「既然陛下看重,臣這把老骨頭便死在任上,也好給子孫留些遺澤,只望陛下以後多看顧,臣就心滿意足了。」

朱高熾艱難的走過去,一把扶住金忠,難掩傷感的道:「要保重,你我都要保重,都要好好的。」

一個老邁不堪,一個身體有疾,四目相對,不禁心中苦澀。

「陛下,興和伯快到了他不會循規蹈矩,不過陛下,他在四處樹敵,您不該去猜疑他,否則忠誠得不到彰顯,會寒心啊!」

金忠的話近乎於批龍鱗,可朱高熾卻只是點頭,然後吩咐道:

「是,朕知道了,來人,把朕的軟轎抬來,送兵部去太醫院,讓他們仔細看著,若有錯謬,重懲!」

金忠惶恐的道:「陛下,臣請收回成命。」

坐皇帝的軟轎在宮中行走,太醫院集體會診,這可是大明開國以來都沒有的待遇啊!

「你當得!」

朱高熾拍拍金忠的肩膀,肅然道:「一心為國,忠心耿耿的臣子,朕會一直記著,好好的。」

金忠哽咽著被扶了出去,隨後宮中就多了一頂軟轎,一路往太醫院去了,見到的人以為是朱高熾,卻被告知是兵部尚書金忠,一時間都咂舌不已。

「陛下,城中有藩王的人在活動。」

葉落雪的身上帶著血腥味,看來是剛殺人。

朱高熾彷彿早就預料到了這個局面,淡淡的道:「誰的人?可是在拉攏官員?」

葉落雪點頭道:「是。陛下,臣剛才帶著藏鋒的人追殺,只是對方不肯迎戰,只是截殺了幾人。陛下,可要封鎖京城?」

朱高熾搖搖頭:「不必,跳樑小丑,若是大張旗鼓,反而會顯得心虛。再說他們能做什麼?難道那些官員願意跟隨逆賊造反?」

葉落雪直言不諱的道:「陛下,藩王大多有護衛,若是傾力而為,臣以為就是山雨欲來,不容小覷。而且藏鋒人數不夠,臣請讓錦衣衛和東廠的人加進來」

「不必了。」

朱高熾面帶微笑的道:「興和伯要回來了,那是個行事不羈的傢伙,所謂的規則對於他來說都是面子,但他卻不喜歡面子,所以朕非常期待看到某些人惶然的模樣很期待!」

「聽聞你被打了?」

京城一家小酒館裡,袁熙一身布衣,微笑著問道。

黃儼厭惡的看著油光鋥亮的桌子,身體端坐著,不肯靠在椅背上。

「你家主人這是何意?居然讓你這個智囊進京,咱家只需喊一聲,保證你和你家主人都要倒霉,大軍頃刻就會封鎖太原。」

黃儼的眼神閃爍,沖著袁熙陰笑著。

「你不會。」

袁熙喝了口酒,然後用那變色的筷子夾了塊豆腐吃了,慢悠悠的道:「宮中對你已經不是善地,等金陵那人歸來上位,你活不了,除非你還有第二個能讓帝王心動的秘密,否則你必死無疑!」

似笑非笑的看了黃儼一眼,袁熙說道:「先前宮中有人追殺我的人,可惜失敗,這般能力,若是兵臨城下,你以為可能重蹈當年金陵城破的一幕?」

「你好大的膽子!」

黃儼看看門外,有些膽怯,「若是被抓住,你將會被千刀萬剮,而你的主人將會被幽禁一生。」

「別看了,這裡被我的人給盯著,不會有外人看到咱們。」

袁熙的眼中有些譏誚,說道:「你想死想活?若是想死,那就當我沒來過。若是想活」

「那又如何?」

「那你就配合些,把宮中的消息及時派人送出來,事成後你自然能再次崛起。」

「崛起?」

黃儼嗬嗬嗬的笑著,搖頭道:「帝王都是薄恩寡義之輩,就算是你家主人事成,咱家怕是也要被滅口吧。」

袁熙輕笑道:「你低估了殿下的胸襟,此行前,殿下說過,好朋友就是好朋友,若是事成當不吝賞賜,若違背此話,天誅之!」

黃儼深吸一口氣,再緩緩吐出來,低聲道:「你家主人是真的要」

袁熙微笑道:「長刀在側,不動則死,這和當年建文時有何區別?不,有區別,宮中的那位文弱,身子不好,驚嚇一下,弄不好就起不來了。」

黃儼突然搶過酒壺,不顧壺嘴上的舊痕,仰頭猛灌。

袁熙的目光微動,含笑看著。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