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729章 動手,目的(感謝書

第1729章 動手,目的(感謝書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1-17 04:29 | 本章字數:3139

樓梯口的腳步聲驟然加快,一個穿著錦袍的男子走了上來,目光瞬間鎖定方醒。

「誰殺過人了?」

張管事一上來就冷著臉問道,隨即身後的樓梯口湧上來五個大漢,居然都佩刀。

方醒看到佩刀,心中大定,此行的最大目的完成一半,就把腳擱在案几上,手中拈著酒杯送到唇邊,輕啜一口,微笑道:「李管事?」

張管事的目光掃了辛老七等人一眼,喝問道:「來歷!」

「李管事」

「我姓張!」

張管事目光閃爍,他在判斷方醒的身份,若是判斷可以動手,那麼最低都是傾家蕩產。若是再差些,太原城中怕是要多幾具無人認領的屍骸。

還有一種就是

想起自己的任務,張管事的眼中凶光一閃,正準備喝令動手,方醒卻笑了。

「我說你姓李你就得姓李」

張管事的手一揮,方醒手中的酒杯也扔了出去,他身體後仰,靠在椅背上,淡淡的道:「全都打斷腿!」

張管事躲過酒杯,看到辛老七他們才三人,而王賀拎著根板凳站在方醒身邊,就仰天大笑一聲,等再低頭時,迎面就來了一個拳頭。

張管事飛出去的同時,那些大漢都拔出刀來,大喝一聲往前沖。

軍刺在手,辛老七獰笑道:「留命即可!」

說完他就避過一刀,手中軍刺一揮,對手的手腕上血光閃過,長刀已然落地。

隨後辛老七一腳踢在對手的迎面骨上,令人汗毛倒立的骨折聲中,這男子慘嚎著撲倒在辛老七的身前。

方醒就這樣用類似於北平癱的坐法看著,看到辛老七帶著兩名家丁殺進去,瞬間就擺平了那五個男子,就指指自己的酒杯道:「給本公子倒酒。」

炎月捂著小嘴,不敢相信的看著倒在樓板上慘嚎的張管事和那五個男子,聞言她看了方醒一眼。

辛老七指指窗戶,有家丁拿出哨子去開窗,然後他沖著炎月喝道:「我家老爺讓你倒酒,再不去殺了你!」

炎月舉步準備過來,那家丁已經打開了窗戶,然後吹響了哨子。

尖利的哨音中,炎月到了方醒的身邊,彎腰下去拿起酒壺,那曲線盈盈,美不勝收。

「公子」

方醒接過酒杯,說道:「去吧,記得換褻褲。」

炎月聞言面紅如血,這才發現自己被剛才的殺戮嚇的有些失禁了。

「下面的那兩人可是貴客的家丁嗎?叫他們停手吧,不然圍殺!」

說話間,那個叫做月娘的老鴇上來了,面如寒霜,身邊居然是有兩個大漢,卻氣息沉穩。

方醒斜睨他,眯眼道:「他們馬上回來了。」

月娘冷笑道:「他們回不來了!」

一聲慘叫從樓下傳來,隨後就是長刀格擋和劈進人體的聲音,半晌才停。

有人上樓,方醒微笑道:「是兩人。」

「老爺!」

方五兩人上來,渾身浴血。

方醒看看他們的身上沒傷,就說道:「咱們回去。」

月娘退後一步,冷冷的道:「你們怕是回不去了。」

方醒起身,走到月娘的身前,伸手挑起她的下巴,入手滑膩。

「你是個尤物,是誰的禁臠?不過別告訴我,安靜些對大家都好。」

王賀終究忍不住禁言的交代,嗬嗬笑道:「不會是那位聽說他可是喜歡用強啊!」

方醒瞪了他一眼,所以用強,指的是朱濟熿**他老爹的侍女吉祥,這話事後容易被人判斷出方醒此行的傾向。

看著方醒帶人出去,月娘鐵青著臉走到炎月的身前,揮手。

「啪!」

炎月垂首請罪,「他的手下殺過人。」..

月娘說道:「我知道,虧我看重你,你卻誤了事!不過他們走不了,外面會有巡城的軍士」

炎月的身體一顫,覺得雙腿濕寒,說道:「他有官氣。」

「屁!」

月娘鄙夷的道:「到了這裡,殿下最大,什麼狗屁的官,且等老娘我去看看。」

方醒等人一路無阻的走出了明月樓,方五看著前方,低聲道:「老爺,這樓里的客人大多是壯漢,而且走路間有操練的痕迹,大多在飲酒作樂。」

方醒點點頭,經常操練的人,走路的姿勢和普通人不同,一眼就能看出來。

一行人往回走,前方已經出現了軍士,百餘人。

「老爺,孫煥山帶人來了。」

方醒點頭,「讓他們跟上。」

孫煥山先前帶人出去引開盯梢的人,早已在明月樓的周圍等候多時了。

「伯爺。」

孫煥山帶著一百餘麾下靠過來,說道:「已經派人去通知林大人,隨時可以動手!」

這時前方那些軍士突然加速,街上的百姓都驚恐萬狀的向兩頭逃去,無人敢停留。

這便是晉王府一手遮天的明證!

前方一個副千戶止步喝道:「你等何人?」

方醒回身看到麾下都把長刀拔出來,就呵呵笑道:「本伯方醒,你等要造反嗎?」

那副千戶見鬼般的道:「興和伯」

方醒長聲大笑,王賀喝道:「你們想幹什麼?難道晉王想造反嗎?」

副千戶果斷拱手道:「下官聽聞有人鬧事,卻不想是誤會,這就回去。」

月娘在明月樓的大門外看著這一幕,只覺得雙腿發軟。

「是那個魔神」

跟著出來的一個男子沉聲道:「幸好他沒有大動干戈,否則今日太原城內就會是血洗長街」

月娘扶著大門道:「他不敢,否則逼反藩王的罪名他承受不起!」

男子點頭道:「所以兩邊都在忌憚,就看殿下的意思了!」

「他居然敢去明月樓?」

朱濟熿覺得自己低估了方醒的膽量:「幸好這幾日在操練,裡面的人不多,否則今日本王就不得不動手了!」

雷度的面色煞白,說道:「殿下,若是人多,被他發現了那些都是武人,那就只能圍殺了他,然後突襲聚寶山衛」

蔣密的手在顫抖,他在哆嗦著,「殿下,被發現了!被發現了!」

朱濟熿皺眉道:「發現什麼?裡面今日就只有三十餘人輪換過來歇息享受,這點人算什麼?說到皇帝那裡去他也拿咱們沒轍!」

蔣密還在哆嗦著:「殿下,可方醒殺了那些人,他肯定知道那些人明月樓就是個禍害啊殿下!敢在太原城中開明月樓這等地方的,只有咱們王府啊!他一想,那些人的身份就呼之欲出,最低也是殿下您在收買人心」

雷度不滿的道:「他就算是猜到了又如何?若是質問,咱們就說是別人開的,府中的侍衛去消遣,誰能挑出毛病來?」

朱濟熿閉上眼睛,呼吸漸漸急促

「王爺,要不就動手!」

蔣密此刻卻破罐子破摔了,咬牙切齒的道:「否則咱們遲早會被皇帝一步步的削弱了!」

專門開個明月樓,進去消遣的居然有武人,這一點朱濟熿知道方醒肯定有所得了。

「那裡就是晉王的地方,而武人那麼多,看來就是個讓武人消遣的地方,收買人心!」

回到軍營,方醒叫了林群安來議事,孫煥山因為參與了行動,所以也被留了下來。

「伯爺,咱們直接殺進王府吧!」

孫煥山沒撈到殺人的差事有些遺憾,他覺得晉王府的防禦不怎麼地,擋不住聚寶山衛的進攻。

林群安搖頭道:「晉王並未造反,咱們若是動手,伯爺最後怕是要被處置了。」

朱元璋的子孫你說拿下就拿下,你這是要造反嗎?

這是連朱高熾都不敢做的事情,方醒若是做了,那就是太作,作死的作!

方醒叫人去給自己弄吃的,然後說道:「咱們等,看看朱濟熿敢不敢動手。敢動手那再好不過了,咱們占理,拿下再說。」

「興和伯,咱家覺得晉王怕是會察覺,弄不好真敢偷襲咱們,然後出逃。」

這是王賀第一次去青樓,他覺得很難受,決定以後再也不去了。

「伯爺,錦衣衛有人來報。」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