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748章 發狂的聯軍(第四更

第1748章 發狂的聯軍(第四更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1-22 03:21 | 本章字數:3402

「誰幹的?」

幾個肉迷侍衛護住了仆固,有人急切的呼叫人來處理斷臂上的傷口。

「來人!」

所有懷疑的目光都轉到了烏恩的身上。

剛才他們兩人單獨在前面,仆固突然落馬,然後斷臂,除去烏恩,還有誰能有這個機會下手?

頓時營地就炸鍋了,雙方的人馬都在集結,然後往這邊聚攏,途中還發生了衝突,三死十餘人受傷。

烏恩面色慘白的退到邊上,身前全是哈烈人。

兩邊人馬排開,在對峙著。

仆固一直在慘叫,他的右臂已經完全失去了控制,而且還脫臼了。處理傷口的過程太過血腥,而那種無法忍受的痛苦讓他覺得自己已經靈魂出竅了。

「不是我!」

烏恩不想出去,可若是不出去,火併就在眼前。

他排開前方的侍衛,看到仆固已經被人護住了,就說道:「我剛才和仆固一前一後,若是我想動手的話,那就不會是斷臂!」

那邊的一個千夫長怒道:「那是誰?烏恩,你一直心懷不滿,可你若是不同意,我們可以馬上走,為何要對仆固大人下手?殺了你!」

「住手!」

仆固的聲音讓人聽著不禁牙酸。

「大人!」

千夫長大恨,仆固旋即被人抬了過來。..

他的右臂斷茬那裡已經被包住了,可依舊在往下滴血。

面色慘白的仆固對烏恩點點頭,強笑道:「和烏恩無關,有人行刺!」

「誰?大人,誰?」

一陣嘶吼聲中,給仆固處理傷口的肉迷人抬頭道:「大人的手臂不是刀砍的,就像是……就像是被撞斷的。肩膀脫臼了,上臂的肉全都被震斷了,右臂廢掉了!」

所有人看向烏恩,烏恩伸開雙手,除去腰間的一把小刀之外,再無其它武器。

於是目光轉向了烏恩的侍衛,可他們先前都在後面,除非是飛過去,否則不可能傷到仆固。

誰?

「搜!」

於是營地一片混亂!

……

仆固喘息道:「明人……明人應該有遠程的武器!」

烏恩轉身看向身後,剛才他落在仆固的身後,若是明人有遠程打擊武器的話,那麼是針對誰?

極目四眺,卻找不到可疑的地方。

烏恩嘶吼道:「去查看!四處查看!」

第一時間烏恩就躲在了侍衛們的身後,可他總覺得前後左右都有危險,極目四望,卻找不到一個安全的地方。

仆固躺在草地上,邊上一個不知道是郎中還是什麼的男子先幾刀剁掉了他的殘臂的末尾零碎,然後把灰黑色的粉末往他的斷臂處撒。

「啊……」

那粉末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一撒上去,仆固整個人都瘋狂了,三個大漢都差點按不住他。

「啊……啊……」

仆固的臉已經扭曲了,全是血紅色,好似在膨脹。

烏恩躲在兩匹馬的中間看到這一幕,不禁打了個寒顫。

「究竟是什麼兵器?!」

烏恩也瘋狂了,他轉動著身體,瘋狂的嘶吼著。

「去!都去查!把那人揪出來,我要活剮了他!」

烏恩歇斯底里的踢打著麾下,把他們趕出去,然後身邊就只剩下了侍衛們,他這才覺得安全了些。

「啊……」

仆固還在慘叫掙扎著,那些按著他的大漢已經撐不住了,喊道:「再來人按著!快!」

幾個軍士沖了過去,慘嚎聲中,只能看到那顫抖的身體和……恐懼。

對未知的恐懼!

……

大營中的騎兵們傾巢出動,在周圍仔細查看的。

「要仔細,每一根草都不要漏過!」

要求很嚴苛,於是大家都下馬仔細尋找著。

不過每一根草都不放過有些誇張了,不過是想查找痕迹罷了。

兩邊的人混雜在一起搜尋著,這是為了保證不被對手隱瞞或是坑害。

目光掃動間,四野茫茫。

「這裡有痕迹!」

一個肉迷人突然蹲在地上,指著地面呼喊著。

周圍的人馬上跑過來,一個哈烈人盯著地面,用手去摩挲著痕迹。

「有人在這裡躺著,時間很久!」

「他肯定跑了,追!」

發現了蹤跡就是好事,於是聯軍騎兵傾巢出動,朝著痕迹的左右和前方追了出去。

被抬到帳篷里後,仆固已經痛的不行了,有人找了塊毛巾給他咬著,聲音就變了,那從咽喉里發出的嗚咽聲讓烏恩都有些汗毛倒立。

痛哼了一陣後,有人進來稟告道:「發現了刺客的蹤跡,已經追下去了。」

「好!」

烏恩恨聲道:「告訴他們,盡量抓活的,到時候剝了他的皮,然後再拖死他!」

仆固突然張開嘴,毛巾從嘴裡落下,他喘息道:「要注意明軍的動靜,別為了找刺客被明軍突襲了!」

烏恩點點頭,心中的小算盤消散了些,然後吩咐人去追趕傳令。

仆固悶聲哼著,斷斷續續的道:「……我就說……我就說那個魔神……他怎會忍氣吞聲……要小心,小心啊……召回來,召回一半的人……快……啊……」

……

追擊的人馬被召回了一半,可烏恩也發話了:找,他肯定無法逃脫圍剿,翻天覆地也要把他找出來!

於是聯軍從早上就在尋找著,大營那邊也安排人來輪換。

……

「怎麼回事?哈烈人和肉迷人發狂了嗎?」

張羽看著遠方那些不肯離去的哈烈斥候,覺得有陰謀。

阿台站在城頭上,皺眉道:「難道他們有援軍?」

林群安搖頭道:「哈烈人的反應不可能那麼快,千里迢迢,他們怎麼能快速從內亂中集結出發?」

黃鐘這幾天惡補了不少哈烈和肉迷的情況,撫須道:「伯爺不在,不過在下以為此事有些蹊蹺。若是援軍來了,那要麼就隱藏著,等待總攻,要麼就是大舉進攻,派些斥候反而會引起咱們的警覺,智者不為也!」

文縐縐的話讓人不自在,王賀尖聲道:「派人去搜尋就是了,要打就打,聚寶山衛怕了誰去!」

林群安點頭道:「是,本官是有些謹慎過頭了,傳令,驅趕他們!」

於是大隊騎兵出動了,他們追趕著聯軍斥候,漸漸消失在視線中。

「興和伯到底去了哪?」

等阿台走了之後,王賀就問道。

「本官不知。」

林群安搖搖頭,王賀卻不信,他跳腳罵道:「苟日的林群安,你們這是開始瞞著咱家了?把咱家當外人了?」

林群安無奈的道:「黃先生在此,你問問他。」

黃鐘被王賀盯著,苦笑道:「在下也不知。」

王賀面色不善,林群安也虎視眈眈,黃鐘舉手發誓道:「若是在下知道,那就上茅房掉坑裡去。」

這是軍中喜歡的誓言,事情暴露後,就算是老天爺不懲罰你掉茅坑,大家也會讓你下去『沐浴一番』。

領軍大將連去向都不說就消失了,王賀覺得這真是千古奇觀。

……

當日頭漸漸的往西邊落時,追擊的騎兵回來了。

「大人,哈烈和肉迷人的大營未變。四周搜尋也未曾發現敵軍。」

這就是說聯軍還是那點人馬,林群安糾結道:「那他們瘋了?」

用兵講求突然性,聯軍今天弄的這一出完全看不到什麼突然性。

林群安無法決定攻守,所以只能看著城外嘆息著。

「伯爺,您去了哪呢?快回來吧。」

……

「娘……」

張淑慧在縫製衣服,三個孩子都在長身體,每年的衣服都得重新做。

她把衣服放下,看著坐在爐子邊,雙手托腮看著門外的無憂說道:「你爹明日回來。」

無憂轉頭過來,嘟嘴道:「娘,我想爹了。」

張淑慧放下手中的針線,嘆息道:「你爹去忙事情去了。」

無憂的大眼睛頓時黯淡下來,居然嘆了一聲。

「娘,我想爹了。」

這是她今天說的第一百多次想爹了,張淑慧搖搖頭,神思恍惚的伸手去拿針線。

「哎!」

尖銳的針頭扎破了張淑慧的手指,她獃獃的看著指腹上漸漸擴大的血球,心中卻在擔憂著去為無憂報仇的方醒。

別人不清楚,她卻知道昨天方醒那微笑中蘊含著的意味。

——有仇不報非君子!

——方醒報仇,從早到晚!

……

方醒出門,家丁們的第一要務就是看好方家。

哪怕只是臨時的家!

可家丁們卻也是有些神不守舍……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