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750章 我只是去講道理

第1750章 我只是去講道理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1-22 16:39 | 本章字數:3218

方醒把火把湊過去些,看到辛老七的腰部濕透了,就拿了藥包出來,給他重新包紮。

「你瘋了嗎?我既然敢來,自然有脫身的手段!」

方醒把藥粉撲撒在傷口上,看到周圍的肌肉顫抖,就沒好氣的道:「還好你這一路沒遇到攔截,否則死定了。」

辛老七嘿嘿的笑著:「遇到兩個。」

方醒無奈的翻個白眼,然後用紗布用力一勒,頓時辛老七就悶哼一聲。

「告訴他們沒有?」

「沒,小的只是跟小刀說出去一趟。」

這個憨實的漢子啊!

只是為了擔心而帶傷闖入敵軍的範圍,卻把自己的安危置之度外

「吃了這個,然後起來試試。」

方醒拿出兩顆藥丸,然後去收攏了幾匹馬,回來看到辛老七在蹦跳,就說道:「少亂動,不然反覆裂開,你就等著卧床不起吧。」

辛老七突然伏在草地上,少頃抬頭道:「老爺,有大隊騎兵來了。」

「我們馬上走!」

「發現刺客,卻被逃了。」

烏恩有些懊惱,但更多的卻是憤怒。

「白天他們居然漏過了刺客,晚上一隊游騎盯住了那個刺客,卻被」

看到烏恩的神色驚恐,彷彿是見到鬼般的,仆固強笑道:「明軍來接應了?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明軍是有謀劃的」

「不,沒看到痕迹,那些人彷彿是被萬劍穿身遍地的爛肉和肢體」

烏恩親自去看過了現場,想起那個慘烈的場景,他的咽喉涌動了一下。

「爛肉?」

「是的,爛肉,就像是被撕裂的爛肉。」

仆固嘆息一聲,然後又呻yi了一聲,說道:「昨天搜尋了一整天,他居然能夠躲過去,這人肯定不得了,要提防」

他看看自己被包紮的嚴嚴實實的右手肘部,忍痛道:「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熬過去,就算是熬過去了,我再也不能提刀殺敵,烏恩,要小心。」

失去右手的男人就相當於是失去了戰鬥力,這對於身處險境的仆固來說是個沉重的打擊。

外面陽光明媚,帳篷里卻有些陰冷。

就和他們現在的心情一樣的陰冷!

「我會小心。」

看到烏恩的情緒不好,仆固笑道:「別擔心,明人來刺殺,正好說明他們沒有大舉進攻的意思。」

..

「我們無法進攻。」

回到興和堡,來不及洗漱的方醒就交代了情況。黑刺的信使在一邊喝著肉湯,還有一碗酒。

「聯軍之間的關係不錯,也就是說咱們無法從中各個擊破。若是進攻,他們只需游斗就能讓咱們疲於奔命。」

林群安失望的道:「那就盯著吧,等興和城建成了,他們繼續呆在那裡就是傻子。」

王賀也得意的道:「他們的糧草還得轉運,到時候看看誰更有錢。」

大明很有錢,糧食也多,倉庫里的土豆粉絲和大米麵粉堆積如山,戶部已經建議在開春後這個時段拋出些糧食打壓糧價。

一時間氣氛輕鬆,方醒卻帶著些憂慮。

朱高熾的身體不錯,每次黑刺把消息傳來時都會附帶這麼一句。

可方醒卻感到了壓抑。

穩住啊皇帝!

此時的大明需要朱高熾繼續當政,然後穩住朝政,後續才能有革新的希望。

朱瞻基在群臣的眼中大抵會是個激進派,所以哪怕是朱高熾有改弦易轍的跡象,可群臣卻在兩相對比之後,覺得還是朱高熾好些。

不過相對於朱瞻基,朱高熾一旦要動手,那破壞力自然要大出許多啊!

藩王

「伯爺,陛下在朝中商議收回藩王田地之事,朝中吵的厲害,陛下也無法阻止。」

「急了。」

方醒揮揮手,等信使走後,他張開嘴,最後只是化為一聲嘆息。

「爹!爹!爹!」

外面傳來了無憂歡喜的喊聲,方醒起身道:「陛下這是要奪民心!」

藩王不法早已有之,朱元璋的脾氣不好,兒子們幹壞事被他知道後,多半是要派人去呵斥一番,警告一番。

及至朱棣,那些藩王不敢露出太多把柄,怕被這位脾氣暴烈的皇帝給削了。

那咱們弄點土地吧!

土地保值增值的概念深入人心,大抵比什麼銀行利息更讓人心動。

於是藩王們控制的土地就越發的多了。

只是他們卻不肯用錢買,於是各種手段一起上,坑蒙拐騙,威脅利誘再不行就破家。

本王看上你家的地是你的福氣,還敢矯情?拿了!

「爹!」

無憂看到方醒出來,歡喜的喊了一聲就撲了過來。

方醒丟掉這些煩惱的事兒,迎上去抱起無憂,聽著她在耳邊嘀咕著說有多想他了,為何出去不帶著她這些話,一時間心中柔軟。

沒有戰事的興和堡是安靜的,女兒在耳邊的呢喃就像是催眠曲,方醒抱著她進去,卻看到三個女人帶著孩子們相迎。

「我不過是出去一天罷了,哪值當這般隆重。」

「夫君辛苦。」

張淑慧沒解釋,莫愁只是把歡歡抱起來給他看了看。

可小白卻不滿的道:「辛老七出去了,然後又躺著了。」..

這話是指方醒去歷險。

「去找人說說道理,道理說通了,對方也承認了錯誤,後來還自殘認罪」

方醒隨口敷衍著,進去才發現無憂已經在自己的肩頭上睡著了。

「她昨日都在念著夫君您。」

張淑慧接過無憂抱進了裡間,方醒就把歡歡抱過來,看著他呆萌的眼睛說道:「這邊牛奶多,到時候斷奶倒是方便。」

莫愁羞紅了臉,方醒呵呵乾笑一下,問道:「土豆和平安呢?」

小白指指裡間道:「上午就被夫人趕到工地上去了,說是多看看。」

不用說,一定是兩個孩子也在挂念著方醒這個當爹的,煩不勝煩的張淑慧只能全部轟出去,免得自己也跟著備受煎熬。

「我總是有辦法的,你們放心。」

方醒進了裡間,看到張淑慧坐在床邊,正發獃的看著熟睡的無憂,就輕輕走過去,低聲道:「我只是為無憂出了口氣。」

張淑慧同樣在隱晦的暗示她對方醒獨自去冒險的不滿。

「夫君,無憂沒事,您不該去若是有什麼意外,您」

「好,下次不會了,我保證」

男人的保證就像是晨起時看到的霧氣,太陽一出來,很快就消失無蹤。

第二天方醒又帶著無憂去了工地,而韃靼部卻迎來了兩位客人。

「是我們的人,他們的親人還在族裡。」

面對著明軍的審查,韃靼部的幾個男女辯解道。

韃靼部當年一敗於大明,再敗於瓦剌部,部眾被打散了,到處都是。

近一年多來陸陸續續的有不少散落在外的韃靼人回歸,今日不過是例行公事罷了。

看看這兩人只是帶了兩匹瘦馬,身上一副破破爛爛的弓箭,其中一人還沒刀,明軍來核查的小旗官警告道:「別惹事,還有若是發現姦細要及早報上去,別等咱們查出來,那就是大罪!」

這些男女都堆笑著應了,然後其中一人還感激零涕的拿出一條風乾的羊後腿,只是被拒絕了。

這邊的大營就是韃靼部在居住,這兩人一路進去後,不少認識他們的人都打著招呼,有的還走近關切的問了近況。

「嗯,是他們的人。」

就在大營外,小旗官放下望遠鏡,滿意的吩咐麾下道:「要注意盯著這邊,要經常來走訪問問,若是發現有姦細,先抓了再說。關鍵時刻抓錯了也沒事。」

而那兩個歸來的遊子在一片熱情的招呼聲中見到了自己的親人,頓時嚎哭聲一片。

遊子歸來自然是要慶賀一番,如今的韃靼部背後大明,早已不是破落戶了。

當天晚上這兩家人就聚在一起宰殺了幾頭羊,外加買了些興和堡軍戶出售的雞鴨,弄了個小小的篝火晚餐,來了不少人。

大家喝著大明運來的烈酒,吃著烤肉,氣氛熱烈。

那兩人喝的醉醺醺的,然後說話就大膽了些。

他們說著這幾年流亡在外的經歷,說到凄慘處,旁人都跟著嘆息。

「那些哈烈人可惡,很厲害」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