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752章 綿里藏針,刺痛人心

第1752章 綿里藏針,刺痛人心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1-23 07:01 | 本章字數:3507

天天大章更新,就不打滾了,免得摔傷了碼不了字,懇請大家支持!

......

袁熙說出這番話後心情舒暢了些,最後告誡道:「咱們這裡現在是千頭萬緒,殿下不在,就只能靠著咱們來牽線,一處出錯,處處皆錯,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等男子走後,袁熙開始寫信。

信的內容很簡單,只是說挂念家中的老父,聽人說老父的身體不錯,心中寬慰,喜不自禁。只是老父年邁,卻需要家人時時盯著,有些小問題就要及時請郎中看了。

最後信中說道:兒子在京城這邊已經去訪名醫了,只等找到,就重金請了去。

把信封了,外面做了記號,一旦被人私自拆開就能看到。

「明日發出去。」

把書信交出去後,袁熙簡單在臉上塗抹了一番,然後就出門遊逛。

一年之計在於春,開春了,要幹活,不然一年都沒收成,就等著一家子餓死吧!

街上人流滾滾,大部分人都是腳步匆匆,或商或農,正如這大明的國勢一般,百業興旺。

這等場景在大家看來就是盛世風範,可在袁熙的眼中卻刺眼的很。

民心一旦穩固,馬丹造反都沒人跟你。就算是你強拉壯丁,可等到了戰場上,你還得擔心他們反戈一擊。

所以造反從來都是個技術活,沒這個技術的,或是時運不濟的,撲街的太多。

看到那些行人大多面色多了紅潤,袁熙在心中喟嘆著。

他不是那等腐儒,自然知道這是大明最為輝煌的時代。歷史之勢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

可朱濟熿要做這個逆賊,他唯有的只是跟隨,並竭盡全力。

他在街上晃蕩了半晌,最後找了個賣鍋貼的小攤坐下,要了鍋貼和稀粥。

鍋貼最近有些成為大明代表性美食的趨勢,不但是大酒樓里有,街上也有,甚至還有人挑著擔子到處吆喝叫賣。

袁熙看到一個老漢帶著七八歲的孫子坐在對面,他要了五個鍋貼,粥沒要,就用油紙托著,遞到孫子的嘴邊讓他吃,還讓他別把裡面的粉絲給掉了。

老漢穿著一身洗白了的布衣,臉上的肌膚黝黑。他聞著孫子咬開鍋貼後散發出來的香味,咽喉涌動了一下,然後咧嘴笑了。

那黃色的牙齒看著有些噁心人,可那笑容卻格外的純凈。

「如今這日子也算是好過了,以前誰願意花錢在外面吃東西,在家都得摳著和面。」

一個男子看到那對祖孫一個笑的開心,一個吃的開心,不禁就感嘆道。

老漢聽到後就單手托著鍋貼,回頭道:「是啊!以前還時常聽到塞外有蒙元人作亂,如今算是清靜了,家中種了不少土豆,不但全家能吃飽,多的繳納了糧稅之後還能拿去賣了,不然哪來的錢鈔出來吃東西哦!」

男子贊同道:「那是,現在日子好過了,塞外好像有又些不大太平,不過興和伯已經帶著聚寶山衛出塞,咱們也算是高枕無憂了。」

方醒

袁熙微笑道:「興和伯那可是國朝名將,每次征伐都有他,倒顯得大明的武勛們沒多少用處。」

一個坐在邊上的男子說道:「那可得小心了,當年前宋時可是什麼..那趙匡胤譏諷手下的將領,讓他們卸了兵權,回家享福。興和伯可別」

那個男子一聽就皺眉道:「外面不是說了嗎,興和伯自己願意一輩子都是興和伯,說是先帝給的封號,就不願意升爵,這樣的人忠心耿耿啊!」

袁熙吃著鍋貼,含糊的道:「聽說要動藩王呢,估摸著要削藩。」

這話沒幾個人願意接,全因此時藩王宗親的人數規模還不大,禍害也不算特別大,所以名聲還沒以後那麼臭。

不過男子卻有些不屑:「那是陛下的親戚呢!你說動就動?多半是謠言」

說著他準備教訓一下袁熙,偏頭卻發現人沒了。

「那人看著就不正經,要是還沒走哎!他給錢了嗎?」

「咦!那苟日的沒給錢呢!」

「陛下,外間對此事的議論沸沸揚揚,臣以為此事不可,萬萬不可!」

楊士奇有敢諫的名聲,這個時候他也願意充當排頭兵。

朱高熾面無表情的聽著,目光停留在那個鎮紙上。

「藩王乃是大明的屏藩。」

楊士奇有些痛恨此時的自己,可違心話卻必須要說,這是套路,不說不行。

「若是屏藩大亂,大明就亂了,臣懇請陛下三思!」

「臣懇請陛下三思!」

群臣拱手齊聲道,聲音傳到了殿外,抱著掃帚坐在平台和台階下交叉角落的宋老實摸摸懷裡的點心,喜滋滋的道:「陛下又給了點心呢,留給娘。」

朱高熾最近經常會賞賜點心給宋老實,可宋老實每每把點心捂發霉了都不吃,於是梁中就勸了勸,可卻依舊如故。

而朱高熾知道了也是一樣,每天照給!

殿內,朱高熾眯眼抬頭,看著群臣說道:「兼并之風愈演愈烈,誰之過?」

群臣心中一凜,知道皇帝這是藉機發飆。

大明立國之初,那些勛戚們爭奪的是良田,可在朱元璋的盯防下,他們也不敢太過肆無忌憚。

而現在的藩王勛戚兼并土地卻是平常,加上官員文人,這三股勢力就是大地主的代表。

朱高熾心中微嘆,方醒當年給朱瞻基說過這三股勢力的禍害之處,如今看來卻是絲毫不差。

所以別看文武對立,可在很多時候他們其實都是戰友。

這是利益的結合體!

朱高熾想起了那個新名詞,心中冷笑。

沒有利益哪來的拉幫結派?

沒有利益哪來的爭鬥?

朱高熾面色不變,淡淡的道:「朕說過了,百姓才剛吃飽飯,不,有的地方依舊吃不飽,穿不暖,勛戚藩王們還有那些人要收斂些,若是錢鈔不夠用,朕多年來也積攢了些東西,跟朕要,朕來給!宮中節衣縮食也給他們!」

這話幾乎就是在指著鼻子罵人。

你們窮瘋了嗎?

沒飯吃了嗎?

一天就記掛著那些田地,一天就記掛著從哪裡多撈些錢財!

無恥!

這下連張輔都不自在了。

英國公府也兼并土地,而且都是好地。..

哪怕他敢說自己持身正,可卻不敢擔保下面的人是否用了陰狠的手段去奪取百姓的田地。

這一點此時的文官們大抵是要驕傲一番,鄙夷武勛一番。

朱高熾看到了文官們鄙夷的眼神,想起接到的密報,不禁想起了方醒。

——人有**,就別想著什麼徹底厘淸吏治,只能是盡量控制罷了!

文官們終於揚眉吐氣了一回,卻沒看到上面的皇帝面帶譏色。

楊榮知道皇帝需要文武之間的平衡,他等了一下,說道:「陛下,藩王若是被收了土地,那多半是不甘心的,臣以為當徐徐圖之」

這個和稀泥的首輔,當真是沒有骨氣!

各種眼神在楊榮的身上聚焦,可在大家的潛意識裡,瞄準的不過是那個位置罷了。

你這是給皇帝下來的台階嗎?

可從目前來看,皇帝就是鐵了心的要拿自家親戚開刀,你這個有些假吧?

朱高熾坐在上面,大殿里被炭火燒的暖洋洋的,可他卻倍感冰冷。

這就是皇帝的位置,高處不勝寒,孤獨而冰冷。

「諸卿所言極是,朕那日卻是隨意了」

卧槽!

群臣看向楊榮的眼神馬上就不對了。

你是不是和皇帝私下溝通過了?

奸佞!

朱高熾把這些眼神收進眼裡,說道:「藩王不法朕痛恨不已,朕說過了,要憫民,別虐民,可許多人卻把這話當做是過眼煙雲,過後即忘。戶部。」

夏元吉出班應道:「陛下,臣在。」

朱高熾淡淡的道:「要仔細清查各地藩王侵佔的土地,查清楚,報上來,朕要一一糾正了!」

轟隆!

朱高熾的話恍如一記春雷在大殿內炸響,群臣心中大驚,繼而生出了無力的感覺來。

皇帝這是早有預謀嗎?

先拋出收繳藩王土地的方略,等群臣和外界大多反對時,他再迂迴一擊

這一擊太漂亮了啊!

楊榮的眼中精光一閃,有些驚喜之色閃過。

有些藩王的封地內民怨不小,大多是侵佔土地引發的。

這些怨言多多少少都傳了出來,朱高熾此時出手,那就是為民做主。

而且還是大義滅親!

數遍了歷代皇帝,如當今這般的有幾人?

而且藩王開頭之後,勛戚和那些侵佔了民田的人你們退不退?

皇帝的親戚都退了,你們難道比皇親還能耐?

有些臣子都醒悟過來了,看向朱高熾的眼神中帶著敬畏。

這樣的帝王雖然並沒有先帝的赫赫武功和一力決策的果敢,可他卻就像是藏在棉花里的針,當你輕視他時,會被扎的痛徹心扉。

民心所向,這才是王者之道!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