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什麼樣的大明?(作者:書友『白曉

什麼樣的大明?(作者:書友『白曉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1-23 07:01 | 本章字數:3235

出門一趟散播了些話,這讓袁熙的心情不錯。只是想起自己吃鍋貼忘了付賬,袁熙就覺得心中有些不得勁。

「大人,朝中剛來的消息。」

袁熙打個飽嗝,皺眉道:「袁持,我說過說話要說重點。」

男子嘿笑道:「大人,陛下聽從了建言,收回了原話,後面說是清查藩王侵佔的土地,大抵是要歸還。」

說完他想發表一番看法,卻看到袁熙陷入了沉思,就趕緊噤聲。

他是袁熙當年收留的孤兒,從小養大,所以感情很深。去外面接收消息,傳遞消息,都是他在做。

袁熙在沉思著,眉頭不住的皺緊放鬆,良久,他抬頭看到袁持還沒走,就說道:「你悄悄的去找了雷度來。」

袁持訝然道:「大人,雷大人不是說近期不好見面嗎?」

袁熙搖搖頭,然後揮揮手。

……

一個多時辰後,化妝的雷度來了。

「有何緊要之事能值當你讓我冒險?」

雷度很不滿,他摸摸臉上用鍋灰染成灰黑的臉,覺得袁熙總是把自己當做是下屬的作法讓人難以接受。

袁熙抬頭看著他,認真的道:「陛下改弦易轍了,只是清理侵佔土地之事,雷度,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

雷度隨口道:「怕是經不住外面的風吹雨打了吧。」

「那是皇帝。」

袁熙沉聲道:「此舉不但能一步步的壓住藩王,更是收取了民心,特別是封地的民心,你想想,這是為何?」

雷度不是傻子,只是信息不全,所以一時判斷錯誤。他皺眉道:「這是在未雨綢繆?」

袁熙點頭道:「正是。」

雷度嘿然笑了笑,眼中全是猙獰:「既然他不給活路,想一步步的把殿下逼到角落裡,那咱們還等什麼?找到機會就動手。」

「是這樣啊!」

袁熙有些唏噓的道:「聚寶山衛不在,這是個好消息。若是他們在京城,到時候那個瘋子肯定敢強闖皇宮,那事情就不好辦了。」

雷度的眼神凌厲,喝道:「不好辦也得辦!你們都被他嚇壞了,膽子呢?喂狗了?他如今在興和,沒有陛下之令,他如何能進邊牆?」

「是啊!」袁熙嘆息道:「可那人行事總是肆無忌憚,不然此次怎麼能全家都去了興和?這可是犯忌諱!」

「不必管這些,現在宮中那人的身體卻不見問題,袁熙,咱們怎麼辦?難道還得等嗎?」

「不,我認識一個御醫。」

袁熙突然詭異的笑了笑,雷度指指宮中,眨眼道:「難道……」

「氣不得!還記得李時勉的事嗎?當時可是差點就熬不過去了。」

「嘶……」

雷度的身體前俯,低聲道:「那……」

袁熙微笑著,氣度從容:「會有的,殿下也該配合一二,那些藩王們若是不想成為砧板上的肉,也該出出力才是……」

雷度精神大振,全然忘記了自己剛進來時的不滿,問道:「咱們現在怎麼辦?」

「等!」

袁熙淡淡的道:「你在京城的關係多,要多去看看朋友們,不然時日長了……彼此也淡漠了,這樣不好。」

「那你呢?」

「我?」

袁熙的眉間全是自信,「我要關注全局,順便和那些青皮談談。」

「青皮有什麼好談的?都是些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傢伙。」

「總會有用的。」

袁熙起身道:「那人在北平有義薄雲天的名號,且待我去看看,若是能行,那以後就多了一分把握。」

雷度點點頭,提醒道:「小心別把消息泄露了。」

袁熙的面色驟然變冷,淡淡的道:「我從不需要別人來提醒這個,你只管去聯絡那些老朋友就是了。」

「隨便你,若是消息是從你這裡泄露出去的,袁熙,在大軍到達太原之前,你的家人會被殿下碎屍萬段!」

…..

「興和堡里有多少錢糧?要是咱們打敗了明人,這些都是咱們的了?」

一個帳篷里,三人談話。

「可誰能擊敗他們?」坐在面對帳篷帘布方向的那個老人不屑的道。

「如果咱們能裡應外合,那樣擊敗他們也不是不可能,不,是把握很大。」

「對,他們的火槍陣列最怕的就是混亂,只要混亂一起,他們就是待宰的羔羊。」

老人臉上的皺紋突然舒展開來,他冷冷的道:「你們就是禍害,來人!」

帳外進來兩人,坐在老人斜對面的男子突然伏在地上,抬頭道:「我們死了不可怕,可怕的是韃靼再無翻身的機會……若是您也要向明人投降,那就請處死我們吧。」

另一個男子也趴在地上道:「我們冒險來了這裡,為的只是部族的將來……」

老人臉上的皺紋越發的深刻了,他嘆息著揮揮手。

「此事是如何安排的……」

……

自從仆固斷了手臂之後,聯軍的敢死隊計劃就停止了。

而取而代之的就是和平,難得的和平。

可方醒卻不肯要和平,他不斷派出遊騎去襲擾對手,一批又一批。

「你們別忘了,咱們有興和堡保護著,只需簡單的斥候和暗哨即可保證無虞,可他們呢?那個營寨就散落在草原上,無堅可守,咱們要經常去告訴他們這個弱點,讓他們晚上睡覺都得睜隻眼閉隻眼。」

上次的行刺告訴聯軍上下,大明若是想偷襲他們,他們就得天天折騰。

現在主動權已經到了明軍的手中,方醒已經在安排斥候去查探對方的補給來源了。

一旦需要長期對峙,方醒肯定會使出劫糧道這個古老而又屢試不爽的招數來。

柴房裡,王賀拍拍最近瘦了些的肚皮,說道:「興和伯,那咱們豈不是來養老的嗎?」

林群安瞪了他一眼,他可不願意在塞外養老。

張羽想和方醒搞好關係,就笑道:「其實塞外頗有些可觀之處,就算是冬季,只要沒有威脅,躲在屋子裡睡懶覺可是個享受。」

「你這幾年看著老得快!」

方醒指指他臉上的皺紋說道:「塞外風霜煎熬,你算是大明頭一份,以後自然會有應得的。」

張羽摸摸臉上,笑道:「和那些戰死的同袍比起來,下官已經夠幸運了,所以不敢有怨言。」

方醒點點頭,這時外面有人探頭探腦的,方醒看到是小刀,就起身送走了眾人。

「老爺,信使來了。」

信使還是黑刺的人,但他的神色不對。

「伯爺,現在出關難了。」

「有人盤查?可你們有勘合啊!」

「朝中有人說要嚴查走私塞外,然後各處都開始了嚴查。」

方醒詫異道:「現在塞外都是大明的了,走私給誰?」

不過這個問題顯然不是信使考慮的範疇,他說道:「陛下突然變了,令戶部清查各地藩王侵佔土地之事,外面那些等著看笑話的人都傻眼了。」

這是以退為進的手段,朱高熾應用的堪稱嫻熟,只是卻有些冒險。

那些藩王可不是省油的燈,被朱高熾這麼吊著,內里的怨氣大抵能淹沒皇宮。

這些人中有人野心勃勃,有人在蟄伏裝傻,有人只想安享富貴……

而朱高熾的一系列舉動無不在說明他的決心,要撼動藩王傳統利益的決心。

「陛下這是做給群臣和百姓看的,他收攏了民心,可群臣的心在哪?他們可會跟隨陛下一起去限制藩王?」

「陛下在行險,他的底氣是什麼?」

看到方醒在糾結苦思,黃鐘勸道:「伯爺,京城的諸衛足夠蕩平天下,陛下又不是趕盡殺絕,只是想限制一下藩王,為後世子孫減少些麻煩罷了,敢造反的屈指可數,不,估摸著不會有,不敢有!」

「你小看了人心!」

「陛下應當緩緩行之,一步步的,讓那些藩王醒悟時已經沒了反擊之力。首先就該想辦法削了侍衛。然後再去從容革新。」

「陛下急切了,我擔心那些藩王暗地裡會抱團,到時候麻煩可不小。」

方醒挑眉道:「若是動亂,只要京城不亂,那正好清理一下。」

這話里殺氣騰騰,黃鐘只能是無奈的道:「伯爺,陛下好歹幾年還是有的。」

希望吧!

方醒在心中默默的說道。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