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764章 京城的風

第1764章 京城的風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1-26 09:32 | 本章字數:3128

午飯前,消息不斷傳來。

「伯爺,聯軍死傷五千餘人,被俘三千餘人。」

「重騎呢?」

仆固帶著重騎的消息方醒早就得知了,否則今日他也不會行險。

那個錦衣衛的男子不知何時又摸到了方醒的身後,他說道:「伯爺,咱們的人看到過死馬。」

方醒點頭道:「是了,從肉迷幾千里地跑到這邊太遠。而重騎的戰馬都是精挑細選,長期磨礪配合出來的,離了戰馬,他們也就是個累贅。想必是那些能馱動重騎的戰馬損耗的差不多了。」

「五千加三千,差不多九千,加上離散的,聯軍的主力盡去,他們若是聰明就得趕緊退回亦力把里,爭取喘息的機會。興和堡安全了!」

「伯爺,還弄到了好些大車帳篷,就是糧食不多了,牛羊也被他們吃的所剩無幾。」

「他們這是想破釜沉舟,可惜卻還留了不少東西,意志不堅定啊!」

方醒呵呵笑著,然後說道:「這邊建城需要不少大車牛馬,交給他們,到時候移民來了也能分些,好歹也是個福利,至於帳篷留給宣府。他們的糧草運送及時,算是本伯的謝禮!」

「爹!」

方醒還未到家,就看到了坐在門檻上的無憂。

無憂歡喜的衝過去,被方醒高高抱起後說道:「爹,大哥和二哥說你把壞人打跑了。」

方醒笑道:「對,打跑了!」

無憂抱著他的脖頸笑的開心,一路進了裡面,妻妾孩子都在,方醒笑道:「此後再無戰事了,該怎麼玩就怎麼玩吧。」

「爹,我要出去騎馬!」

「爹,我也要去!」

「父皇還在養病,我稍後回宮一趟。」

朱高熾生病了,北平城人人知道,而作為兒子的朱瞻墉自然是要回宮去探望。若是需要,他還得留在那個他不喜歡的地方。

朱瞻墉把酒杯推過去,起身道:「你若是想出海,那就耐心等著。」

這裡是羅權的豪宅,他起身笑道:「殿下放心,陛下的身體從未聽說有大礙,不過是歇息幾日罷了。」

朱瞻墉點點頭,羅權把他一路送出了大宅子,殷勤的原地目視著他遠去。

齊老六上次因為羅權的事有些冒昧被朱瞻墉令人責打,現在還沒好全,在馬背上磨蹭著。

「殿下,陛下都好些時日沒理政了,外面傳的沸沸揚揚的。」

朱瞻墉沒搭話,一路進了宮中,見到了面色如常的朱高熾。

「父皇」

朱高熾正在看奏章,抬頭說道:「聽聞你近日時常出書院?」

朱瞻墉看到朱高熾面色健康,就說道:「書院的課程兒臣大多學過了,出書院只是想見識一番市井百態,好歹不做井底之蛙。」

朱高熾點點頭,活動了一下脖頸,臉上有些痛楚之色閃過。

「注意帶著侍衛,去吧。」

這對父子之間的關係不大融洽,特別是婉婉經常在朱高熾的眼前晃悠的情況下,當年的罪魁禍首朱瞻墉自然是顯得有些礙眼和可憎。

出了暖閣,朱瞻墉面色不變。他早已習慣了背負自己曾經的罪過前行。

「宋老實。」

他甚至有心情喊了一嗓子,把正在檢查今日收穫的宋老實給嚇了一跳。

宋老實把包著點心的油紙包收進懷裡,瞪眼道:「殿下,這是奴婢的點心。」

自從見了自己的母親一次之後,宋老實就非常的護食,朱高熾賞賜了不少點心給他,結果都活脫脫的放發霉了。

梁中都勸過他該吃就吃,可這人卻執拗的說是他娘會來看他,要留著。

朱瞻墉笑了笑,他羨慕宋老實這種傻子。

活的單純也是一種幸福,讓早早陷入困境的朱瞻墉艷羨的幸福。

既然進宮,朱瞻墉自然是要去拜見皇后。

皇后的宮中有些冷清,自從她和郭貴妃半翻臉之後,那些嬪妃明哲保身的都少來了。

「你在宮外要小心些,千萬別讓人給糊弄了,起了不該有的心思。」

皇后的心情不大好,所以說話也直接。

朱瞻墉應了,問道:「母后,皇兄要回來嗎?」

皇后點點頭:「傳旨的人還在半路,等你皇兄回來後,你們該就藩的就就藩,這樣自己也舒坦些。」

朱瞻墉的煎熬皇后是知道的,當初的憤恨也漸漸的消散了。

「母子無長仇,忘掉那些事,好好的準備,到時候給你找個媳婦,安樂度日就是了。」

朱瞻墉嘴角微翹,卻是自嘲一笑。

看著他出去,皇后嘆道:「這兒女都是債啊!」

一個嬤嬤笑道:「娘娘何必自苦,如今幾位殿下都有長進,就說新鄉郡王吧,如今外面都知道郡王聰慧,不然哪能有機會進了書院讀書呢!」..

皇后淡淡的道:「有人在盯著,就等著咱們犯錯,所以本宮也不得不對兒女們嚴厲些,免得瞻基被人給傳了壞話。」

這話里居然在擔心朱瞻基的太子之位,讓人心驚。

那嬤嬤的臉頰一顫,有些後悔了,卻不得不賠笑道:「娘娘放心,那邊再得寵,可您是正宮呢!說句難聽的,您就是正頭娘子,那人只是小妾,咱們難道還怕了她不成?」

皇后微微一笑,好似被她的比喻給逗笑了,可轉瞬卻說道:「如今宮中都說公主不可招武勛之後為駙馬,這倒是好笑啊!」

嬤嬤滿臉黑線,知道這是皇后的借題發揮,卻直指宮中的那位勁敵。

婉婉,或是說寧安公主的親事一度成為外朝的熱門話題。這位公主深得帝後的寵愛,也深得太子的看顧,只要做了她的駙馬,別的不說,家族肯定會跟著沾光。

於是乎有一段時間裡皇后的耳邊全是所謂的俊彥,甚至有人說是深慕公主,不等到她就光棍一生,結果朱高熾大怒。

公主豈是外人能編排的?那位『痴情』的俊彥被皇帝一腳踢去了交趾,據說現在後悔不迭,經常寫信回家求助。

而皇后也在接見命婦的過程中多次暗示了那家人的教養有問題,於是那家人現在就成了過街老鼠,無人敢親近。

被帝後聯手壓下親事後,婉婉就像是宮中的一縷清風,帶著小方和一串宮女嬤嬤太監,每日往返於乾清宮和坤寧宮之間。

正說著,小方一溜煙沖了進來,到處嗅嗅,然後回身搖著尾巴。

那嬤嬤見狀急忙轉移話題道:「娘娘,這小方可是通人性了,都知道進來給公主探路,然後迎接。」

皇后面色稍霽,等婉婉進來後,她笑道:「近日天冷,你自己和那些小丫頭玩鬧罷了,省得出門受冷。」

婉婉的臉白生生的,笑道:「母后,剛才宋老實被人哄了,然後去找父皇告狀,父皇就罰了那個哄他的內侍一串錢,然後給了宋老實。到處都在笑,連那個被罰的內侍都笑的不行。」

皇后一聽也樂了,說道:「那就是個憨傻的,怕是有人故意哄他。」

婉婉點點頭,「父皇都樂的不行呢。」

她笑的單純,可皇后卻知道,這必然是梁中的手筆,目的不過是想讓皇帝從煩惱中走出來。

目前的朝政是幾位學士和六部尚書處置,眼下看來還好,大明好像離開了皇帝也能正常運行。

於是有人在私下嘀咕:按照這般下去,皇帝垂拱而治即可,那還用得著每日事必躬親啊!

這話傳到朱高熾的耳中後,他當場就氣得差點犯病。

「都是些亂臣賊子啊!」

皇后眼神冷厲,她知道有些人巴不得皇帝萬事不管,然後他們可以一邊攻擊皇帝的不稱職,一邊牢牢的把權利握在手中。

「母后你看!」

皇后換了個笑臉,看著婉婉的小手從小方的頭頂往下順毛,然後小方的身體自然而然的呈流線型起伏著。

這邊其樂融融,朱高熾那邊笑過之後有些喘不過氣來。

「陛下最好不要大喜大怒。」

御醫的話讓朱高熾面色微變,但凡懂點醫術的都知道,郎中讓你保持情緒穩定,幾乎都可以判定心脈有問題。

這話好似一陣風,吹亂了一些人的心緒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