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765章 誰的江山

第1765章 誰的江山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1-27 16:41 | 本章字數:3163

「陛下,閑話是一個小吏說的,只是那小吏在伺候著諸位學士,後來就被楊榮大人給呵斥了。」

葉落雪的稟告並未讓朱高熾釋然,他說道:「楊榮聰明,此事越不折騰越好,不過……」

「若無帝王,誰能總領?」

這話葉落雪不敢接,朱高熾也沒準備讓他接。

「若無帝王,那等人多半是要結黨營私,然後內鬥不停,到時候大明處處烽煙不提,外敵必然會趁機攻打,生靈塗炭……」

朱高熾譏笑道:「都是些只顧著自家好處的人,至於大明,不過是玩偶……」

當了一年多的皇帝後,朱高熾早已看穿了那些道貌岸然後面的齷齪,所以態度大變。

「幾位學士還不錯,至少知道站穩了。」

「六部尚書也算是恪盡職守,這些都是先帝當年挑選出來的人,朕果真是遠遠不如啊!」

朱棣當年根本就不按照品級提升,而是直接簡拔。

所謂簡拔,那就是我看你順眼了,不管你是幾品官,朕就把你弄到身邊來。

天子近臣自然陞官快,那些被簡拔的官員此時大多成了大明的中堅力量,事實證明朱棣的眼光不錯。

可朱高熾卻知道這是在強君基礎上的順從和忠心能幹,若是出一個軟弱無能的君王,這些臣子可不會有半分客氣,保證能讓君王成為傀儡。

這就是平衡!

每個帝王都要尋找到屬於自己的平衡之道!

朱元璋,朱棣,他們都找到了自己的道,而朱高熾……

朕的道是什麼?

軟弱,妥協?

朱高熾搖搖頭,輕蔑的搖搖頭。

沒有哪個帝王是甘心平庸的,朱高熾同樣不甘平庸。他的胸中有無數錦繡,可手腳卻被束縛的死死的,無法動彈。

「瞻基……最近如何?」

葉落雪說道:「陛下,殿下在金陵坐鎮,正如您所說的,南方官吏和文人暫時偃旗息鼓,若是召回的旨意一到,他們肯定會歡欣鼓舞。」

朱高熾看了一眼他臉上的殺機,微微搖頭道:「你不懂,這是大勢,此時的大明看似太平,朕亦能一呼百應,可終究禁忌頗多,而這些都是勢在作怪。」

朱高熾艱難的想起身,葉落雪急忙過去扶住。他的武藝高超,單手就可把朱高熾扶下來。

走出暖閣,朱高熾呼吸一口帶著春天氣息的空氣,舒坦的眼睛都眯住了。當冷風一吹,朱高熾不禁打了個寒顫。

「文人要奪勢,朕要保勢,這是權力之爭,從古至今概莫能外啊!」

朱高熾拍打著廊柱,唏噓著:「人都想爭奪更多的權利,若是君王懦弱,國將不國,正如漢末時一般,諸侯相互攻打,都恬不知恥的掛著大義的名頭,君臣如何相安?不過是野心勃勃罷了,可見王侯將相寧有種乎深入人心,一旦亂世現出徵兆,草莽亦能竄出龍蛇……」

葉落雪靜靜的聽著,他不是文武官員,不是太監,所以無需表達惶恐之情。

朱高熾的面色有些潮紅,他微笑道:「蒙元無道,龍蛇四起,太祖高皇帝獨佔鰲頭,他深知國大多亡於民苦,所以整治貪腐不遺餘力,打擊野心勃勃者從不手軟,大明得安。」

葉落雪由衷的道:「是,太祖高皇帝解民倒懸。」

朱高熾也與有榮焉的道:「及至先帝依舊革弊出新,驅逐外敵,這才有了朕今日的從容。從容……嘿!從容!」

「江山萬載,人人都說江山,誰的江山?」

這話里有些冷意,葉落雪低聲道:「陛下,小心。」

朱高熾瞥了一眼邊上,笑道:「那是宋老實,這宮中大抵只有他對朕是赤子之心了,難得。」

「陛下,可要下來嗎?」

宋老實看到朱高熾就歡喜的跑過來,眼中根本就沒有葉落雪這個人。

朱高熾微笑道:「好。」

於是宮中的高手葉落雪同學就只能看著宋老實雙手把住朱高熾的手臂,慢慢的扶著他下了台階。

葉落雪就看著兩人漸漸的往後宮去了,不禁心中黯然。

皇帝這是在重負強行啊!

葉落雪是個孤兒,是被朱高熾收攏的奇人異士,對所謂的文官曆來都是嗤之以鼻,覺得他們不過是皇帝的僱工罷了。

可僱工卻胸懷大志,不時想把僱主挑落馬下,自己卻經常經營不善。

……

「皇帝開始看奏章了。」

一個太監坐在袁熙的對面,傲然道:「不過……行走越發的艱難了。」

袁熙的袖口一抖,一卷寶鈔就滾落在桌子上。

太監的眼中閃過貪婪之色,然後矜持的拿走了寶鈔,乾咳道:「雖然隱秘,可咱們還是查探到了,陛下已經派人去召喚了太子北歸。」

說著他起身,眉間冷冷的道:「咱家今日從未來過這裡,走了。」

「公公慢走。」

袁熙的面色親切,看著太監走了後門出去,馬上變為鐵青。

「嘭!」

書房的後面突然一聲爆響,小門被人粗魯的踢開,雷度大步出來,面色漲紅著道:「要動手了!不然咱們死無葬身之地!殿下肯定要在鳳陽被幽禁一生!」

袁熙獃獃的坐在那裡,剛才的親切早就不見了,他喃喃的道:「箭在弦上,箭在弦上啊!」

雷度恨恨的道:「此時你還在想什麼?再不動手,等太子歸來了咱們如何有機會?」

袁熙抬頭,眼神堅毅:「那就準備,我相信殿下乃是天命所歸,必然會給咱們找到可乘之機!你那邊準備的如何了?能調動多少人?」

雷度猶豫了一下,袁熙眼神發冷的道:「實話實說,切不可虛假,否則那是葬送自己!」

雷度垂首道:「一千人不到。不過還有一個百戶官在聯絡中,若是能答應,那就是千餘人。」

袁熙的面上不見失望,他說道:「此事在內不在外,外面只需扼守,攪亂,等大局一定,百萬大軍也無濟於事。」

雷度興奮的道:「是啊!只要宮中一定,南邊再同步動手,大局定矣!」

袁熙說道:「陛下召回太子,這就是自覺不豫,機會來了。」

雷度皺眉道:「可他又開始看奏章了。」

袁熙輕笑道:「你不懂,當今陛下乃是個倔的,加上和文官不睦,只要能動彈,他就不會讓權利旁落,所以……這就是旁觀者清,去吧,我也得去看看那個麗麗。」

……

魏麗麗最近有些頹喪,在賭場里沉迷於酒色而不可自拔,外面的事都交給了手下去打理。

「……五城兵馬司的人又來警告了,說是再不許出現那等傾家蕩產上吊的人了,否則就封了咱們這裡……大哥,那人會不會是騙子?」

這是個身材健壯的男子,一臉的桀驁不馴和彪悍。這等人若是走在街上,正常人都會和他保持距離,因為感覺太危險。

這是個侵略性極強的男子!

魏麗麗把酒壺扔在身後那裡已經堆積了幾十個酒壺,酒味混雜在一起,讓人覺得是進了酒窖。

「肚皮,那人不可小覷,我有數。」

魏麗麗把腳邊的一件肚兜挑起來,隨手扔到後面去,揉著眉心道:「想富貴嗎?」

「想啊!」

肚皮滿不在乎的道:「大哥,咱們如今算是不餓肚皮了,可出去還得要對那些小兵小吏點頭哈腰,誰願意?可咱們是青皮,在人家的眼中,咱們就是爛泥,哪日就該被流放到交趾緬甸去的爛泥,誰會幫咱們?」

魏麗麗挑眉道:「他能。」

「大哥……」

肚皮訝然道:「這可不是火併和討債,誰能?」

「他能。」

魏麗麗吁氣道:「他是一位貴人的心腹,那位貴人想弄些事情,找咱們幫忙,事後七品官,或是千戶,這個倒是實打實的價碼,沒有瞎說。」

肚皮的濃眉皺成了卧蠶,他沉聲道:「大哥,可是掉腦袋的那種嗎?」

「你怕了?」

魏麗麗挑眉問道,同時嘴角抽了一下。

「不怕。」肚皮滿不在乎的道:「腦袋掉了就掉了,可若是不掉,那就是大富貴啊!」

魏麗麗的眼中精光一閃,坐直道:「他已經快到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