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767章 安排,神功

第1767章 安排,神功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1-27 16:41 | 本章字數:3272

「朕感覺不錯……」

朱高熾捂著額頭喃喃的道,可他卻四肢無力。

他的面色潮紅,呼吸有些急促。

御醫面色凝重的道:「陛下,要靜養,政事都暫且放下。」

朱高熾躺在椅子上疲憊的道:「朕不過是看了些奏章,為何會覺得疲憊不堪?」

御醫看看梁中,梁中點點頭,他這才說道:「陛下,您這病要忌諱大喜大怒,您前次氣狠了,對心脈影響極壞,一直……一直……」

「一直沒有痊癒嗎?」

朱高熾的喘息加快了些,眼中有不甘和憤怒:「大明需要帝王,大明不能沒有帝王!會崩塌!會崩塌掉!」

御醫垂首道:「陛下,您需要靜養。」

「不能動怒,不能歡喜,那朕與死人有何差別?」

朱高熾喘息著,盯著御醫。

御醫苦澀的道:「陛下,臣無能,您的身體…….再也經不起磋磨了。」

朱高熾心中失望,吩咐道:「讓毛定來,讓徐志勇來!」

毛定是太醫院的院使,而徐志勇是太醫院的院判,朱高熾這是不相信御醫了。

御醫面帶苦澀退到了一邊,心中盤算著朱高熾身體的情況,然後目露絕望之色。

朱高熾依舊是氣呼呼的,直至太醫院的兩位大佬聯袂而至。

「說說吧,朕的身體如何了?能活多久?」

朱高熾的問題太過尖銳,毛定和徐志勇都面面相覷。

朱高熾的病案是太醫院的重點,他們二人當然是心中有數。可哪有這般問自己身體的?

徐志勇閉口不言,毛定是責無旁貸,他看看朱高熾,低聲道:「陛下,太子……」

朱高熾的面上湧起了一抹艷紅,然後消散,他閉上眼睛,「朕知道了,另外,興和伯那邊如何了?」

毛定提到太子,這便是讓朱高熾做好交權的準備。雖然未曾說他還能活多久,可對於帝王而言,失去權利就等於死去。

生不如死!

毛定和徐志勇垂首,梁中說道:「陛下,前幾日興和伯有奏章進上,說是將逼迫敵軍決戰,速戰速決,想來捷報也該到了。」

「朕為何不知?」

朱高熾突然怒了,在躺椅上坐直了身體喝問道。

梁中艱難的道:「陛下,是…奴婢也才得知此事,外間的臣子擔心您不能大喜大怒,所以……所以……」

「這樣啊!」

朱高熾閉上眼睛,嘴角掛著譏諷,卻不知道是在譏諷群臣還是在譏諷自己,旋即身體重重的倒在了躺椅上。

「陛下……」

朱高熾的面色慘白如紙,毛定和徐志勇疾步過去,一人拿脈,一人拿了個小瓷瓶出來,哆嗦著倒了幾粒黑乎乎的藥丸出來。

「快,讓陛下服藥!」

半個時辰後,朱高熾悠悠醒來,卻連抬手臂的力氣都缺失。

他的目光在屋內尋找著,搖搖頭道:「葉落雪。」

「陛下,臣在!」

朱高熾虛弱的道:「上次那東西馬上令人快馬送去,要快!」

「是,陛下!」

葉落雪出去了,朱高熾低聲道:「把皇后叫來,還有,宋老實呢?讓人給他點心。」

梁中吩咐人去拿點心,回身說道:「陛下,宋老實就在外面呢。」

「他在外面幹什麼?」

朱高熾的臉上浮起了一抹微笑,很單純的微笑。

梁中見狀欣喜,就說道:「他就等著陛下您出去,好獻殷勤呢!」

「那不是殷勤,是感激。」

朱高熾覺得自己能懂宋老實的心思:「他還想扶朕去散步啊!」

……

宋老實是在等著朱高熾,他夾著掃帚站在寢宮外面的台階下,不時吸吸鼻子。

葉落雪疾步從他的身邊走過,宋老實搖搖頭,他不喜歡葉落雪,覺得這個人冷冰冰的,不是好人。

等皇后來了之後,宋老實就高興了,因為以往皇后一到,皇帝必然會歇息,然後出來溜達。

……

「陛下……」

見到朱高熾面色煞白,皇后不禁心中一驚。

朱高熾微微點頭道:「朕怕是不得不歇息了,等瞻基回京後,朕就讓他監國,然後朕好生休養一年。宮中你多看著,別出亂子。」

皇后心中微微酸澀,說道:「陛下放心,近期朝政無大事,瞻基快馬加鞭,到京城要不了多久。」

朱高熾微笑點頭,說道:「婉婉那裡別告訴她,宮中一切照舊,不可有一絲異常讓外人窺探去了。」

皇后點頭應了,朱高熾願意放下權利休養身體,這算是個好消息。

而不能有任何異常,這是朱高熾的警覺,皇后深以為然。

出了寢宮,皇后在路上就下了一連串命令。

「平日里該如何的就如何,誰要是想標新立異,那就馬上拿了。還有,若是有謠言,全數拿下,告訴孫祥……宮中要盯緊些,有人私下結黨就動手……」

「婉婉那邊的青葉要叮囑好,不許嚇到婉婉,否則本宮連她上次的罪一起算。」

「瞻墡他們近期要好生學習,不可懈怠,瞻墉……照常吧。」

「前面是誰?」

這時前面的太監高喝了一聲,皇后身邊的嬤嬤就罵道:「小心驚了娘娘!」

等皇后走近一看,原來是黃儼。

黃儼站在路邊作恭謹裝,等皇后近前後就諂笑道:「娘娘辛苦。」

皇后不喜歡黃儼,她皺眉看了一眼,然後往前走了。

黃儼躬身,等皇后遠去後,這才回身,臉上卻已經多了些陰沉。

「黃公公好。」

黃儼抬頭,板著臉道:「王振,你整日在宮中瞎跑什麼?」

王振抱著個包袱堆笑道:「黃公公,奴婢這是在幹活呢!」

宮中的活計井井有條,而王振卻是新丁,每每被人叫去跑腿,卻也甘之如醇。

所以黃儼只是冷哼一聲,然後匆匆走了。

王振臉上的堆笑直至黃儼的背影消失依舊還在,他一路微笑著去了太子那邊。

「娘娘,郡主的衣服做好了。」

胡善祥正在窗前逗弄著端端,聞言看了王振一眼,說道:「怎地是你送來的?」

王振堆笑道:「奴婢順路,就接了這個活。」

胡善祥進宮這些時日,算是知道了宮中依舊和外面一樣的紛爭不斷,甚至比外面還要激烈。所以她以為是王振被人排擠,就說道:「放下吧,來人,給他些銅錢。」

一個嬤嬤過來,隨手給了王振十多個銅錢。

「多謝娘娘,奴婢卻是受之有愧了。」

王振微笑著接過銅錢,謝了胡善祥,卻看不到有諂媚之色。

等他走後,胡善祥問道:「這個王振到處跑,可是被人欺負了嗎?」

嬤嬤一邊打開包袱,一邊說道:「娘娘,這王振可是半路進宮的,原先在外面據說都有了妻兒,後來過不下去了才進的宮,不過這人讀過書,宮中人請教他也不吝嗇,願意教授,所以名聲還好。」

胡善祥點點頭,看到包袱里的棉袍就提起來看了看,然後回身叫端端來試試。

「針腳做的好,回頭記得誇誇。」

……

王振出了太子這邊,就看到宮中多了幾個生面孔,凶神惡煞的。

「這是東廠的人……」

一個相熟的太監走過來警告了王振,「這是孫佛派進來巡查的,要小心些,他們可是握有生殺大權。」

王振坦然的道:「不做虧心事怕什麼?」

這幾個太監的目光掃過王振這邊,盯了他一下,然後分散往各處去了。

那太監這才敢用正常的聲音說話:「宮中的氣氛不對,這幾日小心些,別犯忌諱。」

這個太監就是王振的『學生』之一,若是在外面,這就是親切的師徒關係。

「我知道了,你也小心些,別亂跑。」

王振依舊不適應奴婢和咱家這種稱呼。

他當年曾經是教官,教授過不少學生,只是後來在舉人這道坎上被卡住了。

人說功名心炙熱的人多半能做大事,而王振就是這般想的。只是他屢試不中,前途渺茫,加上做教官還得罪了人,最後半是為了避禍,半是想進宮搏一把,終於自己揮刀練就了神功。

「死氣沉沉啊!」

一路走過的地方都有些蕭瑟之意,王振心中微動,趕緊回了自己的地方,然後託言累慘了,走不動了,閉門不出。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