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772章 開始……

第1772章 開始……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1-28 09:37 | 本章字數:3544

袁熙沒有吃午飯,他沒有胃口。

雷度吃了,狼吞虎咽的,全然沒有一點兒吃相。

吃完飯,他喝著茶,興奮的道:「都準備好了,一千多人,到時候足以封鎖!」

袁熙也很興奮,他沒有察覺到自己的聲音在顫抖:「現在就等著黃儼那邊的人來報信,大事……大事在此一舉!」

兩人都相互默然,各自在盤算著自己要做的事,直至有人進來。

「大人,是宮中的人。」

來人穿著一身布衣,臉上大概是塗抹了什麼,看著面色灰敗。

「如何了?」

袁熙瞪眼問道。此時什麼運籌帷幄的風範都丟了,他只想知道這個掉腦袋的買賣能否做成。

來人同樣很興奮,「差不多了,太醫院從院判到御醫進去了十餘人,只有一人進出過,就是去取葯的。」

「皇后呢?」雷度問道。

「皇后一直都在,宮中查的很嚴,孫祥都沒念佛了!」

袁熙猛地後仰身體,獃獃的看著屋頂喘息著。

「有人看到楊榮出寢宮外面時眼睛有些紅。還有,黃公公說你們的人趕緊準備好,無需多,二十餘人,多了會被人發現,一旦要動手了,黃公公自然有讓他們進去的法子。畢竟太子殿下崖岸高峻,怕他的人可不少。」

「好!」

袁熙擺擺手,馬上有人帶了來人出去。

「準備動手!等宮中最後的信號出來就動手!」

袁熙起身,躊躇滿志的道:「派人去太原報信,告訴殿下,該騰龍……九天了!」

……

朱瞻墉想回宮看看朱高熾。

雖然皇后在宮中管制了言論,可今天還是派人來通知他回宮。

以往皇后對他呆在書院很是放心,除去節慶之外,基本上不會叫他回宮。

所以當接到通知時,朱瞻墉的心臟在狂跳著,喝問道:「父皇如何了?」

「殿下,陛下無恙,娘娘說了,您這幾日抽空回去就是了。」

來人走了,朱瞻墉馬上就開始收拾東西,渾身顫抖!

他預感自己大概會在宮中要呆許久,所以把那些書都裝進了木箱子里。

齊老六幫他把東西收好,然後提著木箱子,和其他三名侍衛出了書院。

「解先生,學生要回宮了。」

解縉看了他一眼,把手中的書放下,淡淡的道:「你是該回宮了,去看看……希望陛下一切安好。」

陽光明媚的午後,室內略微有些陰冷。解縉想到了自己當年因為是去向朱高熾請示而被朱棣下獄的往事,不禁幽幽的道:「陛下乃仁君,是個好皇帝,你要好好的侍奉……」

朱瞻墉哽咽道:「是……學生知道了。」

解縉嘆息道:「別太擔心了,陛下……」

朱瞻墉胡亂的點點頭,然後告退,身後的屋子裡傳來一聲長嘆。

「……希望陛下平安……」

朱瞻墉知道自己那位父皇的身體狀況,這一次朱高熾生病他也以為會和以前一樣,慢慢的就會好起來。

可……

看到朱瞻墉垂淚從解縉的辦公室里出來,幾個侍衛都心中鬱郁。

出了書院,朱瞻墉在馬車裡想著自己還有什麼辦法能挽回父親的健康,可想來想去,他卻想不到一個辦法。

書到用時方恨少!

他煩躁的揪著自己的頭髮,突然車外傳來了幾聲悶哼,接著馬車停住了。

「為何不走?」

心急如焚的朱瞻墉怒了,他掀開車簾準備喝罵,那罵聲卻被一把長刀逼了回去。

地上的兩個侍衛還在抽搐掙扎著……隨即漸漸平息。

「齊老六……」

朱瞻墉訝然看著幾個男子趕著牛車過來,然後把地上那兩個侍衛的屍骸搬上去蓋好。

齊老六微笑道:「殿下,羅掌柜想請您喝酒。」

……

「朱瞻墉被擒!」

消息傳到了袁熙那裡,他滿意的點頭道:「馬上傳出去。」

隨後外面就傳出了朱瞻墉想爭奪太子之位的流言。

「……新鄉郡王拉攏了不少軍隊,說是要清君側呢!」

「什麼?陛下還在呢!他算個什麼?居然也敢清君側?」

「人家也是龍子龍孫,當然有資格了,別忘了先帝可……」

「嘖!陛下生病了,難道是又要來一次靖難?」

「受不了啊!再來一次兵變,這北平城怕是要成血海了!」

「……那咱們怎麼辦?」

「快回家去!」

「……」

消息被五城兵馬司的人聽到了,他們抓了好幾個議論此事的人,然後看押起來,一一問話。

皇帝的身體不好,上面早有話傳下來:別讓皇帝煩惱!

所以趕緊把謠言壓下去,然後查清楚背後是誰在折騰才是正理。

……

「沈大人!」

瀋陽進了錦衣衛,面色冷峻,臉側的那個刀疤猙獰。

「大人,外面不對勁,有人傳言新鄉郡王謀反。」

賽哈智打個哈欠說道:「別聽那些人瞎說,陛下現在要靜養,小道消息別傳進去,咱們不能學李時勉。」

這話的意思是:咱們是錦衣衛,君王手中的刀,別去學文官的進諫,那會死的很快。

李時勉如今名聲大噪,外界普遍認為他是錚臣,鐵骨錚錚!

文官人多勢眾,自然敢去博名聲。可錦衣衛的名聲早就臭不可聞了,真要惹出事情來,賽哈智幾乎可以預見人人喊打的局面。

瀋陽的臉頰微顫,那個刀疤扭曲了一下,賽哈智皺眉道:「殿下北上,讓下面的人盯著些,傳令下去,打探消息,一旦有逆賊,殺了再說。」

瀋陽皺眉道:「大人,陛下的身體不好,咱們更應該去查探……」

賽哈智擺擺手,然後垂眸,準備打瞌睡:「你去查吧,查到了誰在背後作祟就稟告本官。」

瀋陽冷著臉出了房間,把門摔的砰砰作響。外面的人看到是他,不禁縮縮脖子,心想賽哈智是準備回家養老了,卻偏偏碰上瀋陽這個凶神惡煞的,當真是冤孽啊!

瀋陽直接去了東廠,找到了孫祥。

孫祥依舊在念佛,可佛珠卻轉動的有些沒節奏,見到瀋陽來了,就問道:「你們賽大人不管事了嗎?」

這話裡帶著火氣,對於人稱孫佛的孫祥來說是個奇葩的事情。

瀋陽拱手道:「孫公公,下官敢問公公在宮中可有信得過的人?」

孫佛的面色馬上就變了,他冷冰冰的道:「沒有。」

瀋陽仰頭,覺得自己是有些病急亂投醫,就拱手道:「那是下官冒昧了,告辭!」

出了東廠,瀋陽想起了方醒臨走前的交代,就請見葉落雪。

「葉落雪?沒這個人!」

守門的侍衛根本就沒聽說過葉落雪這個名字,一臉懵逼。

瀋陽心中失望,拱手離去。

出來之後他直奔城外方家莊。

解縉還沉浸在傷感之中,等看到瀋陽後就覺得奇怪。

「解先生,伯爺臨走前交代下官看護……太子妃和郡主……」

解縉愕然問道:「為何?」

這是試探,瀋陽苦笑道:「解先生,伯爺對您推心置腹,肯定給您說過陛下若是出了意外的應變。如今……意外來了。」

解縉依舊是驚訝的道:「什麼意外?」

「太醫院一半人都在乾清宮,進去就沒再出來,皇后娘娘也一直在……」

瀋陽坦然的道:「外間傳言瞻墉郡王謀逆,下官聽說了就馬上去找,可瞻墉郡王卻不知道去了哪。解先生,事情不對!」

「他不是回宮了嗎?」

解縉這次是真正的驚訝了,他知道瀋陽是朱瞻基的人,和方醒的關係也很親密,終於是忍不住問道:「究竟是發生了什麼?」

瀋陽深吸一口氣說道:「陛下的身體估摸著不行了,伯爺的判斷是有人會行險。」

解縉相信瀋陽帶來的這個消息,他頹然道:「果真嗎?」

瀋陽說道:「九成!」

一陣沉默後,解縉打起精神道:「德華說過,若是太子沒有跟著他學科學,沒有接受他那些……離經叛道的觀念,陛下去了也會平穩過度。可……如今許多人都不喜歡太子繼位,於是他們會暗中給予方便,甚至是鼓動他人去試圖改變大明的格局,目的就是一個……」

「太子換人!」

瀋陽沒有考慮過那麼多,聞言痛苦的閉上眼睛道:「解先生,殿下必須要安全回京!」

「有人在保護他。」

解縉說道:「德華臨走前都安排好了,殿下會無恙,可京城卻不能發生變動,否則……」

「那就殺!」

瀋陽目露殺機說道:「誰不服就殺誰!」

解縉搖頭道:「殺人解決不了問題,只會導致更大的混亂。除非……」

「瞻墉郡王謀逆的謠言傳出去,外人就會以為這是太子的人在為將來做打算,背後的人用心狠毒,陛下若是聽到,怕是要……所以只能去查,動靜卻不能太大了。」

解縉透過窗戶看看教室,唏噓道:「至少要十年啊!」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