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773章 五日……頃刻

第1773章 五日……頃刻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1-28 09:37 | 本章字數:3122

「太子妃和郡主無需你去看護,那只是德華擔心自己不在,想讓你去打草驚蛇罷了。你今日可是去找過別人了?」

瀋陽點頭道:「是,下官先去找了賽大人,又去找了孫祥,最後想進宮找那個葉落雪……」

解縉分析道:「賽哈智是不想多管事,孫祥是想管卻忌憚,至於那個葉落雪,他是個禁忌,若是這三人有人警覺些,德華的目的就達到了。」

這次輪到瀋陽愕然了,他沒想到方醒鄭重其事安排給自己的事情居然只是個殼。

解縉心有些亂,隨口道:「就算是有人要做什麼,難道你還能把太子妃和郡主救出來?再說太子妃和郡主不是首要的,陛下和兩位殿下才是要點。」

瀋陽點頭道:「是,下官這就回去盯著,若是有變故就……」

……

錦衣衛,賽哈智繼續在打盹,他已經在憧憬著自己的致仕生活了。至於錦衣衛誰來接手他一點都沒興趣知道,也沒有培養自己心腹的打算。

東廠,孫祥撥動著佛珠交代道:「宮中去了人,要讓他們盯緊了,敢亂傳話的人都拿下,交給皇后娘娘處置。」

安綸應了,然後說道:「公公,咱們要不要在京城中大肆清查一番?好歹也能震懾一番那些人。」

孫祥搖頭道:「不妥。咱們是東廠,陛下的家奴,陛下沒有旨意下來就不可妄動,否則…..紀綱就是前車之鑒。」

安綸嘆息一聲出去了,此刻他最希望看到的人就是朱瞻基。

朱瞻基若是在,必然是監國,東廠和錦衣衛聯袂出擊,什麼牛鬼蛇神敢冒頭?

「什麼葉落雪,沈大人怕是瘋了吧?」

宮門外一陣戲謔,然後歸於寧靜。

皇帝的身體不好,大家最好老實些,否則倒霉了都是活該。

……

金陵很平靜。

在朱瞻基一番鐵腕動作之下,金陵安靜了。

朱瞻基拿著召自己回京的旨意卻面色微變,問道:「父皇的身體如何?」

來傳旨意的是東廠的人,他喘息道:「殿下,陛下在靜養。」

朱瞻基鬆了一口氣,旋即吩咐道:「讓六部的人來,叫肖顧偉來!」

肖顧偉先到,朱瞻基吩咐道:「馬上集結你的人,咱們稍後出發。」

等六部尚書和都查院的人來了之後,朱瞻基簡單的交代了自己要回京之事,讓他們看好南方。

權謹想跟著朱瞻基一路,可朱瞻基卻擔心他會死在半道上,只得勸他坐馬車,或是坐船回去。

「這一路本宮都是快馬,權大人慢慢的在後面吧。」

……

七百黑刺護送著朱瞻基出了金陵城,城中有些地方傳來了歡呼聲,各家酒樓都接到了不少訂單,連秦淮河上那些裝作停業的畫舫都開動了。

一片歡騰!

黃儉也很歡快,他叫了一桌酒菜請了汪元來喝酒。

「老師,殿下果真走了,您當初說是要忍耐果然是對的。」

汪元依舊是雲淡風輕的模樣,他緩緩聽著黃儉在恭維著自己,卻只是微笑。

「老師,殿下在金陵呆的時日並不長,看來陛下依舊寵信啊!」

黃儉有些遺憾,他一方面討厭朱瞻基呆在金陵,感覺自己好似被人給盯著。特備是王柳碎之事,他怕被朱瞻基查出來。

另一方面他卻希望朱瞻基長期留在金陵,這就證明皇帝厭惡了太子。

汪元喝了一口酒,淡淡的道:「剛到的消息,陛下的身體不豫。」

「不過有人說陛下這是在和文官鬥氣,應當問題不大。」

……

而就在此時,方醒帶著六十餘騎到了城外的方家莊,他叮囑肖滿看住自己的麾下,不得妄動,然後帶著家丁進了城。

……

「捷報!陛下,捷報!」

朱高熾一直在喘息著,太醫院的人在給他按摩,好舒緩他的呼吸困難。

梁中疾步進來,走到床邊喜道:「陛下,興和伯捷報,哈烈和肉迷聯軍大敗,損失過半,已經遁逃了。」

面色慘白的朱高熾聞言睜開眼睛,喘息著道:「果真?」

梁中點頭念著捷報,這份捷報寫的比較詳細,從開始到結束一應俱全。

「……臣佯裝不知,待敵軍以為得計發動夜襲時,被麾下察覺,旋即雙方對峙,及至天明決戰……」

朱高熾靜靜的聽著,胸膛的起伏急促,面帶微笑。

這是他等待許久的好消息。

施政他不差,可武功卻差遠了,而方醒的捷報就是一針強心劑。

「……敵軍喪膽,我軍趁機掩殺,大勝……」

朱高熾微笑著,看到皇后牽著婉婉進來,就說道:「方醒沒有辜負朕的希望,大勝敵軍,大明……安穩了。」

「葉落雪。」

葉落雪進來,朱高熾喘息著問道:「興和伯那邊可接到了密旨?」

葉落雪說道:「陛下,按照臣的估算,興和伯應當就在這一兩天到京。」

朱高熾微笑著點點頭,說道:「好!」

說完他又喘息起來,御醫低聲道:「陛下,您別說話,呼吸悠長些。」

朱高熾苦笑道:「悶得慌。」

御醫無言,再診脈,然後起身出去。

毛定和徐志勇已經在乾清宮安家了,見到御醫出來就問道:「如何?」

御醫微微搖頭,毛定的心沉到了谷底,問道:「可還有挽救的機會?」

御醫擅長心脈診治,他低聲道:「陛下的病情如山倒,按理上次就該……可卻撐過來了,但終究心脈……大人,準備吧。」

從午後開始,皇帝的身體就一下垮了。

毛定的身體一下就鬆了下去,不住搖頭。

徐志勇閉上眼睛,難過的道:「我等枉自號稱名醫,卻……」

「還能多久?」

毛定畢竟是院判,馬上就追問道。

御醫伸出一個巴掌,毛定點點頭,吸吸鼻子道:「本官知道了,要儘力啊!」

徐志勇已經在默然流淚。

毛定進去,看到皇后和婉婉在給朱高熾說著宮中的趣事,就走過去,在只有皇后才能看到的角度伸出了五根手指頭。

皇后的身體一下就垮了,婉婉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問道:「母后,您怎麼了?」

皇后強笑道:「沒事,只是頭暈了一下。」

婉婉擔憂的看著她,皇帝倒下了,要是皇后再倒下的話……

正惶然間,一隻胖手握住了她的手。

朱高熾本是在休息,他突然睜開眼睛,對婉婉說道:「婉婉去給你母后要參茶來。」

婉婉乖巧的應了,卻沒想過朱高熾為何不讓梁中去要。

朱高熾鬆開手,看著婉婉出去,然後再握住皇后的手,微笑道:「朕怕是要先你而去了,可還有怨恨之處?都忘了吧。」

皇后心中一震,慌亂的道:「陛下,您只是老毛病,御醫說了很快就能好。」

朱高熾微笑著,目光在皇后那未施粉黛,顯得憔悴不少的臉上定格,說道:「朕負你良多,等朕走了,瞻基必然是管不好後宮的,你幫他。」

皇后還想寬慰朱高熾,可當她抬頭,迎上了那雙透徹的眼睛時,那些話就梗住了,淚水撲簌簌的往下滑落。

「讓輔政學士和六部尚書來。」

朱高熾一下好像是被扼住了咽喉,呼吸急促,面色發紅。

「陛下!」皇后嗚咽著去給他撫胸,卻無濟於事。

朱高熾的眼神絕望,卻擠出一個微笑,想安慰皇后。

御醫早有準備,上去掀開被子,叫人把朱高熾翻過來,然後在他的背部肩胛骨的邊上用銀針一挑。

等左右都挑過之後,御醫再灸大椎穴。

朱高熾緩過來了,御醫讓人把他再翻過來,然後面色煞白的對皇后搖搖頭。

不是五日嗎?

皇后的心冰冷,她看著在喘息著的朱高熾,大腦一片空白。

朱高熾艱難的伸手道:「別……聲張……」

他就像是垂死的魚兒,身體不住的顫動著,呼吸不再間歇。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