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774章 龍御歸天

第1774章 龍御歸天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1-28 09:37 | 本章字數:3333

孫祥總覺得心神不靈,他破天荒的把佛珠褪下來,然後在室內踱步。

皇帝的身體不容樂觀,而瀋陽當時來問東廠是否在宮中有人手時,他拒絕了。

現在想來……

「他這般犯忌諱的問這事是為何?」

這個問題孫祥只是略微想了想就放過了。

東廠和錦衣衛不過招,而且皇帝的身體不好,東廠不能添亂。

正煩躁間,安綸來了,端著個小盤子,上面有兩個小碗。

「公公,這是太醫院的方子,去燥消火最是靈驗。」

安綸也有些上火了,嘴角長泡。

兩人一人一碗,孫祥看到安綸喝了一口,正準備也喝著,外面傳來了喊聲。

「公公!公公!」

孫祥把碗一放,沉聲道:「何事?」

外面進來一個番子,他惶然的道:「公公,六部尚書和輔政學士都進宮了。」

孫祥心中一驚,起身道:「宮中現在如何?罷了,咱家去請見。」

朱高熾這段時間最多就是召見某位大臣,這等把重臣都召進宮的架勢讓孫祥坐不住了。

安綸也坐不住了,他放下只喝了一口的葯湯,讓人收拾了,然後焦急的等待著。

等了一會兒後,安綸突然覺得肚子痛,他急匆匆的去了茅廁。

一陣狂泄後,安綸蹲著在思考自己是吃了什麼東西,可想來想去的,他覺得沒有任何異常。

就在他準備起來時,肚子又痛了,然後開始噴。

如是幾次之後,腹瀉終於止住了。

安綸扶著牆壁走出來,一出來就看到了陳桂。

陳桂見到他後有一絲慌張,說道:「孫公公呢?」

安綸呻吟著道:「進宮了。」

……

寢宮中,諸位重臣都來了,只有金忠是被人抬來的。

朱高熾已經不喘了,可臉色通紅,就像是剛喝醉一般。

就在一炷香前,朱高熾強令御醫出手,用針灸和藥物把自己的精神提了起來。

朱高熾靠在床上,婉婉和皇后坐在床邊已經哭成了淚人,一群皇子和公主都在邊上垂手站著。

「辛苦諸卿了。」

朱高熾就像是平時上朝時一般的微笑道。

群臣看到這個架勢哪還有不明白了,楊榮等人都抱著最後的希望看向毛定。

毛定面色慘淡的搖搖頭,群臣的心一下就沉了。

朱高熾說道:「朕繼位以來多靠著諸卿相助,如今朕卻是不行了,大明……」

「陛……下……」

楊榮跪在地上,泣不成聲。

群臣都跪了,嗚咽聲一片。

只有金忠被兩個太監扶著坐在凳子上,眼睛盯著朱高熾,嘴角卻溢出了一縷紅色,眼神悲哀。

朱高熾咳了一下,精神看著不錯。他先對那些子女說道:「你們以後要好生讀書,就藩之後不許虐民,否則就讓你們的大哥削去爵祿。」

「謹遵父皇旨意。」

又跪了一群,朱高熾搖搖頭道:「朕這個父親不稱職,沒有好生教導你們,以後就看你們自己了,要爭氣。好生的過,朕……罷了,你們的大哥會照看……」

隨後他看向群臣,微笑道:「諸卿請起。」

楊榮恍惚又來到了乾清宮的大殿里,彷彿看到了朱高熾端坐上面,微笑著叫他們起來。

淚水滑落……

「楊學士……擬旨吧。」

聽著這個親切的稱呼,楊榮哽咽著應了,然後梁中送來空白聖旨。

朱高熾握著皇后的手說道:「朕以菲德,嗣承祖宗洪業,君臨天下……憂勞夙夜,時用遘疾,奄至大漸……」

夏元吉垂首,淚水成串落下地上。

金幼孜哽咽著,卻怕出聲影響到皇帝的思路,只是忍著。

楊士奇神思恍惚的看著楊榮,只希望這只是一場夢幻。

群臣眼中含淚,聽著皇帝在給自己、給這個帝國最後的交代。

「……長子皇太子天稟仁厚,孝友英明,先帝夙期其大器,臣民咸哉其令望,宜即皇帝位,以奉神靈之統,撫億兆之眾……」

太子繼位,大家都沒有任何意外。金忠靠在身後的太監身上看向那幾位皇子,眼神複雜。

朱高熾喘息了一下,面色越發的紅潤了。

「……朕既臨御日淺,恩澤未浹於民,不忍復有重勞,山陵制度務從儉約,喪制用日易月,中外皆以二十七日釋服,無禁嫁娶音樂,在外親王藩屏為重,不可輙離本國,各處總兵鎮守備御重臣及文武大小官員亦毋擅離職守,聞哀之日止於本處朝夕哭臨三日,悉免赴闕行禮。皇考太宗皇帝服制仍遵去年八月之令……」

這是交代自己的喪事務必簡略和節省,一切以國事為重。

皇后的手動了一下,朱高熾輕輕的握了一下,然後說道:「你等當好生輔佐太子,好生的讓大明……萬世永昌……」

楊榮書寫完畢,大聲的朗誦了一遍。

這是遺詔,務必要讓在場的重臣和皇室嫡親聽清。

念完後,朱高熾輕聲道:「兵部身體不適,快回去修養。稍後告訴英國公和保定侯,看好京城,等待太子歸來。」

金忠點點頭,他知道自己在這裡只能添亂,就掙扎著跪了,嘶聲道:「陛下,臣稍晚就來。」

這是說他將追隨朱高熾而去。

這話有些不吉利,可到了此時眾人皆沒有計較的意思。

朱高熾點頭道:「好,朕便等著你。」

金忠被人抬走了,朱高熾的目光跟隨而去,良久收回來,看著婉婉,慈祥的道:「婉婉可怕了嗎?」

婉婉握著他的手腕,淚眼朦朧的道:「父皇……」

朱高熾柔聲道:「生老病死乃是天道,莫要傷心。你的事……你大哥和你母后會看著,你定要好生過日子,那樣為父也就安心了。」

婉婉泣不成聲的拉著他的衣袖,就像是以往一樣。

朱高熾的目光轉到皇后的身上,說道:「在瞻基歸來之前,宮中之事就要你來了,看好。」

皇后的眼睛紅腫著,她重重的點點頭。

朱高熾漸漸的開始喘息起來,他眨眨眼睛,覺得視線有些模糊,說道:「興和伯還沒回來?」

楊榮說道:「陛下,捷報剛至,興和伯那邊應該還要處置些善後。」

朱高熾嘆息了一聲,再次眨眨眼睛,嘆息道:「朕已經令他歸來。記得當時他不願去,朕……朕卻……瞻基也在外面,朕……」

他的身體漸漸的往下滑,皇后趕緊和婉婉用力的把他撐起來。

「朕……」

朱高熾的面色漸漸慘白,他的目光緩緩轉過,群臣、子女……

「陛下……」

楊榮和群臣都跪下,他們將恭送這位仁慈的帝王離去。

朱高熾的咽喉里發出咕咚的一聲,然後他說道:「……記得告訴太子……要憫……民……」

「是,陛下。」

楊榮垂首應了。

朱高熾最後看看婉婉,努力擠出一個微笑,想伸手去摸摸她的頭頂,卻無力的垂落,「婉婉……別怕。」

婉婉的淚水洶湧而下,她拚命地點頭。她知道這是父親最後的時間,以後再也沒有那個寬厚的背影給她遮擋風雨了,那個總是躲著她偷吃美食的父親……要走了。

朱高熾勉強偏頭,對皇后說道:「我家……德薄,從簡……辛苦你了。」

皇后努力的撐著他的身體,只是流淚。

朱高熾努力笑了笑,看著虛空,身體漸漸下滑。

皇后和婉婉再也撐不住了,兩人哭著,慢慢的把朱高熾放下去。

朱高熾躺著,胸膛的起伏漸漸平息。

「……大明……父皇……」

在朱高熾的眼中,此時虛空中大放光明,隱隱約約有仙女舞蹈。

「……父皇……」

那位嚴厲的父親總是在打擊他,但卻始終沒有撼動他的太子之位。

那位父親雄烈,留下了大好局面給他。

「大……明……」

那微笑漸漸凝固……

「陛下……」

哀聲漸漸擴散,皇宮中所有人都跪在地上,哭嚎聲漸漸的向宮外擴散……

宋老實趁著沒人管就走了進來,他夾著掃帚,喜滋滋的想問皇帝要不要出門,卻看到了一個靜靜躺著的皇帝。

再無呼吸的皇帝!

「陛下……」

可朱高熾卻再也無法回應他了,也不會笑著讓人賞賜點心給他。

宋老實跪在地上,從懷裡摸出油紙包,突然嚎啕大哭起來。

「陛下……您吃點心啊……」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