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785章 登基前夜

第1785章 登基前夜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2-02 07:32 | 本章字數:3197

「你失望了?」

袁熙幸災樂禍的道:「在下知道你一直想去對付南邊的文人,可你知道嗎?南邊的文人勢力之龐大,牽一髮而動全身,你若是去弄他們,那就是馬蜂窩。」

「張茂可是重傷,南邊肯定會大肆誇耀,你無可利用!」

方醒皺眉道:「你想多了,本伯就想問問罷了。還有,宣府居然有人攔截本伯,你們勾結了誰?」

袁熙坦然的道:「不過是一個千戶官罷了,只是用一個指揮使作為酬勞,他就上鉤了,所以武人不可信,方醒,壓住武人就等於壓住了你。看看那些武勛吧,此次京中變亂,就只有一個張輔和定國公出頭,可笑啊可笑!」

方醒點點頭,走近說道:「你倒是有些抱負,可惜卻是逆賊,還有,殿下即將登基,什麼文人武勛都將會重新站隊,袁熙,你可知道你們開了一個壞頭嗎?」

「藩王勾結宮中勢力作亂,你們開了一個壞頭!」

只是一拳,袁熙就被打成了蝦米。

他捲縮著身體乾嘔著,看到方醒出去,就嘶喊道:「你是權臣,你是權臣,不得好死!我袁熙詛咒你不得好死!」

方醒腳步不停,安綸回頭罵道:「蠢貨!你就等著被千刀萬剮吧!」

雷度一直沒敢說話,他不想受苦,所以不敢激怒方醒。

見到袁熙有些歇斯底里,就說道:「大事敗於方醒,所以你恨他,我也恨他,可終究就是一場夢罷了。殿下大抵要裝瘋了。你我就是棋子,即將被踩爛的棋子,所以好好的享受最後的時日吧,不多了。」

袁熙突然嗬嗬嗬的笑了起來,聲音凄涼。

「若非是他,大事就成了,我恨不能吃他的肉!吃他的肉……」

……

皇城外,那些人在遞交『請願書』,大聲的說著太子的好話,大有太子不登基,奈天下蒼生何的慷慨激昂。

這是大明的第五位帝王,承上啟下。

「他會是一個好皇帝。」

權謹趕到了京城,老人一臉的憔悴,先去哭了大行皇帝,然後就來找到了方醒。

方醒目前安家在城頭上,弄了個素火鍋在吃著。

權謹端著一碗素菜三兩下就吃了,滿足的道:「是,殿下雄姿英發,有文皇帝之風,大明周邊無患,盛世來了啊!」

方醒恍惚記得以前誰說過這話,他放了麵條進鍋里煮著,吸溜著鼻子說道:「文皇帝這個謚號不好。」

權謹隨口問道:「為何不好?」

「不是文,而是文武,所以當稱祖!」

「這個……」

權謹是個厚道人,他接過方醒遞來的第二碗素菜說道:「文皇帝功績非凡,是可以稱祖,只是……」

「方醒!」

朱高煦大步走上來,看到權謹就皺眉道:「你不回家歇息,這是想學金忠嗎?」

這貨連關心的話都說的這般直挺挺的!

方醒看到權謹氣得不行,就說道:「殿下這是關心您呢,權大人,趕緊回家去,稍後我叫人去請示殿下,讓宮中來個御醫給您看看身體。」

權謹起身,瞪了朱高煦一眼,拂袖而去。

朱高熾大大咧咧的坐在他留下的矮凳上,揉揉眼睛道:「一直哭不出來,剛才去了宮中,看著大哥的梓宮卻忍不住了,丟人!」

他放開手,看著那雙牛眼有些紅腫。

「大哥也沒享幾天福就去了,哎!拿酒來!」

朱高煦摸摸眼睛就要酒,才走到邊上的權謹就怒了,喝道:「殿下,大行皇帝才去多久?宗室如何能飲酒?」

朱高煦牛眼一瞪就想動手,方醒趕緊拉住,然後說道:「喝就喝吧,悲傷與否不在於飲酒與否。」

權謹沖著方醒罵道:「興和伯,你這是謬論,且等本官進宮去稟告殿下!」

朱高煦的心情不好,聞言就勃然大怒,若不是方醒拉著,今日權謹大抵是要過不去了。

方醒用酒來勸住了朱高煦,然後兩人就在城頭上喝酒,那些軍士看到也不敢說。

「大哥苦,從小就得端著架子過活,換做是我是受不了的。」

朱高煦喝酒的速度很快,漸漸的有些醉意,就拔出長刀劈砍著城磚。

碎屑四濺中,方醒用酒杯擋住了眼睛。

朱高煦憤憤的道:「我不想回樂安,不想老死在那裡!方醒,你說瞻基可要防備我?」

方醒搖搖頭:「沒必要,只是怕頭痛。您是他的二叔,若是喝酒醉把人打殘了他能怎麼辦?」

朱高煦垂頭喪氣的道:「都沒了,就剩下了我和老三,老三卻是個姦猾的,我不喜歡和他打交道,還有誰?張輔他們成日縮在家裡養孩子,就我一個人在樂安……」

「那是好日子。」

方醒覺得那種日子也不錯,只是對孩子不大友好,無法出遠門,只能坐井觀天。

所以明代的藩王一代不如一代,很大的根源就在於藩王被限制在封地內不得遠行,看到的天就只有那麼大。

「會瘋的。」

朱高煦迷茫的道:「我整日就在樂安跑馬,操練兒子,可操練出來能幹什麼?方醒,你說他們以後能幹什麼?都只能吃飽了睡覺,睡醒了繼續吃。」

方醒搖搖頭,無言以對。

「只有兩條路,一條是都回京,別要什麼封地,然後做個紈絝子弟。第二條就是……且看以後吧。」

……

「大哥,爹什麼時候回來?」

方醒在城中已經好久了,無憂都已經重新熟悉了自己的家,卻少了一個疼她的爹。

土豆正在給她畫小人,聞言說道:「要等有了新皇帝才能回來。」

無憂嘟嘴道:「新皇帝是誰?」

土豆搖搖頭,卻想起了以前經常來的朱瞻基。

……

朱瞻基在奉天殿裡面,看著那些座椅發獃。

一張張座椅就代表著一個個先人,他從朱元璋的座椅看到朱棣的,再往下,就是他的父親…..

以後這裡還會多一張椅子,那就代表著他。

「殿下,明日牌位就要從後殿移過來了。」

俞佳不知道朱瞻基來這裡的用意,可明天就要登基了,他的事情還多啊!

朱瞻基揮揮手,俞佳帶著人出去。

這是家廟,朱家的家廟。

朱瞻基走到前方,在代表著太祖高皇帝的椅子前站定,靜靜的看著這張椅子。

椅子只是椅子,只有當後殿的牌位放在上面後,才代表著那個意義。

往後就是朱棣的椅子。

朱瞻基緩緩蹲在地上,低聲說道:「皇爺爺,孫兒明日要登基了,就要成為大明的皇帝,您可高興嗎?」

椅子無聲,朱瞻基緩緩說道:「皇爺爺,想著那些臣子,孫兒有些害怕呢,害怕自己擋不住他們,若是您在就好了。」

淚水從他的臉上滑落,他摸著椅子,哽咽道:「皇爺爺,孫兒想您了……」

「……孫兒想著您當年壓著那些臣子不敢動彈,想著您還有餘力北征,縱橫捭闔,無敵於天下……還想著您對我的教導……至今不忘。」

「其實孫兒一點都不想做皇帝,只想您依舊在……」

「以後孫兒會堅強起來,就如同您一般,不會被人釘在那張椅子上動彈不得,父親……就是……」

朱瞻基看著代表朱高熾的那張椅子,「父親,您且放心,孩兒不會軟弱……」

一陣微風吹進來,帶來了最後的春天。

朱瞻基起身,倒退著走了出去。

到了殿外,他轉身看著天空,說道:「黃儼如何了?」

俞佳說道:「那老狗被關在東廠,每日有吃就吃,想睡就睡,倒是逍遙。」

朱瞻基冷笑道:「從今日起就讓御醫給他調養一番,要好好的。」

俞佳心領神會的道:「是,奴婢稍後就去東廠傳話。」

朱瞻基走出奉先殿,然後看看右邊的乾清門,有些黯然神傷。

從明日開始,他就會正式進駐那裡。

他有些不安,轉身間,卻恍惚是看到了方醒就在身前,微笑道:「你害怕了嗎?還記得那個夢想嗎?」

朱瞻基喃喃的道:「我沒忘,有陽光的地方就有大明的疆土……」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85novel.coM手機版閱讀網址: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