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792章 一碗好葯(感謝「飄

第1792章 一碗好葯(感謝「飄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2-04 10:50 | 本章字數:3160

「剮刑!」

朱瞻基輕飄飄的說道,眼神中卻帶著殺氣。

幾位輔政學士都點頭稱讚。

「那幾人罪大惡極,不處以剮刑不能震懾那些野心勃勃之輩。」

朱瞻基目光幽深,說道:「令陽武侯拿了晉王入京問罪!」

呃……

群臣愕然,他們本以為朱瞻基頂多是把朱濟熿丟到鳳陽去幽禁,這個也是老朱家的傳統,有犯事的藩王直接丟過去,君王還能博得一個好名聲。

可朱瞻基那冷酷的神色告訴大家,這事兒沒完!

不過想想也是,先帝才駕崩,朱濟熿就勾結黃儼謀逆。那時候的先帝可還是躺在床上,還未停靈啊!

而且皇室一大家子都被困在裡面,外面刀光劍影驚亂人心,若是不嚴懲,造反的代價也太低了些。

群臣默然,只有楊榮說道:「陛下,若是太慘烈,那些藩王會不會……」

他擔心朱瞻基會私下剮了朱濟熿,到時候那些藩王會離心。

朱瞻基淡淡的道:「沒有什麼慘烈,至於其他藩王,安分守己的自然安穩,心中有鬼的,此時不發作,以後也會鬧騰,那何不如現在就鬧騰,畢竟軍隊已經很久沒有征戰了,太閑!」

這話活脫脫的就是一個文皇帝啊!

金幼孜偷偷的瞟了朱瞻基一眼,心中暗驚。

群臣也有些感慨和驚訝,朱瞻基瞟了一眼鎮紙,說道:「黃儼等人行刑時,令京城百官觀刑。」

按道理黃儼應當是在宮中處置的,可朱瞻基居然把他和袁熙等人混在一起,交由刑部行刑,這個……

出了乾清宮,楊士奇皺眉說道:「黃儼乃是天子的家務事.…..」

楊榮搖頭道:「謀逆就是國事,其人當誅!陛下所為並無不妥。」

楊溥的面色有些難看,當眾觀看行刑,而且還是剮刑,這需要一定的心理承受能力。

……

「黃儼,喝湯了!」

黃儼半抬頭,眯眼看著進來的人。等看到是安綸之後,他說道:「昨日是稀粥和肉片,今日怎麼成湯了?難道陛下要餓死咱家?嗬嗬嗬!」

安綸面無表情的把湯遞到他的嘴邊,從關押至今,黃儼就在享受著飯來張口、馬桶來拉撒的好生活。

喝了一口湯之後,黃儼腦袋猛地一拱,就把安綸手中的碗給頂翻了,湯水滿地都是。

「噗!」

黃儼一口把嘴裡的湯汁噴吐出來,喘息著道:「陛下要毒殺咱家嗎?啊!為何要下毒?!為何!」

「啪!」

安綸一巴掌扇了過去,然後罵道:「要殺你還用得著毒?要殺你咱家一刀的事,還能省下買毒藥的錢,你這條老狗倒是自視甚高,也不想想憑你也配?來人,再弄一碗葯湯來!」

黃儼搖搖被打暈的腦袋,嘶聲道:「下毒!下毒!陛下無恥!無恥!」

安綸早有準備,門外進來一個番子,他端著一碗相同的湯走過來。

「不!放開我!放…..呃呃呃呃……」

「咱家看你還折騰!」

安綸拿出一個打通的竹筒硬塞進黃儼的嘴裡,然後一手扼住黃儼的腦袋,一手掌著竹筒,對番子喝道:「喂下去!」

番子把湯水傾斜倒進竹筒里,黃儼的嘴裡頓時呼嚕出聲,嘴邊溢了些出來。

他奮力的掙扎著,安綸用勁全身的力氣板著他的腦袋,等湯倒完後,這才慢慢的把竹筒抽出來。

「嘔!」

一得到自由黃儼就想嘔吐,安綸摸出個饅頭塞進他的嘴裡,笑呵呵的道:「葯湯配饅頭,保證你比咱家還精神。」

黃儼甩著腦袋,兇狠的盯著安綸,那眼神之狠厲,讓人不寒而慄。

安綸笑眯眯的道:「別這樣看著咱家,等明日你就知道咱家對你的好了,哦,忘記了,陳桂也在呢!」

安綸指指隔壁,笑道:「就在你的隔壁,黃公公,好生享受著。」

……

黃儼一夜未睡,因為屋子裡有人在看守他,所以他想嘔吐的打算落空了。

可直到天麻麻亮時,他覺得精神反而更好了,身體感覺也不錯,完全沒有中毒的跡象,不禁就在猜測著原因。

當房門被打開時,黃儼看到的不是安綸,而是……刑部的人。

「這是要去哪?啊?去哪?」

黃儼被解綁,等他站起來後又再次被捆上手。他有些慌了,就看看左右問道。

刑部的人當然不會回答他的問題,唯一給他的只是一個微笑。

猙獰的微笑!

黃儼的心一直在往下沉,等出去看到同樣被押出來的陳桂後,就問道:「他們說要去哪?陳桂,要去哪?」

陳桂本是面如死灰,聞言偏頭看到是他,就拚命的掙扎著想撲過來。

「老狗!咱家被你害慘了!」

陳桂被拉了回去,他破口大罵道:「你這條老狗,自己謀逆還要拉上咱家墊背,黃儼,下輩子咱家饒不了你!」

黃儼一直在僥倖著,他想帝王終究是對那些秘密感興趣的,自己說不定能留下一條命,哪怕苟延殘喘也好過被一刀剁了。

直至聽到陳桂的話,他這才從自欺欺人中驚醒過來。

是啊!都謀逆了,還想著能活命,這是不是瘋了?

黃儼面色白如紙,雙腳一軟,全虧那兩個拎著他的刑部來人有經驗,這才沒有軟倒在地上。

然後他就被這麼一路拖著出去,在快出東廠時,安綸在門口等候,見到他就笑呵呵的道:「黃公公,一路好走,此時你別恨咱家,昨日的那一碗湯是好葯,平常人可喝不到啊!」

「啊……」

黃儼一下就明白過來了,他瘋狂的掙扎著,想掙脫那兩個刑部來人的控制。

「腳也捆了,丟外面的牛車上面!」

黃儼被捆住手腳丟在牛車上,他流淚看著藍天,只覺得這世間是如此的美好,美好到他只想多停留一日。

……

西市,在京百官陸續到達,一邊文官,一邊武人,呆在各自的棚子里,涇渭分明。

方醒來了,身後跟著一輛馬車。

方醒下馬走到馬車邊上,掀開帘子掛著,微笑道:「我覺著你該看看這個,興許傷口會癒合的快些。」

車裡的葉落雪面色蒼白,他虛弱的道:「多謝興和伯,下官是想看看那些亂臣賊子的下場,以告慰先帝在天之靈。」

「你的內臟差點都擠出來了,流血過多,所以別大悲大喜,否則癒合的時日會更長,」

「多謝。」

葉落雪拱手,方醒點點頭,轉身就看到了一臉堆笑的徐景昌。

「你來幹嘛?」

方醒的臉馬上冷了,想起這廝家中傳出的話,導致方家的大門都被堵了,把方醒氣得不行。

徐景昌乾笑道:「那話可不是我傳的,哥哥我查了一下,把那個小妾還有嘴大把話傳出府去的幾個都趕出去了,哥哥保證絕沒有那個心思,保證!」

「咦!你不是先帝身邊的那個人嗎?多謝了,多謝你擋住了叛逆。」

徐景昌看到馬車裡躺著的葉落雪,不禁肅然拱手。

再墮落的勛戚也得要對葉落雪報以尊敬,否則那就是爛泥,渣滓!朱瞻基自然會出手收拾。

文武官員都在盯著這邊看,猜測著車裡的是誰,值當方醒親自陪在邊上,徐景昌還拱手致意。

所以等徐景昌進了武人的棚子後,有幾個勛戚就問了。

徐景昌唏噓道:「是先帝身邊的那個人,當時就靠著他一人擋住了那些叛逆,否則……大明危矣!」

張輔第一個起身過去,隨即武人們紛紛走出棚子。

等到了馬車邊上,張輔拱手道:「你很好,張某不如你。」

葉落雪愕然,接著朱勇過來拱手道:「你是功臣,若是沒有你浴血拚殺,大明就危險了,躺著別動,你值得咱們尊敬。」

葉落雪木然看著一個個武勛近前拱手,或是欽佩,或是客套,但都表達了敬重之意。

武勛一起出手行禮,這人是誰?

文官那邊有好事者就去看了一眼,回來說道:「是那個擋著逆賊的人。」

楊榮動容道:「是葉落雪?本官得去看看。」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