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797章 來自於皇帝的懲罰

第1797章 來自於皇帝的懲罰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2-05 19:38 | 本章字數:3491

「晉藩這些年辛苦了。」

朱濟熿進來,行禮後就聽到了這句話。

他確實是很辛苦,他要忙著把大哥拱下晉王的寶座,還得忙著滿足自己那病態的需求,以及對朱瞻基坐著的那張椅子的追求。

「陛下,臣……」

他從未想過朱瞻基會這般直接和刻薄,居然沒給他迴旋的餘地。

朱瞻基留了鬍鬚,短,但卻給他增添了不少威嚴。

「謀逆乃大罪,你還有何話可說?」

這就是皇族的無奈,處置之前還得聽聽這位的辯解。以往這個工作是宗人府的事兒,可朱瞻基卻親自上陣,可見對朱濟熿的恨意。

朱濟熿感受到了強烈的危機,他說道:「陛下,臣只是受了那些人的蠱惑,追悔莫及,懇請陛下處置。」

這話好,一句話就把責任推到了被千刀萬剮的袁熙等人的身上。

鳳陽終生監禁!

朱濟熿能想得到自己即將面臨的處罰,所以他很坦然。

在沒有見識過高牆內的寂寞之前,任何人都會吹牛說自己能在裡面舒坦的過一輩子。

「好一個蠱惑!」

朱瞻基起身下來,走到朱濟熿的身前說道:「你想去鳳陽?可你太過陰毒,朕擔心會髒了那塊地方。來人!」

「陛下!」

門外進來了賈全,單膝跪地應命。

朱濟熿渾身顫抖,抬起頭來看著朱瞻基,只希望自己別給一刀給剁了。

朱瞻基看著大門外,淡淡的道:「除了他的封號,在京看押,看好!」

朱濟熿馬上跪下謝恩,掩住心中的竊喜被帶了出去。

朱瞻基嘴邊掛著譏笑看著他出去,說道:「除爵的旨意已經發出去了,他還以為朕會讓他在京享福嗎?」

「晉王的爵位後面是誰?」

方醒覺得朱濟熺不大可能,畢竟那貨曾經懟過朱棣。

朱美圭吧,方醒如是想。

朱瞻基卻玩味的道:「朕暫時不想這個。」

「你在玩火!」

方醒低聲道:「那些藩王可都在盯著呢!若朱濟熿一系一直是晉王倒也罷了,可那父子倆可是老實的很!兔死狐悲!」

朱濟熺被朱濟熿關了一段時間之後,出來得知朱濟熿狠毒到連他的老娘都敢下毒,頓時就變成了鵪鶉。

而朱美圭更是老實的讓人無話可說,朱瞻基若是廢掉晉王這個封號,各處的藩王肯定要折騰了。

朱瞻基的眉間多了冷肅,說道:「,總得這些人的膽子究竟有多大,最好是膽大包天,那樣朕就乾脆直接把封地全部收回來,集中到京城來養著他們。」

方醒看看左右,俞佳點點頭,表示不會有人敢泄露出去。

「你要先穩住再說,想殺雞儆猴也得緩緩。」

方醒看著朱瞻基,認真的道:「你急了,知道嗎?你有些心急了,這是為君者的大忌。大明此時並無外患,藩王一旦作亂,平息下來也不是難事,可終究山河破碎……」

按照方醒的想法,藩王就該一步步的逼著他們,溫水煮青蛙,等他們反映過來時已經不能動彈了。

可朱瞻基卻搖搖頭道:「漢王叔還在京城,朕……」

……

在被關押在西安門內的一個小院里後,朱濟熿有些不安,因為沒看到宗人府的人出面。

宗人府的人出面,那這是朱家的家務事,後果不會嚴重到哪去。

而現在的局面很明顯,朱瞻基是要摒棄宗人府,以皇帝之尊來行私人之事。

泄憤嗎?

朱濟熿有些忐忑。

關鍵是他的家人沒一起來,這讓他更是心中沒底。

這裡面只有三個房間,一個是卧室,一個是空著的,大抵能待客,另一個就是茅廁。

兩個侍衛在院子里散步,至於朱濟熿的安危,按照朱瞻基的說法:「他若是想尋死,那就由得他!」

朱濟熿想喝水,他在外面只找到了一個大水缸,裡面有半缸水,關鍵是那水缸的底部都有綠色了。

他微笑著說道:「我想喝水。」

雖然被卸掉了晉王的封號,可他好歹也是太祖高皇帝的子孫,尊嚴不容輕忽。

一個侍衛愕然看著他,然後指指邊上的柴堆說道:「那裡有爐子,自己生火燒水喝,吃食倒是不必了,每日兩頓有人送來。」

兩頓?

自己生火燒水喝?

朱濟熿的心一下就沉到了谷底!

……

第一鮮里,朱高煦根本視規則如無物,一杯接一杯的喝酒。

微醺之後,朱高煦把酒杯重重的頓在桌子上,打個酒嗝,茫然的道:「本王說了,藩王就是豬。」

方醒膽戰心驚的說道:「殿下,是豕。」

朱高煦斜睨著他道:「陛下讓我來找你,究竟是為了何事?」

朱瞻基最後還是改變了主意,不想讓方醒去直接操作,而是自己上手,堪稱是婦人之仁。

方醒說道:「咱們再等一個人。」

「誰?居然敢讓本王等他!」

門外傳來了敲門的聲音,方醒說道:「進來。」

外面有人推開門,朱高煦皺眉一看,就喝罵道:「鬼鬼祟祟的作甚?」

柳溥沒想到居然有漢王在,他趕緊解釋道:「殿下,臣剛接到消息,已經在城中打馬了,估摸著明日要被御史彈劾……」

朱高熾一酒杯就扔了過去,柳溥身手敏捷的躲開,呯的一聲中,拱手道:「殿下,臣說的都是真的……」

「老爺,五城兵馬司的人來找小侯爺了。」

門外進來了一個夥計,方醒問道:「你可撞到人了?」

柳溥得意的道:「哪會,小弟的馬術不說吹,萬軍叢中也能殺個來回啊!」

朱高煦聞言面色稍霽,就對夥計說道:「叫他們滾!」

方醒愕然!

這便是大明頂級老紈絝的風采啊!

方醒給了夥計一個眼色,讓店裡說些好話。

柳溥不敢喝酒,最後是朱高煦瞪眼才喝了起來。

方醒沒喝,看著兩人在推杯換盞,漸漸的都開始有些醉意了,這才叫人來收拾。

「方醒,下面去哪?別說回家,本王家裡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

柳溥的酒量比朱高煦差遠了,醺醺的道:「德華兄,咱們去打獵吧!」

方醒乾咳道:「那個……朱濟熿來了。」

「嗯?」

朱高煦馬上就怒了,起身問道:「他在哪?」

柳溥也大著舌頭道:「德華兄,那人居然敢陰你,還敢謀逆,沒說的,打!」

……

朱濟熿燒水了,滿院子的濃煙,卻沒把火點起來。

「手無縛雞之力,純屬廢物!就這樣的居然還敢謀逆,嘖!陛下太寬容,就該……伯爺?呃……殿下,小侯爺!」

兩個侍衛正在吐槽著朱濟熿的無能和皇帝的手軟,就看到了方醒三人。

方醒說道:「咱們進去和他說說話,你們最好別聽。」

兩個侍衛愕然,惶恐的道:「伯爺,陛下那裡……」

「滾!」

朱高煦這一路過來酒性有些發作了,大步衝進了院子里。

柳溥卻相反,他先前只是喝了急酒,這會兒清醒了些,就問了方醒,「德華兄,這是要幹啥?」

方醒沒進去,看到那兩個侍衛頭也不回的去了,就說道:「陛下給你一個機會,進去吧。」

「朱濟熿!」

裡面傳來了朱高煦的暴喝,然後就是沉重的腳步聲。

「來人吶!來人吶!」

朱濟熿的聲音都變調了,聽著像是女人的嗓門。

柳溥還在發獃,方醒一腳就把他踢了進去。

「你居然敢謀逆?大哥是不是被你害的?站住!」

柳溥一進去正好看到朱高煦在院子里追著朱濟熿,他想起方醒的話,就等朱濟熿跑到自己的身邊時,一個飛撲,直接把他撲倒在地上。

朱高煦一見大喜,飛奔過來,一個虎撲。

「啊……」

方醒站在小院的外面,聽到柳溥的慘叫就探頭看了裡面一眼,正好看到朱高煦一下壓在他和朱濟熿的身上。

順手把小院的門關上,方醒左右,覺得朱瞻基的手法實在是功利了。

朱高煦動手,那就是表明了立場,以他的性格,反悔多半是不會的。

而柳溥…….這小子以後大抵要接班神機營了。

朱瞻基肯定是想親自來把朱濟熿打個半死,然後關在這裡面永世不得超生。可皇帝的身份卻讓他不能動手,憾甚!

於是這兩位他要拉攏的人就成了刀!

一個藩王,可以作為表率。

一個武勛之後,可以用來掌控神機營,順便還能安撫一下武勛們。

身後的小院里慘嚎陣陣,卻不妨礙方醒繼續想著朱瞻基的思路。

等了一炷香多點時間,方醒覺得差不多了,再下去朱濟熿大抵是活不成了,就推開院門。

「差不多了,殿下……呃!」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