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798章 建庶人

第1798章 建庶人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2-06 07:10 | 本章字數:3379

朱濟熿已經變成了豬頭,鼻子歪到了一邊,一隻手臂也彎曲成了古怪的角度。

慘叫聲中,朱高煦起身,悻悻的踢了一腳,然後說道:「你就等死吧!」

朱濟熿在地上翻滾慘嚎著,那模樣看著真的讓人頭皮發麻。

朱濟熿在翻滾中看到了方醒,他尖利的喝道:「方醒,你不得好死!」

柳溥返身衝過去就是一腳,然後罵罵咧咧的出來道:「最見不得這等狼心狗肺的傢伙,居然還是藩王?呃!藩王怎麼了?打的就是藩王!」

「對,打的就是藩王!」

朱高煦顯然是沒發泄爽,一臉不痛快的出來。

三人走出了這邊,兩個侍衛這才悄然回來。等看到在院子里翻滾慘叫的朱濟熿後,兩人不禁面面相覷,然後其中一人就趕緊去向自己的上官彙報,卻得到了一個答案。

——找郎中去給他看看,其它的別管!

回頭兩人一勾兌,頓時就知道了事情的來由,於是朱濟熿的生活越發的多姿多彩起來。

……

朱高煦回去了,方醒卻帶著柳溥去了宮中。

「柳溥……」

朱瞻基起身看著柳溥,手上還拿著奏章。

柳溥這時才想起自己今日喝了酒,而且還打了朱濟熿,頓時那點酒水都化為冷汗流淌出來。

朱瞻基看到他滿面通紅,汗流浹背的模樣,說道:「聽聞你在武學中甚是勤勉,不錯。」

柳溥唯一能做的只有傻笑,然後朱瞻基揮揮手,他麻溜的滾蛋了。

「你可以用別的方法。」

方醒說道。

「是啊!」

朱瞻基把奏章放回去,轉身說道:「朕想親自去結果了他,可卻懾於物議和史冊不能動手。可就讓他在裡面苟且偷生,朕又覺著憋屈……」

方醒微微搖頭,覺得朱瞻基在模仿朱棣,卻未得其神。

這等事若是換了朱棣,他不會這般費心思,不爽就直接下手,讓朱濟熿後悔和他作對。

「你該休息了!」

朱瞻基還沉浸在對朱濟熿的仇恨之中,方醒就再次說道:「你該休息了。」

朱瞻基愕然,方醒指指他的眼睛說道:「都有黑眼圈了,你從金陵出發到現在,基本上就沒睡過一次好覺吧?」

朱瞻基點點頭,苦笑道:「事發突然,偌大的國家丟在我的肩上,加上善後的那些事,哪裡睡得著啊!一上床就想著已經發生的麻煩事,以及以後要來的麻煩,經常徹夜難眠。不過我年輕,沒問題。」

「你有些過於焦慮了,我說過,我會一直在,夏元吉他們也會在,你不要只看到那些心懷叵測之輩,你應當看到我們的存在……沒人能撼動你的地位,我保證!」

朱高煦陡然離去,朱瞻基的接班顯得格外的倉促。

各色人等都在觀察著他,想看看他是否要離經叛道一把。

聚光燈下的朱瞻基夜不能寐,食不甘味,他焦慮了。

「皇帝不好當。」

朱瞻基自嘲道:「當初你說過,皇帝這個位置就是坐在火爐上,如今我算是體會到了。」

他忘記了朕這個稱呼,負手看著門口,目光幽深,卻帶著疲憊。

「你崩的太緊了,這不好……」

方醒皺眉道:「想想建庶人。」

朱瞻基一驚,旋即陷入了沉思,連方醒走了都不知道。

俞佳剛才聽到了建庶人這三個字,他縮縮脖子,覺得方醒的膽子真的夠大。

「去寧壽宮。」

……

最近朱瞻基後宮的那些女人都喜歡到太后這邊來,可太后卻有些不耐煩應酬,經常是行禮之後隨便扯幾句,然後就開始趕人了。

朱瞻基來時正好是空窗期,只有胡善祥帶著端端在陪太后聊天。

三歲的端端真是好玩的時候,她趴在太后的膝上,小身子一擺一擺的,就像是在盪鞦韆。

「陛下。」

胡善祥起身相迎,太后把端端抱起來,放在地上道:「你父皇來了。」

端端抬頭看到了朱瞻基,就笑著,一擺一擺的走過去。

這是剛才『盪鞦韆』有些頭暈了。

「父皇……」

朱瞻基看到笑的無邪的端端,心中柔軟了些,就上來抱起她,然後父女倆一起行禮。

「母后今日可安?」

「本宮沒事,閑了就出去轉轉,累了就找人說話,然後睡睡,萬事不掛心,倒是你看著多了些煩惱……」

太后叫他坐下,然後叫人去弄藥茶來。

胡善祥親自去了,太后說道:「她是個笨的,卻淳樸,心善。」

朱瞻基點點頭,抱著想去追胡善祥的端端突然問道:「母后,建庶人您怎麼看?」

太后本想接過端端,聞言她的面色微變,皺眉擺擺手,那些服侍的人都悄然退下。

「哎!」

太后嘆息道:「那事不要提,讓它過去吧,免得又是一番鬧騰。」

朱瞻基放下端端,看著她往殿外跑。兩個宮女在殿外冒頭,然後伸手去迎。

「他也是個可憐的,那時候才多大?還在吃奶呢!就進了那裡面,想想……」

太后仰頭看著虛空,眼睛微眯,現出了一絲皺紋,唏噓道:「是,他是個可憐人。」

朱瞻基起身道:「母后,兒臣知道了。」

太后目光複雜的看著他的背影,喃喃的道:「這都是冤孽啊!何苦讓我兒來承擔!」

……

朱瞻基一路去了西安門,到時郎中正好在給朱濟熿接骨,慘嚎聲尖利,刺耳之極。

朱瞻基走進去,站在邊上看著。

御醫見到朱瞻基急忙行禮,卻撇下了接骨接到一半的朱濟熿,導致那慘叫聲就沒間斷過。

朱瞻基指指朱濟熿,御醫趕緊再次動手,很快結束。

朱濟熿的身上已經被汗水濕透了,他疲憊的在床上側身過來,對朱瞻基怒道:「你來看我的笑話嗎?」

朱瞻基看著他那張幾乎認不原型的臉,皺眉問道:「你為何……不知足?」

「哈哈!哈哈哈!」

朱濟熿喘息著笑了笑,譏諷的道:「我是庶子,明白嗎?你是高高在上的皇太孫,從出生就被文皇帝視若珍寶的皇太孫,而我呢?我就是爛泥!」

斷骨處傳來劇痛,撕心裂肺。朱濟熿強忍著,臉上全是汗水,說道:「從出生開始,我就是晉王府中的爛泥,我若是不爭,那就會被人踩在地上,視若無物!你可懂嗎?」

朱瞻基皺眉搖頭,他從小就是天之驕子,被朱棣捧在手心裡,誰敢踩他?那些人敢踩朱高熾都不敢踩他。

朱濟熿見朱瞻基沒否認,不禁就嘿然道:「那時候我在金陵讀書,太祖高皇帝一樣不喜歡我,回頭我得了個美陽王,以後是什麼日子我很清楚,等死罷了!」

「人這一輩子……這一輩子不就是幾十年罷了,爭也過,不爭也是過,可我不甘心!」

朱濟熿的眼睛被汗水糊住了,他甩甩頭,冷笑道:「我是謀逆了,如何?不謀逆就得被關在那個地方等死!太原多大?難道我此生就該被困在裡面嗎?」

朱瞻基眯眼道:「可朕同樣是被困在了這深宮之中!」

這是他的心裡話,從登基之後,他深感皇宮就是個大囚籠,讓他不得脫身。

「哈哈哈!」

朱濟熿譏諷的笑道:「你有無數的事情可以做,可我能做什麼?和女人廝混?還是教養孩子?我的孩子從出生就註定以後要被關在某地,用不了多久,他們就會痴傻,渾渾噩噩的這樣度日。我不服!不服!」

「憑什麼你能當皇帝?憑什麼你可以對我們予取予求?老子也能!」

朱濟熿憤怒的吼叫道:「來啊!殺了我!有本事你就殺了我!千刀萬剮我也不在乎!」

朱瞻基默然,稍後轉身出去,身後傳來了朱濟熿猖狂的笑聲。

「來啊!把你的手段使出來,都使出來!」

走到小院外,賈全氣不過,就說道:「陛下,臣去收拾他!」

朱瞻基搖搖頭,目光茫然。

「爭來爭去的為什麼?這個位置卻不是那麼好坐的,如履薄冰啊!」

俞佳擔心朱瞻基魔怔,就勸道:「陛下,想做好自然煎熬,那些人只想著享受,哪能和您比啊!」

朱瞻基點頭失笑,說道:「是了,朕想的是大明的將來,唯恐自己走錯了路,所以難免戰戰兢兢。」

回到宮中,朱瞻基令人去鳳陽,而且目的也沒遮掩。

「去看看建庶人。」

瞬間這個消息就成為了朱瞻基登基以來引爆的最大一枚炸彈,炸的不少人茫然不知所措,或是瞠目結舌!

皇帝想幹什麼?

斬盡殺絕,還是要更進一步的限制建庶人?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