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800章 彈起的小球,胸襟寬

第1800章 彈起的小球,胸襟寬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2-07 15:26 | 本章字數:3196

一行人被接納了,首領很自在的去要吃的,可這個部落本就只有一百多號人……而黃金麓一行人卻有五十餘人。

廟太小,神仙太多。

看到首領拿著一張白色的餅在吃,陳默毫不猶豫的湊過去分了一半,回頭說道:「不好吃,淡淡的,也不是麵餅。」

看到他嘚瑟,飢腸轆轆的大家都有些忍不住了。

「都來都來!」

看在那個小碗的份上,部落的人開始給他們做飯。

五十餘人的飯可想而知,部落的人用些藤條包裹了白色的東西,然後用力的攪動。

等攪碎了裡面的東西之後,打開一看,正是陳默吃的那種餅的原料。

一個孩子過來拿了些白色的粉末吃了,黃金麓也吃了些,覺得味道不怎麼樣。

隨後部落的人把這些白色的東西弄成餅狀,然後弄了個平底鍋過來。

這是土鍋,類似於煎烤,等麵餅出來後,一路吃獵物肉食的大家狼吞虎咽的吃了,只覺得這腸胃才稍微舒坦些。

話說飽暖思那個啥的,陳默吃飽了就混進了土人中,靠著憨厚老實的笑容很快就打成一片。

「問問他們有沒有那種彈彈的東西,有的話……」

黃金麓沒有心思去和土人打交道,他叫人去給陳默傳話,然後……然後……

然後他就看到了一個球!

「扔過來!」..

陳默看到一個孩子在玩小球,小球在地上彈起,然後接住,很是有趣,就厚著臉皮喊道。

那孩子看了他一眼,陳默趕緊拿出一塊他捨不得吃的糖來賄賂,於是順利的得到了小球。

看到他把小球反覆砸向地面,一次比一次反彈的高,笑呵呵的模樣,黃金麓低聲罵道:「這頭豬!」

陳默漸漸的沒扔了,他獃獃的看著一次次落下,然後又彈起的小球,回身看著黃金麓,兩人幾乎是同時面露喜色。

……

建庶人,這是對朱允炆幼子的稱呼。

靖難成功之後,朱允炆和大兒子消失,剩下的幼子朱文圭還在吃奶的年齡,朱棣也下不去手,就把他弄到鳳陽叫人養著,與世隔絕。

「他不知道外面……」

朱瞻基有些艱難的說道:「什麼都不知道,連牛羊都沒見過。」

群臣默然,朱瞻基有些糾結的道:「朕……再多的錯都過去了,文皇帝大抵是忘記了他……」

朱瞻基必須要為朱棣撇清,不過想起自己只比那個堂弟大三歲,他就有些糾結。

當他被眾人捧著,皇太孫喊著的時候,那個孩子在鳳陽孤苦無依,連雞鴨魚鵝都不認識。

「建庶人無功於國,亦無害於國,讓他出來,給他娶妻……有些事終歸需要一個了結,那就從朕這裡開始吧!」

「陛下……」

群臣心中一驚,有人欣慰,有人惶然,有人茫然……

「陛下,此事……再商榷可好?」

呂震很忙,忙的腳不沾地,可該來議事的時候他絕不會請假。

這事兒他禮部沾邊,而且他琢磨著……會不會是皇帝的姿態呢?

所謂佞臣的標準,有一條是肯定了的,那就是察言觀色。聽君王的言,揣摩君王的心思,然後迎合君王。

此為佞臣!

儒家眼中的佞臣!

這是皇帝的家務事,尷尬的只是建文朝的舊臣罷了,可你看夏元吉都坦然微笑,誰在乎呢!

金幼孜出班道:「陛下,那畢竟是……建庶人,若是有人別有用心,到時候這便是現成的大旗,臣以為還是……這樣吧。」

若是有人把朱文圭給弄走了,到時候拉起建文帝兒子的大旗,誰知道會不會有人跟著造反?

一部分臣子都紛紛點頭,旋即都建議維持原樣最好。

朱瞻基聽著這些話,然後起身走到前方,俯瞰群臣。淡淡的道:「大明立國非前宋,非前唐,乃是太祖高皇帝披荊斬棘,帶著大家一步步推起了大明。朕雖蒙昧,卻也知道民心所向之處,天下無敵。」

朱瞻基看了一眼群臣,說道:「民心在,則大明存。民心不在,不說建庶人,百姓都會揭竿而起!」

這個……怎麼像是文皇帝說話的風格呢?

群臣肅然,彷彿是看到了朱棣站在那裡,手中還握著鎮紙。

朱瞻基負手而立,朗聲道:「若是帝王無德,民生窘迫,外敵入侵,那就是天滅之!若是百姓棄朕而取建庶人,那便是朕無德,天人共棄,朕無怨!」

群臣心中一震,不禁抬頭看著上面那位年輕的帝王,心中五味雜陳。

這分明就是王者之道啊!

群臣不再說話,朱瞻基隨即吩咐下去,讓人去鳳陽傳旨。

這是個胸懷寬廣而勇敢的皇帝!

「皇帝是這般說的?」

「是的娘娘,陛下還讓人去鳳陽,說是要把建庶人放出來,讓他娶妻生子。」

太后點點頭,幽幽的道:「此事倒是為難了皇帝,不過能放出來也是好事。」

……

「放出建庶人,陛下的胸襟讓人敬佩,諸位,可看到了嗎?陛下的胸襟!」

楊榮在值房裡興奮的道:「陛下不以過往恩仇為念,你們想想史冊中的那些,那些可能活命?」

皇位之爭中,失敗者別說是被幽禁,活命都不可能。

「想想前宋,宋太祖的子孫還有幾個?」

文人就喜歡用陰謀的眼光去看待王朝更替,趙匡胤幾個兒子的結局自然會被揣測一番,然後各種陰謀論都出來了。

政治就沒有乾淨的,幾位輔臣心中轉著這個念頭,卻倍感欣慰。

……

「陛下確實是在興利除弊,僅此就可證明了他的胸襟。」

解縉的眼神中多了些躍躍欲試,但旋即就苦笑道:「老夫老了,卻突然又生出了宦遊之想,果真是老而不死是為賊!罷了,德華,以後還得要看你們的!」

方醒沒去參加這次議事,消息是夏元吉通過馬蘇傳來的。

「我也沒想到陛下會如此豁達,不過這是好事。強硬只能是帝王的一面,剛不可久。陛下放了建庶人之後,那些擔心會稍微少一些,至少站住了腳。其後……」

「藩王?」

解縉說道:「晉王被廢,被幽禁於皇城之中,這是仇。可陛下並未馬上給出接任晉王的人選,這是什麼意思?」

方醒給他倒了茶水,然後舒坦的靠在椅背上。

微風從打開的窗戶外吹進來,萬物繁茂的味道讓人昏昏欲睡。

「陛下是有些那個意思,不過還在斟酌,主要還是要看諸藩的應對。」

方醒的話里隱含的意思讓解縉有些不滿,他說道:「這有些輕舉妄動了,那些藩王在各地依存多年,一旦各地風起雲湧,誰去疲於奔命?到時候山河破碎,等修生養息之後,那又是一個輪迴,何來的振興大明?」

方醒尷尬的道:「我勸過,不過陛下卻有自己的心思,您該知道,藩王就像是一條條無形的鎖鏈,讓大明有些難受,陛下肯定是想打破這些鎖鏈。」

「急了些,太年輕了!」

解縉賣弄起了老資格,指點道:「換做是老夫,就勸陛下徐徐圖之,找他們的漏洞,先削去護衛,然後再慢慢的擺弄。」

這是誰都想得到的辦法,方醒搖頭道:「一旦開了頭,那些藩王不是傻子,肯定會有所動作,到時候……」

朱瞻基的心思方醒摸到了些,卻不肯說給解縉聽。

解縉察言觀色,冷哼道:「瞞著老夫什麼?說吧,難道老夫是姦細?值當你這麼瞞著。」

人越老,好奇心就越發的重。

方醒無奈的道:「殺戮肯定是解決不了問題的,藩王那麼多,全殺了,或是全都收拾了,這名聲也壞了。那還不如……出去看看。」

「下西洋?!」解縉盯著方醒問道:「這事你以前給老夫說過,若是這般,那些就是分封了,可想過後果嗎?到時候各自為國,互相廝殺,想想就讓人頭皮發麻。」

方醒微笑道:「總是肉爛在了鍋里。再說以後的事誰說得清楚,把各處的戰略要地拿在手中,其它的就讓他們去治理又如何?就像是陛下今日所說的,若是大明國內民不聊生,那何不如讓同根同源的人來收了它。」

,無彈窗閱讀請。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