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812章 不友好的南昌城

第1812章 不友好的南昌城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2-10 05:25 | 本章字數:2692

朱權有一雙出色的眼睛,鳳眼。

這雙鳳眼淡淡的看著方醒,就在方醒眼酸發脹忍不住想眨眼的時候,朱權緩緩轉身,說道:「興和伯請進。」

方醒側臉,飛速的眨眨眼睛,然後跟了進去。

王府除去四門之外,看著很是簡陋,一路行來到了精舍,方醒看到四周清幽,就說道:「殿下在此修身養性,羨煞方某。」

朱權徑直到了蒲團上坐下,方醒在邊上沒找到蒲團,在江訓的注視下,他在朱權的對面緩緩坐在地上。

方醒看了一眼玉磐,說道:「殿下這是準備潛心於道嗎?那倒是可喜可賀,這世上從此便少了許多紛爭。」

眼前這位的怨氣大抵要衝破胸膛了,以至於子孫念念不忘,直至在正德年間來了一次造反。

朱權閉上眼睛,雙手交疊覆在下腹丹田處,淡淡的道:「凡俗是非多,離塵卻掛子孫,待俗事了了,本王自然歸於山野。」

「方某佩服!」

方醒看著小几上的玉錘,有些想順回家去給無憂敲核桃。

朱權這話表明了自己『閑雲野鶴』的本性,卻暗指朱瞻基在削藩。

「晉藩只是小輩,當年的錯本王也犯過,可如今大家不是相安嗎?為何晉藩遲遲不能復爵?不少藩王給本王來信,都對此憂心忡忡……陛下可有決斷了嗎?」

方醒笑了笑,說道:「此事非家事,殿下卻是想偏頗了。」

這話不大客氣,邊上的江訓說道:「興和伯,從太祖高皇帝分封諸王始,這如何不是家事?難道朝中有誰想插手一二?」

方醒迎上朱權探究的目光,淡淡的道:「藩王每年耗費多少錢糧?佔了多少田地?役使了多少人?這些東西從何而來?莫不是皇家自己種出來的?」

「大膽!」

江訓看到朱權面色鐵青,就起身喝道:「興和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大膽!」

方醒沒理他,微笑著對朱權說道:「殿下,陛下在宮中也是節儉度日,幾位殿下也沒建造王府……普天之下啊……」

方醒對江訓點點頭,說道:「普天之下全是百姓,你有意見嗎?」

「家事?」

方醒毫不客氣的道:「若是各地藩王自己養活自己,那就是家事!若是不能,抱歉,方某認為這便是國事!」

江訓冷笑道:「天家血脈,豈能與販夫走卒為伍?興和伯,你這話要是傳出去,在下保證你出不了太原城!」

「誰敢攔我?」

方醒眼神凌厲的盯著江訓,說道:「方某敢帶著一個千戶所橫行於交趾,南昌有誰敢攔著我?誰?!」

江訓眸色閃爍,朱權喝道:「夠了!」

「殿下恕罪!」

江訓跪坐在蒲團上俯身請罪,朱權目光一轉,說道:「今日本王精神不濟,興和伯請回吧。」

方醒雙腿交叉用力,身體隨之起來。他拱手道:「殿下,藩王當為國屏藩,若是不能,那也要謹言慎行。方某言盡於此,告辭了。」

朱權眯眼盯著他,一直等人走了,才沉吟道:「他的戰功可有虛報?」

朱權當年可是統領數萬的強人,也曾率軍深入草原,和當時的燕王朱棣等人一起征伐蒙元殘餘,所以他對方醒的戰績有些懷疑。

在朱權蟄伏南昌的時候,他也沒有停止過關注外界,而江訓就是他的眼睛。

「殿下,那人就是在交趾成的名,其後便一發不可收拾了,深得文皇帝的喜愛。而當今皇帝更是與他亦師亦友,所以他來此的目的……臣以為多半是最近藩王鬧騰,而您在宗室里的輩分高,德高望重,所以北平有人忌憚了,就派了他來。」

朱權輕嗤一聲,說道:「這是來試探還是來威嚇本王?可笑!」

江訓說道:「殿下,他帶了一個千戶所來此,咱們得小心啊!」

朱權的眼神微暗,說道:「叫人注意些,今日府中加強戒備。」

……

「如何?」

午飯時,左布政使王岳找來了岳固問話。

岳固今日奉命盯著王府,聞言就說道:「大人,興和伯進了王府,沒多久……也就是傳旨之外一盞茶的功夫吧,就出來了。」

王岳嘆息一聲,說道:「本官問的不是王府,那裡至少會保持臉面,本官想知道進城的那個千戶所的情況,還有……王府的那些護衛可有動靜?」

岳固心中懊悔,覺得自己在王岳這裡丟了好形象,急忙說道:「大人,那個千戶所進了住處之後就派了哨,不過也就是十餘人。王府的護衛還沒看到動靜。」

說完岳固小心翼翼的問道:「大人,興和伯……難道真敢拿了寧王?」

王岳緩緩刨了一口米飯,等吞咽之後說道:「他敢不敢和咱們沒關係,本官只擔心寧王的那些護衛,若是火併起來……南昌城可就成了沙場。」

岳固覺得剛才給王岳留下了壞印象,所以就大膽的道:「大人,寧王殿下的護衛可不多了。再說興和伯如何敢動?一動就是亂子,他不傻啊!」

王岳把筷子一放,用手搓搓臉,嘆道:「藩王可是個大麻煩,誰知道陛下是怎麼想的,本官就覺著太急切了些。」

……

駐地的條件不好,全是木屋不說,而且還不夠,必須要五人一間,擁擠的不行。

「伯爺,周圍沒有柵欄圍牆,沒法防備。」

方醒一回來,吳躍就開始抱怨布政使司的不靠譜。

「那些木屋草草修建,好些都沒幹透,日頭一曬,沒多久保證就翹了……」

雖然各種不靠譜,但還是給方醒留下了一個三間構造的小院子,算是個優待。

「他們說王岳已經準備好了一個大宅子,請您去住,下官當場就罵了那人,然後就沒有後續了。」

進了小院子,方醒看到兩個女人在洒掃,就皺眉道:「本伯無需伺候,都回去吧。」

兩個女人……不,等她們抬頭後,方醒才發現是女孩,心中就無名火大作。

「伯爺,奴婢……」

兩個女孩惶恐的跪地,其中一人說道:「懇請伯爺開恩收留,否則奴婢回去必然要受罰。」

方醒吩咐道:「查,看看她們的主人是誰,找到了報給本伯。」

那兩個女孩一聽就慌作一團,其中一個泣聲道:「伯爺,奴婢家貧,有人買了奴婢,然後前幾日就送了過來……」

「誰?」

遇到這種事,方醒的心情大壞,語氣就嚴厲了些,兩個女孩瑟瑟發抖,「伯爺,是……是陳大人。」

「哪個陳大人?」

「前衛的陳大人。」

小人!

方醒暗罵了一聲,吩咐道:「讓武川去訓斥陳慶年。」

此次隨行的黑刺北百戶官顏飛應了,然後出去找武川。

吳躍低聲道:「伯爺,武川只是個小旗官,要不還是下官去吧。」

方醒搖搖頭,進了正堂坐下,兩個女孩以為自己以後就成這位伯爺的人了,歡天喜地的去燒水泡茶。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