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830章 雷霆變玩笑,鐵證如

第1830章 雷霆變玩笑,鐵證如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2-16 15:35 | 本章字數:2798

朱瞻基目光轉動,問道:「那些錢鈔去了哪裡?」

楊榮心中嘆息著,知道自己錯過了最佳的勸諫機會。

剛才他想借著藩王事來勸諫皇帝暫停這個念頭,免得天下物議沸騰。可黑刺信使的話卻讓朱瞻基瞬間佔據了上風。

「陛下,那些錢鈔多次周轉,王公公查了好久,才查到最後購買了鐵料,最後存放於太原城外……」

「好!」

朱瞻基面色鐵青,說道:「真是好!真是一心修道的寧王!」

楊榮心中的猜測落地,他咬咬牙,出班道:「陛下,臣懇請暫緩增加官吏之議。」

金幼孜一驚,然後趕緊出班跟著說道:「陛下,臣懇請暫緩增加官吏之議。」

「陛下,臣懇請暫緩增加官吏之議!」

群臣一起出班行禮勸諫,那個小旗官不知所措的站在那裡,而朱瞻基卻沒生氣,只是微笑著。..

群臣躬身抱拳,這個姿勢短時間還行,時間長了腰受不住。

這裡面就數黃淮的身體差,他的肺部有毛病,所以沒一會兒他就有些喘息了,身體微顫。

朱瞻基微笑著,眼神冷冷的,半晌說道:「諸卿在幹什麼?朕不過是……玩笑罷了。」

玩笑?

直起腰的群臣沒誰當做玩笑,心中更沒有成功阻擊皇帝的快意,有的只是沉重。

這不是玩笑,這是試探!

皇帝在試探這些重臣們對自己革新吏治的態度!

而他得到的回應很糟糕!

這會是君臣之間裂縫的開端嗎?

朱瞻基撇開這個話題,問道:「寧王那邊如何了?」

……

「寧王會給他一個教訓!」

「是,寧王乃是宗室長輩,老老實實地沒犯事,被那方醒打上門去,再好的性子也忍不得啊!只是陛下卻坐蠟了,不好處置。」

京城宗人府里,兩個男子在喝茶,天氣炎熱,可他們卻是愜意之極。

「陛下太急切了,那王岳說不準是看準了機會,想坑方醒一把,結果卻不小心和寧王的奏章一同上路,這下他算是無心之失,要倒霉了。」

「誰說不是呢?那王岳多半是有瀆職的嫌疑,他想用彈劾方醒來獲取那些重臣的好感……想脫罪。寧王之事後,江西那邊肯定要嚴查一次,他躲不過去,所以只能冒險了!」

「方醒要倒霉了,陛下再怎麼關照,可這等事一出,不但是藩王要一起鬧騰,他的仇家們也會蜂擁而至,嘖嘖!看他怎麼收場!」

……

「陛下,寧王殿下……的護衛衝出王府,被擊潰,寧王深感……深感罪孽深重,此刻跟著興和伯去了金陵,稍後會一起回京請罪。」

呃!

楊榮眨眨眼睛,他覺得自己這是出現了幻聽。

是的,一定是!

那可是寧王啊!

衝出王府,為何衝出王府?必然是方醒兵臨王府,寧王選擇了鋌而走險。

至於寧王深感罪孽深重,這個楊榮是相信的。

在朱棣時期,寧王就被壓的不敢冒泡,老老實實地呆在南昌,根本就不敢給朱棣收拾自己的借口。

「寧王這是認為朕可欺嗎?」

朱瞻基冷冷的道:「鐵料,他要那麼多鐵料幹什麼?想打造什麼?香爐嗎?」

「散了吧!」

群臣無言,朱瞻基看了心中暢快,起身回去。

……

天氣炎熱,太后越發的懶得動彈了,整日就在自己的地方窩著,好在有端端能排解孤獨。

於是當朱瞻基到時,就看到太后用紗巾蒙著眼睛在尋摸,而端端就躲在太后的座位後面,一手捂著嘴在忍笑,只是那眼睛笑的成了月牙兒,身體忍的辛苦,一抽一抽的。

看到朱瞻基進來,端端就指指太后,然後伸出食指放在唇上,眼睛很認真的傳遞著消息。

——別出聲!

可她噓的這一聲連朱瞻基都聽到了,太后就在前面,哪會有聽不到的。

「端端躲在哪了?怎麼看不到?」

太后緩緩轉身,伸手四處尋摸著。

端端得意的不行,終於是忍不住笑了,然後一發不可收拾。

清脆的笑聲中,太后揭開紗巾,沖著朱瞻基笑道:「這是個讓人疼的女娃。」

「父皇!」

端端繞過來行禮,朱瞻基上前牽著她,然後單手扶著太后坐下。

「母后,天氣太熱了,要不兒臣就侍奉您去避暑吧。」

太后搖頭道:「避什麼暑?宮中那麼好,出去就是折騰,驚動百官百姓。我家已經夠享福了,要少擾民。」

「是,母后所言甚是。」

朱瞻基訕訕的道:「那兒臣和您在宮中轉轉?」

太后欣然道:「好。」

朱瞻基吩咐人去叫胡善祥來,然後扶著太后出去。

……

頭頂有傘遮陽,身邊是兒子兒媳,太后欣慰的道:「你們也要經常出來走動走動,這不走動連胃口都沒有,如何能誕下麟兒?」

胡善祥臉紅著應了,朱瞻基的心中卻有些Y影。

從他大婚開始,唯一的孩子就是端端,至今後宮女人都沒見誰有身孕。

這不是個好消息,那些藩王也暗自用這一點來攻擊他。

你連兒子都沒有,還折騰什麼?

太后兀自在念叨著,讓他們趕緊生個兒子,她就專門照顧那個孩子。

胡善祥偷偷的瞟了朱瞻基一眼,卻看到了Y沉,就心中一跳,然後黯然神傷。

「可是外朝有事?寧王?」

知子莫若母,太后就是察覺到朱瞻基的情緒不對,所以才答應出來轉轉。

朱瞻基察覺自己的情緒不對,就笑道:「母后,寧王有些大志,被興和伯發現了,就帶回來請罪。」

太后的腳步一滯,前面的端端就回頭招手,她笑了笑,緩緩向前。

「哎!」

太后嘆息道:「他還是在耿耿於懷啊!」

「當年之事不論對錯,可終究他是被你皇爺爺給壓制住了。他不肯認輸,不過年紀卻不小了,這是……罷了,也好,免得子孫受累。」

在太后看來,朱權年紀都在這裡了,造反多半是沒戲,那麼他囤積鐵料,就是在為子孫準備。

這等仇恨和野心讓太后也放棄了說情的打算,她只是交代道:「他畢竟是你皇爺爺一輩的人,別太過火就行了。」

朱瞻基點點頭,說道:「兒臣準備廢棄寧藩。」

太后說道:「隨你,不過晉藩那邊你卻要費些心思。」

寧王近乎於謀反,那麼廢除有理可循,可晉王一系呢?

朱濟熿謀逆,這個是板上釘釘的事,可原先的老晉王卻是朱濟熺。

皇帝和皇后陪著太后在宮中溜達,這不是第一次,所以那些嬪妃都懂事的沒出來。

而此時寧王圖謀不軌的消息也被楊榮讓人傳了出去,京城輿論從不相信,到半信半疑……

當王岳的請罪奏章到了之後,什麼都晚了。

朱瞻基勃然大怒,當即令人去拿王岳,同時派出御史前去南昌,清查此事。

王岳的奏章內容一透露出去,京城不少人都感覺自己被打臉了。

寧王私藏鐵料,鐵證如山!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