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837章 奇怪的呂震

第1837章 奇怪的呂震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2-20 09:16 | 本章字數:2829

兄弟姐妹們,有月票的扔兩張。

……

群臣除去楊榮開始駁斥了朱權之外,其他人都相當於是看了一出大戲。

君臣聯手斗寧王的大戲!

順便讓他們重溫文皇帝在時的那種俯首帖耳的生活!

「興和伯此行辛苦了。」

方醒的臉又被晒黑了,他拱手道:「陛下,此次南昌前衛之事,讓臣覺得南方的衛所多有懈怠,監管不力。」

這事兒和兵部沒關係,所以張本沒回應。

朱瞻基說道:「總有人以為天高皇帝遠,把軍隊當做是自己的家奴,這等人,發現一個,嚴懲一個,絕不手軟!」

隨後大家就散了,回到值房之後,金幼孜說道:「陛下這是要開始對武人下手了嗎?還是說是在敲山震虎?」

楊榮是首輔,他不會輕易表態,而黃淮的身體不大好,只是在強打精神。

楊溥看了大家一眼,說道:「武人……陛下當年也曾多次經歷戰陣,武人的忠心應該是不缺,只是這些人沒了出路,找不到征伐之地,陛下要時不時的敲打一番……」

楊榮看了他一眼,心中有些忌憚。

楊溥平時的話不算多,但楊榮幾次觀察,發現這人實際上最喜歡的還是揣摩。

揣摩同僚,揣摩帝王,揣摩局勢,然後據此作出判斷和應對。

這是個勁敵!

原先朱棣屬意的首輔是楊士奇,可後來卻因為楊榮站隊正確,所以就虎口拔牙,搶到了先機。

如今朱瞻基在位,他的政治主張偏向於朱棣,所以楊榮必然是穩當的。

要想撼動楊榮的位置,那麼必須要保證大明的局勢下滑,皇帝的銳意進取被當頭一棍,然後楊榮這個首輔就會成為盾牌被扔出去。

就如同宋朝一般,改革被抵制,被反對,難以為續時,王安石就是盾牌。只有他滾蛋了,君王的威信才能繼續保持下去。

所以楊榮在觀察著這些同僚的言行,然後仔細揣摩。

楊士奇是個厚道人,同時也是對楊榮威脅最大的一個。金幼孜有些焦躁,從方醒介入之後,他就開始焦躁不安,並充當了攪屎棍的角色,不停的在攪動著朝局。

黃淮不足為據,他的身體就無法保證充沛的精力來擔任首輔的職務。

那麼……

楊榮說道:「文武之間的事不是咱們能摻和的,聽從陛下的吩咐就是了。」

他一邊說一邊快速的瞥了楊溥一眼,看到了一絲詫異。

是啊!詫異……

楊榮在心中冷笑著,他知道楊溥剛才的言論有激金幼孜的嫌疑,只要金幼孜一鬧騰,他這個首輔必須要鎮壓或是勸解,不能把矛盾鬧到皇帝的身前。

然後……這個首輔和同僚的關係就會越來越差。

再然後……

……

方醒出宮時特地去了太廟那邊看了一眼。

太廟裡已經是煙熏火燎中,那些禮官在折騰著。

方醒看到了呂震,而呂震也看到了他,就走出來,站在台階上,雙手攏在袖子里,問道:「興和伯這是要回家了?」

方醒點點頭,看著大殿里那些粗大的柱子眼饞。

這些高大的柱子可全是金絲楠木啊!

隨便支撐個幾百年屁事都沒有的金絲楠木!

方醒在對著這些好木料垂涎三尺,呂震卻笑吟吟的道:「興和伯南下幾個月,趕緊回家團聚吧。」

這人怎麼變熱情了?

方醒狐疑的看了他一眼,然後拱拱手走了。

呂震笑著目送他遠去,然後轉身進去,繼續進行儀式。

「請行禮……」

禮官的聲音悅耳悠揚,既不會『驚擾』到皇家的列祖列宗,又能彰顯皇家的尊貴。

神位一一排列,太常卿跪下,上香,祭酒……俯身伏在地上。

「再拜……」

「興……」

「平身……」

一系列的程序走完後,禮官說道:「禮畢……」

呂震笑眯眯的和眾人拱拱手,然後獨自走了。

「呂大人今日這是怎麼了?難道是遇到了好事?」

「嗯,以往他可不會對著咱們笑,更不會拱什麼手。」

這時太常卿過來,這些人馬上就閉口不言。

太常卿負手看著外面的陽光,喃喃的道:「這人為了自己的兒子去陛下那裡求官,好幾次了啊!」

呃!

這些官員小吏都垂首,等太常卿走了之後,他們這才三三兩兩的出去。

「這人好厚的臉皮啊!居然為自己的兒子求官。」

……

呂震的心情不錯,稍後就去了那些番僧的地方視察了一番。

禮部看似不管錢,不管官帽子,可涉及之事都和國家形象息息相關,在看重禮儀和名分的大明,禮部尚書的官職也不差。

番僧們被養在京城,平日里也沒啥事干,見到呂震來了,就弄了一桌素齋,請他吃了。

席間呂震的情緒不錯,頻頻舉杯。

等太陽偏西,呂震看看到下衙的時間了,就起身擺擺手,然後走了。

他搖搖晃晃的上馬,慢悠悠的回家。

出了皇城沒多遠,他就看到了方醒。

「要一隻狗,小狗。再來一個武將,要大刀……最後來個胖子,看著好笑的胖子……」

方醒就和那些百姓擠在一起,滿臉興奮的叫喊著。

呂震喝的有些醺醺的,他趁著酒意擠了過去。那些百姓看到他穿著官服,只得讓開了路。

呂震走到方醒的身後,拍了他的肩膀一下。

「興和伯,你這是童心未泯呢?」

方醒回頭看到是他,就隨口道:「看著這面人喜慶,買回家給孩子們玩耍。」

呂震打個酒嗝,低聲道:「興和伯,改日本官請你喝酒。」

兩人沒什麼交情,不,應該說是有些讎隙。所以方醒覺得這廝越發的古怪了,就隨口應了,然後就用力的拍了他的肩膀一下表示還禮。

「哎……」

呂震喝酒之後腳發飄,被方醒這一巴掌就拍在了地上。

「我說你不是想訛我吧?」

呂震在地上幾次起不來,周圍的人以為他們要打架,馬上避開了,讓出了一大塊空地。

「老爺!」呂震的隨從驚呼一聲,然後準備過來扶起呂震,卻被呂震拒絕了。只是對方醒怒目而視。

呂震苦笑道:「老了,這骨頭硬,興和伯搭把手。」

方醒一把就扶了他起來,說道:「我說呂大人,下次你可千萬別和本伯鬧騰,小心啊!」

上次他一腳把呂震踹到家裡養了許久,這仇他不相信呂震會忘記。

呂震起來拍拍屁股,拱手道:「走了,興和伯記得啊!改日本官請你喝酒。」

方醒勉強應了,然後趁著人少的機會,趕緊讓面人師傅把自己的三個面人做了。

……

呂震到了家,兒子呂熊還沒回來。老妻幫他更衣,隨口問了呂熊的官職。

這是呂震前段時間吹噓造的孽,他一邊換上家常衣服,一邊敷衍道:「還早呢!陛下登基沒多久,現在不好開口。」

隨後他的老妻給他喝了醒酒湯,他厭惡的喝了,打個嗝,起身就進了卧室。

「有些累了,別吵鬧。」

「知道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