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840章 偏心的皇帝

第1840章 偏心的皇帝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2-21 03:03 | 本章字數:2723

在朱高熾駕崩時,有人說朱瞻基會限制方醒,暫時壓住他,穩住朝政。

這是從方醒的仇人遍天下的角度的研判。

只有壓制住方醒,皇帝才能和臣子和衷共濟,而不是每天有個攪屎棍在中間攪合,讓朝堂上充滿了戾氣。

可從朱瞻基登基時方醒率領火器衛所進城閱兵開始,朱瞻基親手一點點的擊破了外界的猜測。

興和伯依舊……不,是更進一步!

他和皇帝就像是一內一外的兩個棋手,漸漸的開始了布局。

這就是個歷經三朝而屹立不倒的攪屎棍!

再沒有比他更幸運的臣子了,所以那些人在盯著他,想從他的身上找到漏洞,然後就像是火槍陣列般的集火攻擊。

就在方醒帶著朱權進城時,那些早已得到南邊消息的人都在摩拳擦掌,想給方醒重重一擊。

你居然逼反了藩王,這是跋扈到沒邊了啊!

可朱瞻基隨即就用幽禁朱權給了這些人一巴掌,而後朝中也傳來了大佬們都認可此事的消息。

這人為啥運氣那麼好呢?居然查到了朱權暗中收集鐵料的證據。

就在大家悻悻然的收起那些心思時,一個消息就炸雷般的把他們給炸懵了。

——方醒打死了呂震!

……

「老師,消息出來後,呂家所在的那條街都被馬車和人給堵滿了,全是去祭奠的人。」

馬蘇得到消息就告假回到了方家莊。

「慌了?」

無憂在前院和木花玩耍,大樹下,她仰頭指著上面嚷著,想爬上去。

馬蘇搖頭道:「老師,呂震不值得您出手,所以這必然是誣陷。」

「陛下登基之後,呂震的影響力實際上不斷在下滑,從他給呂熊謀官失敗上來看,用不了兩年,陛下肯定要讓他致仕,所以您無需出手。」

「你倒是長進不少。」

方醒愜意的道:「我殺呂震幹嘛?不過是拍了一巴掌,若是這都能殺人,軍中的將士們以後都得要束手束腳,更別提什麼操練了。」

「爹!爬樹!爬樹!」

無憂在前面回身招手,小臉蛋紅撲撲的,馬蘇看了就想到自己的兒子馬彥,不禁面露微笑。

方醒過去抱住無憂,然後把她舉到樹榦上,讓她的手抓著樹枝。

「爹放手了啊!放了啊!」

無憂歡喜的道:「爹,快放快放……」

賈全進了前院,看到的就是一幅父女嬉戲圖。他不忍打斷,就站在邊上看著。

方醒雙手虛扶在無憂腋下,緊張的看著她的小手。

「爹,爹……」

無憂漸漸的抓不穩樹枝了,她沒有慌亂,她知道自己的父親一定能保護好自己,於是就雙手一松。

「哈哈哈哈!抓住你這個搗蛋鬼了!」

方醒接著無憂,讓她坐在自己的右肩上,回身就看到了賈全。

「你大哥他們馬上回來了,無憂記得監督他們洗手。」

方醒把無憂放下來,然後俯身親親她的額頭,說道:「爹出去一趟,回來給無憂帶好吃的。」

無憂看了賈全一眼,皺眉道:「爹,他好凶。」

方醒笑了笑,然後走過去說道:「走吧。」

賈全來此,必然是朝中已經在討論呂震的案子了。方醒作為當事人,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去刑部不合適,於是就只能當庭辯問。

兩人出了方家莊,賈全忍不住好奇問道:「伯爺,您這是什麼絕技?」

「誅心!」

……

當方醒到時,朝堂上依舊在處理政事,見他進來,所有人都默默的看著。

朱瞻基很無奈的進行著程序,「興和伯,有人指證你昨日毆打呂震,此事可真?」

方醒苦笑道:「假的不能再假了。」

刑部尚書金純出班問道:「興和伯,昨日你與呂震為何相遇?可有動手?」

這是程序,方醒並未覺得受到了屈辱,他說道:「昨日出宮之後,我就在面人攤等著做面人,呂震從身後摸過來拍了我一把,然後說是改日請我喝酒……很親切,讓我有些不知所措,以為他瘋了。」

買面人,大家都知道方醒家中有三個孩子,出門在外看到孩子們喜歡的東西,為人父母的在有能力的情況下,多半會買回家去。

至於呂震的親切……這事兒大家都清楚。

夏元吉出班說道:「呂震近些時日對誰都親切,雖說不言亡人過,可此事涉及到興和伯的清白,本官就說了吧。這是為了給呂熊要官職,他怕旁人阻攔,就改弦易轍……連本官都有些恍惚。」

群臣都點頭,他們最近都被呂震的親切弄的有些不適應。

方醒點點頭,對夏元吉表示感謝,然後說道:「我答應了,我雖然與他有些過節,不過伸手不打笑臉人。當時我聞到他渾身的酒氣,就拍了他的肩膀一下,結果他喝多了,一下就軟到了地上,最後還是我給扶起來的。」

「就一巴掌?」

金純看看方醒的雙手,覺得這不是能一巴掌拍死人的手。

「當然,當時看到的人不少。」

金純糾結的道:「興和伯,那最後呢?」

「最後?」方醒想了想,說道:「最後他拍拍屁股就走了,臨走前再次說改日請我喝酒。」

金純盯著方醒的眼睛問道:「就這些?」

方醒瞪著他說道:「我與他不合,能勉強答應和他喝酒就覺著膈應,難道我還能和他把臂同游?」

金純目光掃過方醒的身上,淡淡的道:「興和伯,刑部已經在搜尋昨日在場的人,目前已經找到了那個做面人的男子,可他卻說當時在做面人,沒注意。」

方醒從容的道:「呂震走了之後,我馬上就搶了先,讓他趕緊先做我的面人,這個他該記得吧?」

金純點點頭,說道:「不過這不夠,你是興和伯,他們是平頭百姓……」

「你在說我會殺人滅口嗎?」

方醒有些哭笑不得的道:「我若是要殺呂震,犯得著當街下手嗎?」

金純點頭道:「是,不過錯手也有可能。」

好吧,這位完全是從辦案子的角度去看問題,方醒沒轍,就說道:「當時在場看到的少說二十餘人,找到幾個就清楚了。」

金純仔細看著方醒的眼睛,卻沒有找到心虛或是躲避,他點點頭道:「目前只能是如此。」

回身他拱手道:「陛下,臣請聚寶山衛近幾日不得出營。」

這是擔心方醒會調動聚寶山衛的那些斥候去幹掉目擊者。

方醒不想朱瞻基為難,就說道:「陛下,天氣炎熱,營中最近應該沒有假期。」

朱瞻基點點頭,說道:「去查清楚,黑的白不了,白的也……黑不了,若是構陷,那就讓他們付出代價。」

皇帝只說了要構陷者付出代價,話里話外都在為方醒撇清。

這還是信重啊!

群臣心中複雜,而金純已經告退,他要趁著錦衣衛和東廠的人沒來摻和之前把案子搞定,否則刑部的臉就丟大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