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868章 老臣……請乞骸骨

第1868章 老臣……請乞骸骨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3-03 09:44 | 本章字數:2736

月票有就請支援一把,推薦票也同樣需要,大家若是有的話,方便就每天投一下,感謝!

中秋節的前一天,權謹顫顫巍巍的被扶著上了馬車。他回身看著自己住了多年的宅子,對家人說道:「我老了,不敢在大學士的位置上尸位素餐,你們整理好東西,回頭咱們就回徐州。」

家人都應了,權謹欣慰的點點頭,然後吩咐道:「去朝中。」

……

「陛下,欽天監報,昨夜有流星,大如雞子,尾有赤焰……」

群臣面色凝重,朱瞻基卻捂額道:「流星每年都有,何必專門來報?」

群臣頓時意興闌珊。說來好笑,每當地震山崩水災旱災之類的自然災害發生時,群臣,甚至是天下人都第一時間盯著宮中,盯著那位皇帝。

陛下啊!是不是你又幹了啥讓老天爺生氣的事了?

夏元吉出班道:「陛下,各地移民正往興和城而去,只是陝西那邊卻有些怨言,說是抽空了百姓,當地官府轄下的人口凋零,賦稅越發的少了。」

朱瞻基皺眉道:「陝西一地水土流失,少雨,稍有異變就是旱災。當年讓那些俘虜栽種了不少樹木,聽聞有不少被砍去燒柴了,地方官吏也不見焦慮,得過且過,擬旨斥責!」

楊榮出班,有人給了筆墨當即擬旨,然後念誦了一遍,查驗無誤後用印發出去。

「不只是陝西,山西、山東……整個北方的人口都要向外慢慢的遷移,一邊遷移,原地的人口還會慢慢的補滿,甚至是超出。塞外很大,就說奴兒干都司那邊就能容納不少人,以後大明還會慢慢的向北邊擴展,人口是萬萬缺不得的。」

北邊有啥?

這個皇帝和前幾任都不同。前幾任,包括朱棣在內,在北邊的政策主要是以打壓對手為主,並未想過直接統治那裡。

群臣有些頭痛。

楊士奇出班說道:「陛下,塞外荒蕪,要想遷移過去,糧食是個問題。其次便是遠離大明,天長日久之後,臣擔心會成為化外之地。」

「有土豆。」

朱瞻基一句話就把糧食問題給駁回了。

自從土豆登上大明的餐桌之後,大家驚喜的發現土豆不挑地,對環境的要求也不高,於是土豆搖身一變,就成了小麥和大米之後,大明的第三主食。

「首先要把北海控制住。」

朱瞻基說道:「那裡是個好地方,寒冷不應該成為阻攔大明腳步的武器,慢慢的滲透過去。」

北海啊!

群臣的心中一松,在瓦剌被擊敗,韃靼歸附之後,北海實際上就是大明的地盤了,只是目前沒有去控制那裡而已。

皇帝擴張的**太過強烈,群臣有些不安,楊榮說道:「陛下,塞外終究難以養活太多人,若是有變,大明本土也很難及時給予援救,還是要謹慎啊!」

朱瞻基點點頭,就在群臣欣喜時,他淡淡的道:「若是有敵人,那就來一次征伐。」

這還是那個文皇帝教出來的皇帝啊!

「大明的軍隊許久不征戰會頹廢。」

朱瞻基給了一個標杆:「隔幾年大明必須要對外進行一次征伐,不管規模大小。軍隊要歷練,要打仗。」

只要有征伐,大明的文武之爭就很難決出一個勝負!

朱瞻基看到了失望之色,他說道:「下一個目標就是……亦力把里!」

楊榮心中一驚,正準備勸諫時,外面有人進來稟告道:「陛下,權大人求見。」

「權謹?扶進來。」

從朱瞻基登基之後,權謹就開始振作起來,想幫襯一番。可隨著時間流逝,他發現朱瞻基的想法和自己偏差甚大,於是就勸諫了一番,只是卻無果。

心灰意冷的權謹於是告病在家,朱瞻基也派了御醫去探視,回來只說老大人心情鬱郁。

當權謹被太監攙扶著進來時,群臣都側身垂首以示尊敬。

朱瞻基目光複雜的看著顫顫巍巍走來的權謹,他想留下這位老臣,可看權謹這模樣,分明就是去意已定。

果然,權謹下跪,就在朱瞻基令人去扶他時,權謹說道:「陛下,老臣年邁,不堪供君王驅使,尸位素餐。近日老臣行走越發的艱難了,懇請陛下……」

權謹抬頭,嘴唇動了幾下,還是說出了那話。

「老臣請乞骸骨……歸鄉。」

那雙渾濁的眼睛定定的看著朱瞻基,眼神蒼涼。

一陣寂靜!

朱瞻基有些捨不得這位真正的君子。

權謹被兩名太監架了起來,他喘息著說道:「老臣見證了大明從四面皆敵,到……到如今四夷賓服,蒸蒸日上,歸去當述於筆端,傳於子孫……」

朱瞻基嘆息一聲,說道:「老大人歷經幾朝,持身正,為古今罕有……」

這是君王給即將致仕的老臣下評斷,群臣都艷羨不已。

「……大明就是少了許多如老大人般的君子,今日老大人歸去,朕亦難掩失望。」

朱瞻基黯然道:「令人去徐州修建牌坊,以鼓舞后進。」

「多謝陛下。」

權謹再次跪下,鄭重的叩首。

這是最後一次了啊!

朱瞻基伸出去的手又收了回來,起身道:「此去……規矩在,朕也不好違背,這樣,朕令人準備車馬,一路順風吧。」

皇帝準備車馬,這個待遇能讓人眼紅到髮指。

權謹再次叩首謝恩,隨即被人扶起來告退。

……

知行書院即將出仕的學生們得到了意外的驚喜之後,就開始準備,按照安排,明天過完中秋節之後,他們就得各自出發。

書院為此放了一天假,請了那些即將出仕的學生們回來給學弟們傳授經驗。

「……出去教授科學的這一年多以來,我認識了不少人,從剛開始有些彆扭,到後來慢慢的學會了同不認識的人打交道,還學會了教授學生,當我回家時,父母都說我像是變了個人,變得沉穩了,變得開朗了……」

教室里一個即將出仕的學生在從容的講述著自己的經歷,下面的學生們聽的聚精會神的。

「有些捨不得啊!」

教室外,解縉唏噓道:「他們都是老夫看著成材的,如今卻要四海飄零,就像是你說的蒲公英,大風來了,孩子們馬上就要離開母體,去尋找他們的機會……」

方醒的遺憾卻和他不同:「陛下來不了,可惜了。」

解禎亮笑道:「陛下若是來了,國子監的那些人就敢去皇城外上書。」

「誰怕他們?」

解縉不屑的道:「咱們的學生都是出去磨礪過的,國子監的那些學生只知道皓首窮經,整日之乎者也,哪知道什麼民生疾苦?」

若說洪武年間的國子監是幹部學校的話,那麼永樂間的國子監就是個終南捷徑。等到了朱瞻基登基之後,大家一看那模樣,分明就是不準備把國子監看在眼裡。

以後的出路在哪裡?

國子監的師生們都在焦躁著,而相比之下,書院的學生們卻自信於自己的能力,敢於走出去,敢於從小吏做起。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