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873章 身在福中不知福(感

第1873章 身在福中不知福(感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3-04 08:58 | 本章字數:2714

皇后和太后都可以召見命婦,張淑慧進宮送禮自然是順暢的。

「你家的月餅怎麼餡料那麼多?」

太后嘗了小半個月餅,水果餡的,然後對皇后說道:「宮中的月餅大多油膩,你別吃,吃果子餡的就好。」

婉婉吃了個葡萄的,點頭道:「宮中的都不敢弄新口味,就怕不喜歡被責罰。」

這話里透著懂事,太后憐惜的看著她說道:「那些人都是懶的,不呵斥一下不動,你若是想吃什麼口味就只管說,如今皇帝那裡有不少錢鈔,咱們娘兒幾個的吃喝卻是吃不窮他。」

胡善祥點點頭,她剛吃了一個水果餡的月餅,就不好意思的道:「這水果餡的好吃,臣妾卻是貪嘴了。」

張淑慧和她們都熟,沒什麼拘束,就說道:「娘娘這個可不算什麼,當年臣妾懷土豆時,拙夫弄了好些美食,讓臣妾一日三餐換著吃,那時候可沒忌嘴,結果生下了土豆後,足足胖了十斤,拙夫還抱怨說是家裡的床都沒他躺的地方了。」

「哈哈哈哈!」

皇后捂嘴輕笑,太后卻笑得指著張淑慧罵道:「你個促狹的,這可是在笑話皇后胖了嗎?」

張淑慧認真的道歉,皇后卻瞪了她一眼,說道:「你家無憂都比端端胖,我看你是自己貪吃,帶著孩子也跟著成了小胖子……」

太后恍惚道:「咦,你為何沒帶無憂來?」

婉婉也嗔道:「是呢,無憂若是在,端端肯定就歡喜。」

張淑慧說道:「那丫頭大清早就纏著拙夫帶著出門,回到家也不安生,跟兩個哥哥在莊子里,說是要去視察一番。」

「哈哈哈哈!」

……

土豆打頭,平安牽著無憂在後面,三人嚴肅的在莊子里走訪慰問,每家都發幾塊月餅。

那些莊戶人家也是嚴肅的感謝了三位少爺小姐,倒是把在後面壓陣的方醒給遺忘了。

朱瞻墉有些艷羨的看著這一幕,說道:「興和伯,那些勛戚人家的孩子都在玩耍,沒誰願意和莊戶打交道……所以一代不如一代。」

方醒見到前方的無憂又使出了摸頭殺,在摸著一個孩子的頭,嚴肅的說話,就輕笑道:「貴人哪都有,不過自矜而遠離百姓的貴人,比如說現在的勛戚,以後不會有出息,也就是米蟲罷了。」

「所以我不願意去新鄉,不想自己的子孫做米蟲。」

朱瞻墉有些憂慮的說道:「王府已經在建造了,可我問過皇兄,他卻不肯回答。」

「你才多大?」

方醒反問道:「年紀輕輕的就想那麼多,看看那些年輕人。」

前面的土豆給了一家子月餅,其中一個和朱瞻墉差不多大的年輕人偷吃了一口,被自己的老娘脫下鞋子一路追殺出去。

「你妹妹都還沒吃,你……你,你給老娘站住!」

一個六七歲的女娃皺眉看著那被咬了一口的月餅,委屈的找自己的老爹投訴,然後一場男女雙打就開始了。

……

朱瞻墉出了方家莊,身後的馬背上馱著一個箱子,裡面是方醒送他的中秋美食。

他不想回到那冷冷清清的皇宮之中,所以一路慢悠悠的轉到了大市場。

商人重利,哪怕今日是中秋節,可大市場里依舊是客來客往,熱鬧非凡。

讓朱瞻墉意外的是杜海林居然還在,而且杜尚也在,父子倆在忙活著。

等這一波客人走了之後,朱瞻墉湊過去打個招呼,問道:「杜先生,今日為何不歇息?可是家中的用度不夠嗎?」

杜海林面色紅潤,笑道:「今日掙一點,明日掙一點,總是不想歇下來,一歇就覺得虧了,就是這麼簡單。」

杜尚自己做了個春卷坐在邊上吃,聞言說道:「爹,今天咱們早些收了吧,娘在家裡做了好些好吃的。」

「好,等中午那一趟過了就回家。」

杜尚心滿意足的繼續吃春卷。他不喜歡朱瞻墉,總覺得這位郡王就是個有好日子不會享受的人。

杜海林也給朱瞻墉弄了一個,他蹲在地上,看著大市場進出的人慢慢吃著。

「伯爺說這些菜要放些糖才好吃,在下學了之後果然是。那些人原先都覺得好吃,可太咸,加了糖之後,那口味就不一樣了……」

「爹,要不我就不上學了吧?也去別處支個攤子賣春卷,好歹比以後做小吏強。」

「胡說!做這個被人欺,再說你若是考不上舉人,到時候去做小吏也沒出路,那還不如去學了科學,不管做什麼都有底子在……」

朱瞻墉聽著這對父子在嘀咕,慢慢吃完了春卷,起身拱拱手,然後回宮。

「爹,他是傻的嗎?郡王每年都有錢糧養著,他還整日愁眉苦臉的,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別亂說,這各人的想法不一,就像是街頭的乞丐,他最想的大概就是能每日吃飽飯,難道你也是這般想的嗎?」

「爹,現在的乞丐都被五城兵馬司的人給捉了,然後送去移民,哪還有啊!」

這是從朱棣時期開始的政策,凡是出現乞丐,不必問情由,直接送去各處移民。以至於如今的京城都見不到乞丐,讓那些人瞠目結舌。

沒有乞丐,這個哪朝哪代都不可能吧?

可大明就沒有了!

朱瞻墉提著箱子一路進了宮,晚上宮中有家宴,在京的皇親都會來,他卻不能缺席。

等到了自己的院子外時,他見到朱瞻墡坐在門檻上發獃。

「被人打了?」

朱瞻墉懶洋洋的問道,然後從他的身邊走進去。

「興和伯肯定是惱恨我了。」

朱瞻墉止住腳步,指指裡面,迎來的太監趕緊縮了回去。

「他惱恨你什麼?」

朱瞻墉走過來,隨手把箱子放在門邊,也坐在門檻上。

朱瞻墡低聲道:「他和皇兄交好,當年趙王叔可是吃了他的大虧,那些逆賊打著我的名號謀逆,可和我有何相干?」

朱瞻墉搓搓臉,輕笑道:「你這是害怕他在皇兄的面前說你的壞話?」

朱瞻墡猶豫了一下,最後點點頭。

「你害怕他的眼神?」

朱瞻墉繼續說道:「那好似能看穿你的想法,確實是讓人挺討厭的,不過你若是心中無私,那你怕什麼?皇兄不是那等殘暴的帝王,你只要好好的,誰也不能把你怎樣。」

「可……」朱瞻墡的眼神閃爍了一下,說道:「可我聽他們的意思,咱們以後大概是要被封到塞外去,到時候怎麼活?」

朱瞻墉起身道:「你的腦子好使,主意多。可好也腦子,壞也腦子。」

朱瞻墡想分辨,朱瞻墉嘆息道:「想問就問,非得要拐彎抹角一番,這是在和敵國談判嗎?累不累?」

朱瞻墡垂首,朱瞻墉說道:「你想多了,塞外以後是大明的要地,哪會分封出去,安心吧。」

「多謝二哥。」

朱瞻墡點點頭,然後回去。

朱瞻墉看著他進了自己的院子,喃喃說道:「塞外?哪有那等美事,多半是海外吧。」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