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882章 夫綱不振(感謝「書

第1882章 夫綱不振(感謝「書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3-06 15:53 | 本章字數:2675

進家就要見別人的媳婦,這不是至交好友,那就是不懂禮節。

方醒和錢亮當然不是至交好友,但錢亮沒有絲毫猶豫的就叫人去後面傳話。

沒多久,一個穿著素色長裙的女子就走了進來,盈盈福身,木然的道:「民婦見過伯爺。」

蒼白的臉,算是靈秀的五官,只是雙眼看著木然,就像是一段槁木。

可惜了啊!

方醒在心中為瀋陽和她惋惜了一下,問道:「你可願與錢亮和離?」

這個年代的婦人和離幾乎是一條絕路,娘家會覺得丟人,多半不願意接納。就算是接納了,也是拖油瓶的性質,那閑話幾乎能讓一個正常人鬱鬱而終。

方醒覺得燕回會猶豫一下,甚至會拒絕,畢竟好死不如賴活著。

燕回木然的福身道:「妾身願意。」

方醒有些詫異於燕回的反應,於是就瞟了錢亮一眼。

帶著殺機的眼神一下就嚇住了錢亮,他起身走到燕回的身前,面露哀求之色道:「你說說,你說說我可有虧待你?就算是你冷冰冰的,可我也沒缺過你的供給啊!」

燕回木然的看著錢亮,淡淡的道:「妾身知道了。」

尼瑪!這女人要命啊!

錢亮此刻恨不能從未和這個女人有過夫妻緣分,他哀求道:「那你給伯爺說說啊!」

方醒饒有興趣的看著燕回,就等著她開口表態。

燕回後撤幾步,福身道:「家父小吏,夫君多番從家父處受益,否則妾身怕是早已置身堂下了。」

好!

方醒差點就想拍案叫好了!

「既然如此,那兩願離,誰不同意?」

……

兩願離就是和離,屬於夫妻雙方和平分手,於女方的名聲無礙。

「你家可願接納你?」

辦完手續之後,方醒問燕回。

燕回的身後就是辛老七和小刀,兩人挑著擔子,裡面裝著燕回的嫁妝。

燕回茫然搖頭,說道:「多謝伯爺相助,民女想找個客棧暫時安身。」

方醒看到了躲在燕回身後十多步處的瀋陽,他瞪了瀋陽一眼,然後說道:「既然如此,若是放心,那就先到方家安置吧。」

燕回的眉間一展,微笑道:「伯爺何等人,民女不值當伯爺如何,只是民女不祥,不好打擾貴府。」

方醒看到瀋陽在慢慢退後,就說道:「什麼祥不祥的,本伯殺人無數,沒什麼忌諱,再說方家不差一個人的飯食,走了。」

瀋陽站在手下的身後,眼睜睜的看著方醒找來馬車,然後一行人遠去。

「大人,去找媒人吧。」

手下擠眉弄眼的建議道,瀋陽面色漲紅,就像是個初出茅廬的小夥子,吶吶的道:「多虧了伯爺出手,先等等。」

手下嬉笑道:「伯爺肯定是叫人去試探了,到時候消息一到,大人,您就準備擺酒吧。」

瀋陽板著臉道:「那錢亮犯的事可不少,回頭整理一番,本官要用。」

「大人,那錢亮的手上可是有致殘的,把人家弄的傾家蕩產還不罷休,最後找了青皮出手,把那人打斷了手腳,大人,夠殺頭了。」

……

到了方家莊,張淑慧早就知道了燕回的事,人一到,她就拉著燕回熱情的勸慰著,兩人不久就變得熱絡起來,然後張淑慧帶著她去了前院給她準備的地方。

等再回來時,張淑慧看到方醒抱著無憂在盯著葡萄藤上剩下的葡萄眼饞,就說道:「男人都不是好東西!」

無憂摟著方醒的脖頸也跟著嚷道:「不是好東西!爹,我要吃葡萄。」

方醒愕然回身,看到張淑慧的眼圈發紅,就說道:「你這一竿子掃倒了一船人,總得有些理由吧。」

葡萄是多年的老根,纏繞在架子上,最後攀上了邊上的大樹。每年這棵葡萄樹都能結出幾十百把斤果子。

大部分葡萄都被採摘完了,剩下的十多串已經成熟,看著青紫色的葡萄有的都開始裂口了。

方醒把無憂放在地上,然後弄了根竹竿,把前端劈開分叉,然後中間放了根小竹棍撐開。

「等著啊!」

方醒用竹竿的前端裂縫叉進葡萄串的根部,然後往右邊攪動,旋即一串葡萄就被夾了下來。

「洗洗再吃。」

方醒把葡萄遞給木花,自己卻弄了兩顆,隨手就擠進了嘴裡。

「好甜!」

被冷落的張淑慧讓木花帶著無憂進去,然後不顧形象的提起裙擺,蹲在方醒的身邊,沒好氣的說道:「夫君,燕回好慘。」

「有你當年慘?」

方醒側臉看著張淑慧的模樣,說道:「我說你這可不是伯夫人的樣子啊!」

張淑慧惱恨的伸手掐了一把,在方醒齜牙咧嘴中說道:「瀋陽也是個沒擔當的,居然去退親,害的她在那裡和木頭人似的過了這些年。」

「她家裡人還埋怨她,說是被那錢亮所累,話里話外的說她是個招災惹禍的,妾身……」

「我說你哭什麼?」

張淑慧哭了,這女人的日子越好,心腸就越發的軟和了,聽不得悲慘的事。

「這是……淑慧,方醒欺負你了?」

解縉年紀大了,方醒早就說過他可以在方家任意出入。此刻他牽著悠悠進來,見到張淑慧蹲著落淚,不禁沖著方醒吹鬍子瞪眼的喝道:「欺負女人,你這是長本事了?」

張淑慧急忙起身擦去淚水,說道:「解先生,和夫君無關,是那個燕回的事,妾身卻是感傷了些。」

「哪個燕回?」

等解縉了解了情況後,不禁笑道:「這就是歷經劫波啊!苦盡甘來,好!好!好!」

「解先生!」

張淑慧難得露出嬌嗔,說道:「這可是慘事!」

解縉放開悠悠,讓他去找無憂玩耍,然後撫須說道:「你們女人就是多愁善感,你得知道有多少有情人都只能望眼欲穿而不得,那瀋陽乃是錦衣衛的指揮同知,老夫估計他多半是陛下屬意的指揮使,有個這樣的媳婦,是好事!」

男人站在旁觀者的角度,總是會從利益的角度去看待問題。

可女人卻是感性的!

張淑慧一怒就說道:「果真男人都是這樣,解先生也不例外!」

看著她進了裡屋,解縉愕然道:「賢內助可不能這樣啊!德華,你可得多教教。有些事情一旦站錯了地方,到時候可是大禍臨頭。」

方醒苦笑道:「解先生,不能再教了,再教晚飯怕是要吃素了。」

「夫綱不振!」

解縉鄙夷了方醒一番,然後說道:「這麼說賽哈智就是個擋箭的?」

方醒點點頭,覺得朱瞻基多半是這麼想的。

「他自己不作為,窺探聖意,這就怪不得別人了。」

解縉搖搖頭,說道:「賽哈智若是夠聰明,那就從現在開始要學會放手,讓瀋陽去掌管錦衣衛,否則老夫擔心他晚節不保。」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