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892章 太平港(感謝「姬卡

第1892章 太平港(感謝「姬卡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3-10 11:01 | 本章字數:2656

秋水茫茫,心生蒼涼。

方醒當然不會有這個感慨,他只是聽著王賀在身後吟著酸詩,就覺得心情莫名的壞了許多。

此時他已經身在海上,腳下的這艘寶船正在劈波前進。

身後的王賀終於停止了向偉大詩人的嘗試,低聲道:「興和伯,陛下這是要發怒了,不然怎會突然改弦易轍。」

方醒沒理他,王賀繼續嘮叨道:「鄭和出海是宣慰,可咱們出來那必須是宣威啊!陛下的態度突然大變,看來是有人在作祟。」

朱瞻基沒給方醒尋根探底的時間,就讓他在家多團聚了一天,然後就帶著吳躍部出動了。

方醒在船上這些日子想過許多,最終還是想到了太后的身上。

這事兒還是俞佳的暗中示意:陛下去了太后宮中和兩位孕婦那裡,回來後心情就變差了,然後就下了這道旨意。

胡善祥和孫氏自然無法讓朱瞻基改變方略,那麼就只有能對朱瞻基產生巨大影響的太后了。

究竟是啥事呢?

方醒恨不能趕回京城,然後掰開朱瞻基的腦袋看看這人是不是抽抽了。

太后深諳福禍之道,信奉的是惜福,朱瞻基和胡善祥堪稱是孝順,她還能有什麼不滿意的?

「吃飯了!」

方醒起身,回頭看到王賀低頭念念有詞,就問道:「今日你要節食?」

王賀拍拍肚皮,愁容滿面的道:「早上咱家去廚房看了看,就看到廚子正在弄熏肉,他們把熏肉丟進鍋里煮,然後……嘔!」

王賀乾嘔了起來,方醒笑道:「不就是放壞了生蛆蟲嗎?沒什麼大不了的,蛆蟲也是肉,走了。」

王賀搖搖頭,就在甲板上待著。

海風有些冷,甲板上的水手開始換班,被換下來的罵罵咧咧的在邊上歇息,兩個水手被派去拿飯。

一個矮壯的水手坐在甲板上,罵道:「這風瞎幾把亂刮,這船越發的難操了,再不抓緊,等到了太平港,咱們就只能等著吃鄭公公的船隊拉的屎!」

一個水手隨意的躺在甲板上,側身嘟囔道:「管它呢,到時候咱們獨自出航也不錯。」

方醒和傅顯在一起用飯,今天的菜有肉,腌肉。

方醒面不改色的吃了,傅顯更是風捲殘雲,誰都沒在意那些孔洞。

「伯爺,咱們這次一出來,大明的海疆可就空了。」

鄭和帶走了龐大的船隊,傅顯的船隊作為大明海疆的最後防衛力量,也被方醒拉出來了。

此時的大明只余些小船在各地,堪稱是不設防。

傅顯用手背胡亂的擦擦鬍鬚和嘴,打個飽嗝,然後端起一碗豆芽湯一飲而盡,這才滿足的嘆息一聲。

方醒慢條斯理的喝著有些發澀的豆芽湯,看到不少人都蹲在地上用飯,就起身道:「咱們上去。」

兩人剛出去,原先的位置馬上就被人佔了。

一個水手端起方醒沒喝完的豆芽湯,兩口就幹了,然後急急忙忙的刨飯,就像是餓死鬼投胎。

船隊每日的供給是固定的,而且隨著岸上補給的中斷,供給還會進一步壓縮,所以食物都是珍貴的。

茫茫的大海上,浪費糧食就該被雷劈。

所以方醒走到甲板上時就聽到了一聲霹靂。

轟隆!

方醒縮縮脖子,看著船隊緩緩前行,就有些焦急。

一陣風傾斜著吹過,寶船頓時歪歪斜斜的擺盪了幾下。

傅顯扶了方醒一把,然後滿不在乎的道:「伯爺放心,這風吹不了多久。」

船隊歪歪斜斜的折騰了一陣,然後又恢復了航向。

……

當岸邊的樹木凋零時,船隊終於看到了長樂太平港。

一座島嶼把寬闊的海面劈成了兩半,左右兩側的兩條航道上,幾艘小船飛快的沖了過來。

浪花扑打著船頭,小船上的水手站的穩穩的,旗幟不停的搖動著。

方醒放下望遠鏡,歡喜的道:「鄭公公他們還沒走。」

這邊的旗幟不停的搖動,示意他們帶路,可那邊的小船卻非要靠過來。

「敢問是哪位大人帶隊?」

小船在船隊前漂亮的來了個弧形轉彎,然後有軍士大聲的問道。

「興和伯!」

小船上的軍士突然歡呼起來,然後喊道:「請跟著來!」

「他們為何歡呼?」

王賀問道,傅顯嘿嘿的笑道:「跟著鄭公公出海威風倒是威風了,可找不到多少動手的機會啊!而伯爺就不同……」

船隊緩緩跟著進了航道,一路被帶著到了臨時泊地。

「伯爺,船隊暫時停靠在這裡,稍後等鄭公公回來再重新安置,可行?」

方醒已經下到了小船上,一個鄭和船隊的軍士正在領航。

方醒點點頭,船隊隨即開始靠岸。

小船慢慢前行,當看到岸邊的民居增多時,軍士指著左前方說道:「伯爺您看,那便是金剛腿。」

就在左前方,岸邊小山延伸出來的一個突出,看著就像是垮塌的橋面,一直延伸進了水裡。

軍士賣力的解說道:「當年鄭公公在此停泊,有兩個妖怪興風作浪,鄭公公就禱告了一番,然後有神靈去鎮壓…..」

跑海的人最迷信,許多習慣一直保留了下去。

小船緩緩從『金剛腿』的側面駛過,方醒看了看,確實是像一隻腳。

再往前就是鄭和的大營,方醒登岸,早就得到通報的王景弘來迎。

「見過興和伯。」

他的身後一溜的太監武將,方醒問道:「鄭公公呢?」

王景略說道:「鄭公公去了泉州……」

方醒擺擺手,後面的事情他不想干涉。

一行人進了大營,方醒看到那些軍士正在懶洋洋的跑操,就問道:「為何不嚴加操練?」

王景弘說道:「這幫子殺材早上操練過了,現在只是怕他們出去禍害人,就拉出來跑跑。」

一直愛保持沉默的洪保說道:「興和伯,這裡可是大明,若是有女子被禍害了,地方官一路報上去,大家的麵皮都別想要了。」

方醒回身對他點點頭,問道:「洪公公最近如何?」

洪保強笑道:「還是那樣,勞動興和伯關切了。」

方醒點點頭,大家進了一間寬敞的屋子,然後方醒交代了來意。

「朝中對開發海外多有爭論,陛下臨機決斷,讓本伯趕來,那麼……鄭公公此行的謀劃如何?」

這話看似平淡,可知道方醒性子的人,都感到了殺氣騰騰。

作為正使,王景弘說道:「興和伯,原先的打算是一路宣慰,然後把使者送回去,當然,貿易也得抓緊,畢竟只要金銀,怕是會和那些小國有些分歧。」

方醒端坐上首,目光掃過室內諸人,斬釘截鐵的道:「大明有大明的章法,順從的,那就是藩屬國,不順從的……非明即賊!」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