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897章 清剿(感謝三華的兩

第1897章 清剿(感謝三華的兩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3-11 18:44 | 本章字數:2778

五個倭寇,兩人騎馬,三人騎牛,嚎叫著撲向了朱高煦。

朱高煦已經殺透了敵陣,見狀冷笑一聲,喊道:「都別來!」

方醒知道他想發泄殺意,就查看了一番戰場。

此刻的倭寇已經被騎兵衝散,剛才的悍勇蕩然無存,都發一聲喊,往前面和左右逃竄。

無人敢回頭!

在騎兵的追殺下,方醒看到那些倭寇寧可和同伴比賽誰跑得快,也無人敢回頭,不禁心中大暢。

就在他看了這一眼之後,前方的朱高煦已經在解決最後一個對手了。

他的刀法嫻熟,兇猛而不失技巧。

前面的四人已經『落馬、落牛』,最後一個騎牛的倭寇被嚇尿了,就想策轉耕牛逃跑。

可耕牛大抵是不願意的,竟然直挺挺的沖了上來。

牛背上的倭寇本就矮小,雙腿夾不緊寬厚的牛背,這一下身體就像是風浪中的小船在左右顛簸著,

「***」

這倭寇絕望的大喊一聲,胡亂朝著朱高煦砍了一刀。

「呵!」

朱高煦一聲暴喝,身體從馬背上站起來,長刀閃電般的當頭劈下。

戰馬和耕牛交錯衝過,身後的倭寇面色慘白,身體搖晃了一下,然後左肩齊刷刷的掉了下來。

「別去補刀!」

朱高煦殺氣騰騰的回來,意猶未盡的道:「跟著本王追擊!」

追個屁!

方醒搖搖頭,三個方向的伏兵都出來了,剩下這點倭寇還不夠幾輪排槍打的。

朱高煦顯然並不甘心,居然帶著侍衛們就往前沖,方醒喊道:「殿下,火槍可不會認人。」

「瑪德!狗屁的火槍,哪有一刀刀的砍殺來的痛快!」

朱高煦見三面伏兵開始合圍,就悻悻的住馬。

披甲的軍士沉默的前行著,那沉重的腳步聲緩緩傳來,倭寇們面面相覷,他們漸漸減緩了逃跑的速度,回頭一看,明軍的騎兵居然沒有追擊。

聰明的都該知道,明軍騎兵不追擊,就說明三面圍過來的步卒比騎兵還可怕。

那些步卒全身披甲,特別是臉上的面甲,看著就像是一隻只怪獸。他們的腳步平穩,保持著陣列的整齊,這說明都是訓練有素的老兵。

「是那個魔神的麾下!」

一聲尖叫在倭寇中傳來,接著所有人都呆在原地。

那個魔神,傳聞在倭國靠著殺戮成就了大魔王之位的魔神,他…….

傳聞那京觀堆積的有比山高,那些鮮血匯聚成河流,最後升空,遮蔽了倭國的天空。

血色漫天啊!

噗通!

一個倭寇棄刀,然後跪在地上,無助的低聲嚎哭著。

第二個,第三個……

傳聞那位魔神對待敢於抵抗的對手從不手軟,他會當場吃掉對手的心臟,然後再烤了對手的四肢。

大部分都跪在地上,有人在唱歌,歌聲悲涼。

「伯爺,那歌是說想念鄉下的母親,想帶著大米回去,讓母親吃一頓好飯……然後兒子就帶著刀,為自己的恩主斬殺了仇家,至死不渝。」

斥候中有通倭話的給方醒翻譯著,他們此刻已經逼近了這些倭寇的身後,只需揮刀,這些人就會像是地里的莊稼,被他們輕易收割。

方醒面無表情的道:「他們沒有母親,都是獸類!」

「******」

這時一個倭寇突然沖著方醒這邊跪下,大喊著,狀若瘋癲。

朱高煦對此沒興趣,他下馬活動著手腳,只覺得剛才的一番廝殺根本就沒有盡興。

「方醒,他在喊什麼?殺了他!」

朱高煦煩躁的喊道,然後帶著侍衛們往村落里去了。

「伯爺,那人喊魔神大人饒命,他願意奉獻自己的忠心,隨時為了魔神去死戰……」

「他還說……他家裡有個漂亮的妹妹,只有能活命,他就回倭國去,把妹妹獻給魔神……」

方醒舉手,止住了斥候的翻譯。

那些軍士從三面擠壓過來,腳步整齊,面甲孔洞里的眼睛冷漠,彷彿前方的全是豬狗。

殘餘的倭寇中還有三人站立著,他們踢打著同伴,喝罵著。他們大概是首領,所以那些跪地的倭寇們也不敢反抗,只是垂首。

「止步……」

噗!

腳步聲一起停止,然後就是壓抑的寂靜。

吳躍看著那三個想退縮的倭寇首領,喝道:「舉槍!」

第一排火槍舉起,瞄準。

這裡的倭寇都沒見識過火槍的威力,可看到這威勢後,都拚命的想往同伴的身後躲。那身體扭曲到了極致,看著就像是一條條怪蟲。

那三個首領面面相覷,想逃,可三面合圍之下,他們只能往方醒那邊逃。

那是魔神啊!

那些從倭國本土出來的武士們談及魔神都是面色慘白,身體顫抖。

那些可是真正的武士啊!

甚至還有一個是官員,可他們在說到魔神時,那驚恐的神色,讓人記憶猶新。

——遇到魔神,要麼跑,要麼就投降。

跑好理解,可是投降……

——可能會被送到礦山裡去,可好歹能多活一陣子啊!

三人中有一人突然棄刀,然後舉起雙手。就在他剛張開嘴想求饒時,對面的吳躍卻喊道:「齊射!」

「嘭嘭嘭嘭!」

……

「這邊種甘蔗不錯,定國公若是在此,肯定會要抓俘虜。」

由於時間太晚,所以朱高煦和方醒決定今晚在此宿營。

晚飯前,落霞滿天,空氣中若有若無的血腥,夾雜著炊煙,古怪的讓人皺眉。

「徐景昌?」

朱高煦又在搓腳丫,一臉的糾結和享受。

「他就是個蛋,沒用的蛋!若非是他爹當年做了好大的事,父皇早就把他給廢黜了。」

徐增壽對朱棣有恩,對朱棣這一系都有恩,所以朱高煦才沒去找過徐家的麻煩。

方醒屁股磨蹭著,往側面挪動了些,避開了朱高煦那雙爛腳丫的臭味。

「嘶…..哦……」

朱高煦搓到了腳丫縫裡,臉上的表情就像是在那個啥的時候,酸爽的一塌糊塗。

「下面咱們去哪殺敵?」

酸爽的代價就是火辣的疼痛,朱高煦滿不在乎的穿上底部已經變成鎧甲的襪子。

這位就是出來殺人的,除去殺人之外,他就只對喝酒感興趣。

方醒覺得自己的腳也癢了,他用力的彎曲著腳趾頭,說道:「回去看看鄭和的意思。」

「看個屁!」

朱高煦穿上靴子,用力的跺跺腳,覺得舒坦了,就罵道:「他只是我家的家奴,若是敢和本王多嘴,抽死他!」

方醒皺眉道:「在海上咱們是雛鳥,鄭和才是雄鷹,不聽他的,難道咱們胡亂來一通?到時候回去就是罪責,你也別想什麼封地了,到時候朝中群臣高喊一聲禁海,咱們就是罪人。」

朱高煦的臉扭曲了一下,罵道:「什麼狗屁的雄鷹,本王一箭就能把他射下來,呸!」

得,這位是鬱悶了,但讓方醒放心的是,朱高煦既然沒反駁和執拗,鄭和就算是逃過了一劫。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