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901章 人鱷大戰

第1901章 人鱷大戰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3-14 04:15 | 本章字數:2712

鼉龍的身軀巨大,平時一動不動,即便是動,那速度幾乎和烏龜差不多,所以容易讓人以為它是個蠢笨的動物。

不少人都是這般想的,所以當那條巨大的鼉龍閃電般的撲向朱高煦時,都齊齊的驚呼了一聲。

巨大的鼉龍張開嘴,利齒閃著寒光,那四條腿飛快的在灘涂上扒拉著,很快就衝到了朱高煦的身前。

朱高煦沒有多少反應時間,此時邊上傳來了方醒的提醒。

「小心它的尾巴!」

對方醒的信任讓朱高煦放棄了從鼉龍身上越過去的打算,他先是往右邊一閃,然後身體疾退。

鼉龍一擊落空,身體一擺,那粗大的尾巴就橫掃過來。

那尾巴是如此的粗壯,讓人深信只需挨上一下就會筋斷骨折。

朱高煦沒想到鼉龍居然會來這一手,他猛地跳了起來,避過了這一尾攻擊,然後人剛落地,手中的砍刀就揮斬下去。

沒有什麼金石碰撞的聲音,血光一閃,鼉龍痛苦的嗷叫了一聲,身後已經被砍刀斬斷了一截尾巴。

「不要近身,不要近身……」

方醒緊張的在喃喃自語著,他最擔心的就是朱高煦發狂了要和鼉龍近身相搏,那就算是楚霸王來了也只能飲恨當場的結局。

辛老七和常建勛握刀在朱高煦身後的十步不到的距離,兩人同樣緊張的不行。

幾名神槍手已經瞄準了鼉龍,可朱高煦在那,方醒不下令的話誰也不敢開槍。而且就算是開槍,也只是安慰性的,更大的可能是激怒龍。

鼉龍猛地回身,腳下快速移動,再次撲了過來。

朱高煦已經判斷出了鼉龍的速度和動作幅度,他輕巧的一個閃避,就在鼉龍的大嘴即將咬到自己時閃到了左邊,然後就在鼉龍想偏頭時,刀光閃過。

巨大的腦袋掉在了乾裂的灘涂上,血液從脖頸的斷處狂噴出來。而那個和身體分離的腦袋居然還在微微的動著。

咔嚓一聲,那鋒利的牙齒重重的上下交錯。

「好兇悍的東西,腦袋掉了居然還能動。」

王賀目睹了一場人鱷大戰,雖然短暫,看著也不激烈,可那股子緊張的氣氛卻讓他差點就尿了。

他看看左右,最後說道:「咱家回去一趟,興和伯,這東西可能吃?」

跟著方醒待久了,這貨也成了個饕餮。

方醒看了他一眼,見他夾緊雙腿的模樣,就說道:「可以,回頭我親自弄。」

王賀一聽就歡喜的去上茅廁,才走出兩步,身後就傳來了驚呼。

「來了來了!好多鼉龍!」

王賀尿急難忍,可好奇心還是佔據了上風。

他回身一看,就看到水面上多了十多道橄欖色的東西,還有隻露出眼睛的頭部,正緩緩向灘涂游來。

朱高煦面對這等情況也得跪了,正好方醒招呼他趕緊上來,他這才吆喝了幾聲,顧盼自雄的迎著歡呼上了岸。

那些鼉龍靠岸了,一個個緩慢的爬上來,若不是剛才看到那條鼉龍迅猛的動作,大家真會以為這是錯覺。

那些土人正在盯著朱高煦看,那目光灼熱,就像是後世的粉絲,只差狂喊歡呼了。

勇士啊!

朱高煦上到岸邊,把手中的砍刀插在地上,然後活動了一下脖子,淡淡的道:「剛有些意思就死了,無趣!」

如果不是朱高煦的右腳在微微顫抖著,並被方醒看到了的話,那麼他這個裝比可以得到滿分。

方醒看了一眼那些緩緩上岸的鼉龍,吩咐道:「不許用鉛彈,否則沒法吃了。」

吳躍覺得帶著龍字的東西都是神聖的,所以他有些怯。可王賀卻是個徹頭徹尾的吃貨,見他遲疑,就上前催促道:「趕緊的,咱家還等著吃肉呢!」

鼉龍笨拙的慢慢出現,然後朝著那條被朱高煦砍頭的同伴爬去。

「這是要哀傷一番?」

朱高煦有些後悔了,覺得自己下手太狠,好歹留著腦袋給鼉龍的夥伴們祭拜一番。

方醒詫異的看了他一眼,說道:「這是來吃肉。」

朱高煦杵著刀柄,失望的道:「沒有情義啊!當年本王從武功去太白看什麼第十一洞天,一路上遇到了冰雹和大風,差點死在半道上。可就這樣本王也沒丟下一個手下,這些鼉龍果真是無情無義,那就吃了它們!」

「點火!」

當那些鼉龍撕咬著自己同伴的屍體時,霰彈密密麻麻的的沖了過去。

太慘了!

一陣血霧噴射,灘涂上傳來了叫聲,那些鼉龍在拚命的翻滾著,甚至在自相殘殺著。

一千多斤中的龐然大物在灘涂上掙扎撕咬著,一塊塊半乾的淤泥被爪子和尾巴弄到空中,一時間黑泥如雨,落在慘烈的廝殺場上,讓人目瞪口呆。

「點火!」

「轟!」

第二發霰彈再次噴射出去,灘涂上的鼉龍們有一半停止了掙扎,剩下的也大多停止了撕咬,無力的挪動著身體。

「都是勇士啊!」

朱高煦看到一隻鼉龍的腦袋都被打爛了,依舊用那冷漠的眼神看著周圍,然後步履蹣跚的緩緩轉身,似乎是想回到河裡,他有些唏噓的轉身,不願去看這個畫面。

「本王先回去了。」

朱高煦意興闌珊的回去了,背影看著有些蕭瑟。

勇士……

方醒不知道朱高煦是否因為自己被雪藏,沒有了用武之地而蕭瑟,所以就跟了上去。

「火器一出,再厲害的勇士也只能倒在鉛彈下,方醒,你作孽啊!」

走到這裡,朱高煦不再掩飾,一瘸一拐的,邊走邊說道:「那些鼉龍就像是軍中的敢死之士,你知道敢死之士嗎?」

「知道。」

所謂的敢死之士:軍中有一群特殊的人,他們都犯了軍紀,軍中的將領若是護短,就會幫他尋找戴罪立功的機會。

這些人在戰時會出現在第一線,或是在決戰的時候被派上去。

他們知道不拚命就完蛋,所以悍不畏死,甚至有論罪罪及家人的那種,更是敢於搏命,敢於以命換命,而他們的目的不過是想讓家人能逃脫被牽連的罪責罷了。

這種人歷朝歷代都不缺,不過在軍中被清理過多次後,這等現象已經少了許多。

「你不知道。」

朱高煦搖搖頭,「你沒經歷過那些廝殺,沒見過那等以命換命的慘烈,所以你不知道。」

「你啥時候成詩人了?」

方醒覺得這貨突然變得憂鬱起來了有些嚇人,一點兒都不像是朱高煦,倒像是朱權。

兩人回到營中,朱高煦叫人來幫自己脫靴子。

一脫開靴子就聞到了股夾雜著腳臭的血腥味,方醒見包紮的地方已經浸血了,就讓人去找郎中來。

哪怕是漢王,可聚寶山衛的軍醫依舊是按照標準的操作模式,冷冰冰的,看著好似沒有一點人味。

先用剪刀剪開包紮,然後消毒藥水浸泡一下,朱高煦全程沒有哼一聲,可郎中卻皺眉道:「殿下,再折騰幾下,您這腳就準備割了吧。」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