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945章 玉米(月底,求月票)

第1945章 玉米(月底,求月票)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3-27 15:44 | 本章字數:2866

朱瞻基召見方醒,就在孩子才出生的第三天。

「你居然瘦了?」

方醒一見面就吃了一驚,朱瞻基摸摸自己的臉頰,有些不相信的道:「沒有吧。」

「眼圈也黑了,你這是帶孩子了?」

朱瞻基搖搖頭,說道:「每天抱抱罷了,話說你當時是怎麼想著給土豆取的小名?」

方醒愕然道:「土豆出產大,好養活,就相當於取個賤名,為孩子祈福。」

朱瞻基拿起毛筆,贊道:「是這個理。」

方醒看著他動筆,就心痒痒的想去看看,可俞佳就在邊上,他不好做的太過分。

朱瞻基一揮而就,見方醒的模樣就笑道:「大名朱祁鈺,你不是說玉米和土豆一般的出產,那小名就叫做玉米。」

方醒糾結的道:「大名我沒啥說法,只是這小名……是不是有些……」

「你是說低賤了?」

朱瞻基搖搖頭道:「玉米若真能培育出高產來,這個名字比朕的名字都高貴!」

這是在詢問方醒是否有把握,方醒點點頭道:「我有這個信心,一定能!」

朱瞻基哈哈一笑,把那張紙遞給俞佳,說道:「大名報給各處。」

等俞佳走了之後,朱瞻基招呼方醒坐下,讓人上茶。

茶水上來,朱瞻基揮揮手,暖閣內只餘下他和方醒。

「法蘭克使團的條件都是虛無縹緲,大明不知道他們的情況,所以朕不準備簽訂什麼實質性的東西,他們虛無縹緲,那大明為何不可?」

朱瞻基笑了笑:「陳默雖然手段粗俗,但法蘭克使團好像挺受用他的手段,倒是讓禮部的那幾個學生得以知道了不少東西。」

陳默的手段方醒自然是知道的,最擅長的就是裝老實和赤誠相見。

「他喜歡洗澡。」

方醒隨口說了,然後問道:「法蘭克的人沒學會什麼吧?」

朱瞻基忍笑道:「老夫子把他們教的沒話說了。」

方醒想像著老夫子帶著三個洋學生搖頭晃腦的背書的場景,不禁就笑了。

巴斯蒂安一門心思想和大明交朋友,可法蘭克的實力卻不盡如人意,和這樣的國家結為朋友風險不小。

「法蘭克現在身處麻煩中,而大明近期不會和泰西發生太多的接觸,敷衍一下如何?」

對於這個問題朱瞻基顯然是深思熟慮,方醒點點頭,說道:「目前大明北邊的目標只能是一步步的來,亦力把里,哈烈,至於肉迷,那應當還遙遠。」

肉迷國距離太遠了,遠到讓人對補給絕望的程度。

「盟約的話……」

方醒和朱瞻基相對一笑,盟約這玩意兒本就是個擺設,雙方有互相利用的條件和機會,那就是盟友。沒有的話,就算是有盟約,可只會被拿去擦屁股。

兩人都沒提及炮擊的事,都不願在彼此之間挖一道溝壑。

朱瞻基笑容微收,淡淡的道:「端端昨晚歡喜不勝,很晚才睡。」

方醒獃獃的看著桌子上的毛筆,說道:「她有弟弟了,當然要高興。」

朱瞻基苦澀的道:「這就是天意啊!」

方醒微微搖頭,卻不肯接話。

室內寂靜,朱瞻基看著虛空,眼神憂鬱。

「我喜歡孫氏,這誰都知道,可終究是一場空……」

朱瞻基惆悵的模樣讓方醒有些微怒,就刺了一句:「可孩子卻是你的。」

「是,所以我給他取名為祁鈺,小名玉米,很平常的名字。他若是有天命在身,自然會比我這個父親有出息。」

朱瞻基自嘲道:「我大抵是大明有史以來最痴情的皇帝吧?當年皇爺爺替我定下了胡氏,這就是……來自於祖父的眼光,朕卻和孫氏相處多年……」

「可你的後宮之中的女人也不少,所以你既然是皇帝,就該知道……皇后一旦定下了,除非她確實是失德,否則就不可輕動的道理。」

一陣沉寂之後,朱瞻基強笑道:「我知道,所以這個孩子我會儘力的教導,大明不會壞在他的手中。不然我以後也沒臉去見皇爺爺,沒臉去見太祖高皇帝。」

皇帝說出這話,讓人不禁倍感凄涼,可方醒卻突然想起了朱瞻基在太子年幼時就去了的事。

「你最近可有操練?」

「忙,忘記了。」

朱瞻基有些疲憊的道。

「你不該這樣!」

方醒提高了嗓門說道:「你是皇帝,再這般下去,你的身體會越來越差,你摸摸自己的肚子和大腿,是不是胖了?」

朱瞻基不用摸,就說道:「是胖了些,稍微注意些飲食就好了。」

方醒無奈的道:「咱們不說萬歲,可你好歹活個七八十吧?可你現在的狀態怎麼活?」

這話大逆不道,幸而沒外人在。

朱瞻基見方醒皺著眉頭,就苦笑道:「國事家事糾纏在一起,累了,心累,不想動。」

方醒沒轍了,隨後兩人聊了些事情,他就起身告退。

出了乾清宮,方醒回身對俞佳說道:「陛下這樣下去可不行,找個人,我有話想稟告給太后娘娘。」

俞佳看看左右,低聲道:「興和伯請說。」

方醒說道:「讓公主以後每日起早些,好歹鼓動陛下去練練。」

話無需多,俞佳心領神會的點點頭。

方醒覺得這事兒基本靠譜,所以就準備回家去哄哄昨天有些消化不良的無憂。

誰知道剛到家,金英已經等候多時了。

「興和伯,幫忙去找吳大人說說吧。」

「工部還是沒動靜?」

方醒覺得這事兒有些怪了,吳中和他沒仇,而且皇家工坊的事也不是他能賣關子的,這人是啥意思啊!

金英沒有憤怒的意思,只是苦笑道:「南北都在修路,雖說不趕工,可開頭的事情太多了,咱家去工部求見幾次,每次吳中都答應的好好的,過後又忘記了。」

方醒沉吟了一下,說道:「工部不會下絆子,那麼……我且去看看。」

他一溜煙就去了工部,排闥直入找到了正在焦頭爛額和人交代事情的吳中。

吳中抬眼看到是他,就叫苦道:「興和伯,是工坊那事吧?本官……且等等,本官這邊馬上就好。」

方醒在邊上聽他交代的都是物資調運的事,就有了退意。可吳中大抵是內疚於心,幾下處理完事情,對門外的人說道:「都緩緩。」

然後他才對方醒拱手道:「不是本官諉過,那些東西早就被四處瓜分了,要的再急也只能再等一個月,等南北的各項物資運來了,到時候也能輕鬆些,還請興和伯見諒。」

方醒無話可說,吳中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必然已經上了奏章,朱瞻基已經知道了此事。

金英啊金英……

方醒拱拱手告辭,一路出了工部,金英迎上來急切的問道:「興和伯,如何了?」

方醒一言不發上馬,策馬掉頭,盯著金英問道:「你在宮中一點消息都不通了?」

金英茫然的搖搖頭,說道:「咱家出了宮,離了陛下的身邊,那就是落水狗,別人不踩幾腳就算是好的了,怎麼肯冒險和咱家通消息。」

宮內宮外傳遞消息是有風險,可現實中卻屢見不鮮。

不然當年怎麼有人說朱高熾孝期不孝!

方醒面色稍霽,說道:「你下個月再來找吳中,必然就有了。」

金英歡喜的拱手道謝,然後上馬離去。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