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948章 絕望……

第1948章 絕望…… (1/2)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3-28 15:46 | 本章字數:4736

焦取仁緩緩的走出來,還背著個包袱。

他看了在揉屁股的范穎一眼,說道:「許塬的人不願遷移。」

說完他背著包袱緩緩和范穎錯身而過,再無一點恭謹。

這是他給這個任務的最後交代!

范穎偏頭看著他出去,嘴角浮起了微笑。

一個等在後面想拍馬屁的小吏悄然過來,低聲道:「大人,他這是自己走的。」

范穎正色道:「現在的年輕人啊!做事毛躁,沒有耐心,怎麼成為棟樑?哎!本官也是想多了,他是書院的學生,興和伯那邊隨便換個地方,以後照樣能飛黃騰達。」

他憂心忡忡的模樣引來了小吏的崇拜:「大人,您這是為他操碎了心啊!可小的看他卻不領情,要小心啊!」

范穎讚許的道:「你不錯,好好乾。」

小吏激動的渾身顫抖,一連串的馬屁源源不斷的脫口而出。

范穎眼中的厭惡之色一閃而過,說道:「你去跟著他看看,千萬別讓他尋了短見。」

小吏以為這是看重,就屁顛屁顛的跑了出去。

范穎呵呵冷笑著,然後施施然的回家。他準備回家就喝一杯,然後美美的睡一覺。

至於焦取仁是否會尋短見,在安排了那個小吏去盯著之後,他一點兒擔憂都沒有。

死了有人墊背,書院難道還不滿意嗎?

你方醒再牛筆,也不能為了一個學生就遷怒別人吧。

想起剛才縣令王續的誇讚,范穎的眼神多了熾熱。

不能讓書院的學生把環縣當做陞官的跳板,這是他們兩人的共識。

焦取仁一旦從環縣開始陞官,以後他的官做的越大,他和王續在大家的眼中就越差,甚至會成為名教敗類。

所以還是趕走好!

你方醒厲害,我們惹不起,可送瘟神總是可以的吧?

范穎哼著小曲,想著王續答應優先向上面推薦自己的事,只覺得連夕陽都美了幾分,呼吸都帶著興奮的滋味。

就在他剛進家時,就在焦取仁在環縣唯一的一家客棧住下時,城門準備關閉了。

「慢些慢些!」

關閉到一半的城門停住了,老兵喝道:「有人來了,重新打開城門!」

有人說道:「可這不合規矩。」

老兵罵道:「規矩就是給人用的,這是騎兵,在這個時候趕路,肯定是有要事,你關一個試試?」

那人嘀咕道:「不會是馬匪吧?」

老兵一巴掌拍在他的後腦勺上,罵道:「馬你妹妹,快幫忙!」

夕陽下,一隊騎兵轟然而至。

老兵看了一眼,就低頭道:「敢問大人到環縣可有公幹?」

……

店家已經問過兩次了,可焦取仁卻不想吃晚飯。

失敗的挫折讓他心喪若死。

對自己能力的懷疑讓他宛如虛脫般的無力,他甚至都不能動一下,只想這樣坐著,直至地老天荒…

他沒有去埋怨什麼,因為這一切在書院時解縉和方醒都說過多次。

書院的學生和那些人天然就是仇敵,出仕之後要警惕,要學會使用手段來抵禦各種明槍暗箭。

可他沒有預料到環縣的官吏們竟然是想逼走自己,結果猝不及防,沒有絲毫的應對餘地。

他沒點燈,夕陽漸漸落下,屋子裡黯淡下來。

他看著最後一抹光,目光獃滯。

那一抹光漸漸消散,他的目光依舊獃滯。

然後,他的嘴角浮起一抹微笑,彷彿想把那一抹光留在身邊。

他就在黑暗之中發獃,手中握著一根繩子。

這是他在一家馬上關門的店鋪里買的,他甚至都忘記了自己當時買這條繩子的想法。

他的呼吸漸漸急促,然後又平靜,起身又坐下。

挫折已經漸漸演變成了絕望。

他不甘心,不想做書院第一個被退回去的學生。

他覺得再無臉面回去見那些老師和同窗。

他記得自己當時給學弟們說的那些話,當時的他是那般的意氣風發,他覺得自己能撼動整個世界。

可現在……世界卻給了他一擊重擊!

他沒臉了……

悲憤慢慢的充滿了他的胸膛。

我要報復他們!

可用什麼來報復?

他們用的手段光明正大,說到哪去都有理。

辦事不力,只讓你退出,而不是開革,這個算是法外開恩了。

你還想怎樣?

不!我還有辦法!

他的眼神漸漸獃滯,呼吸幾乎不可聞,胸膛起伏細微,半晌才起伏一次。最後他獃獃的起身,把繩子往房樑上扔,連扔了四五次,他才想起需要在繩頭上捆些東西配重。

他的大腦暈沉,只是本能的記得一些東西。整個人就像是人偶般的,僵硬的在給自己搭繩子。

就像是有人在驅使著他在做著這一切。

夜色降臨,風從大開的窗戶吹進來,吹的桌子上的一本書噗噗作響,就像是有一隻手在翻動著書頁。

室內沒有點燈,靠著室外的微光,焦取仁緩緩的打著繩套,手法還是書院教的。

噗噗噗!

風驟然大了起來,把桌子上的那本書吹的幾欲翻滾。

最後一頁被吹了起來,然後兩頭重量失衡之下,整本書重重的翻倒過去。

噗!

焦取仁緩緩上了椅子,黑暗中,他雙手握住繩套,目光獃滯的看著窗外。

窗外有幾點光亮,那是環縣人家的燈火。

他鬆開繩套,然後整理衣冠。

繩套開始擺動著,一下下的敲打在焦取仁的下巴上。

他重新拿起繩套,緩緩接近…

「就在二樓嗎?」

外面的一聲問話就像是閃電般的擊穿了焦取仁的昏沉。

繩子已經套在脖子上,只需身體前傾,踢掉椅子……

他悚然而驚,不由自主的推開繩套,身體軟軟的滑倒下去,最後呆坐在椅子上,雙腿無力的耷拉在地上。

腳步聲越來越近,焦取仁紋絲不動。

叩叩叩!

敲門聲傳來,焦取仁的身體動了一下,問道:「誰?

話才出口他才發現格外沙啞,就像是那年他風寒生病的時候一樣。

「確定就是這裡嗎?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