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950章 來自於興和伯的報復

第1950章 來自於興和伯的報復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3-29 02:26 | 本章字數:3359

第1950章來自於興和伯的報復

方醒回身,看著站在外面的王續和范穎兩人,淡淡的道:「本伯只是來此遊玩,貴縣這是不許嗎?」

到了此時他無需再隱瞞身份,甚至還帶著些倨傲。

王續近前躬身道:「見過興和伯,興和伯到了環縣,環縣上下不勝歡喜。」

到了此時,王續和范穎哪還會不知道方醒的身份,只是先前見他和老農坐在一起閑聊,沒敢靠近而已。

方醒拱拱手道:「二位大人這是所為何來?」

王續只覺得臉上發燙,卻不是什麼羞澀,而是緊張。他說道:「興和伯,下官昨夜就去了客棧,只是想問問焦取仁的事。」

這個撇清和追溯用的極好,方醒點點頭,看了面如死灰的范穎一眼,說道:「本伯到延安府辦事,順帶過來看看焦取仁,見他正準備回去,就問了問,結果讓本伯有些詫異,就想問問貴縣,讓一個新到的小吏來環縣還算是富庶的許塬來動員移民,這是誰的主意?可公平?而且只許他在許塬動員,其它的不算,這是為何?」

王續回身指著范穎說道:「此人乃是縣裡的主簿范穎,在來的路上已經向下官請罪,說是壓的差事過甚,下官也是發了火……」

范穎的臉頰有些紅,而且能看出巴掌印。

方醒不置可否的道:「本伯不管這個,這是你們的權利。」

回過頭,方醒問焦取仁:「你是想回去還是留下?」

焦取仁想起了這段時間裡的遭遇,點點頭,說道:「山長,學生想留下。」

方醒讚賞的說道:「在哪裡跌倒,那就從哪裡爬起來,你倒是有些韌勁,好,那就留下吧。」

方醒相信經歷過自盡未遂的焦取仁不會再軟弱,他對那個老漢拱拱手,說道:「我這就回去了,你們自己想清楚,早過去就能分到好田地或是好牲口。」

說完他轉身就走,老漢早就被興和伯這個名號給驚呆了,他率先跪下,然後全村人都跪了。

「伯爺,小的願意移民啊!」

「對對,咱們一村人都願意移民。」

方醒的腳步一滯,說道:「你們自己決定吧。」

他帶著人回城,王續和范穎都不禁鬆了一口氣,王續交代道:「以後不可為難焦取仁,而且還得彌補一番。」

范穎此刻只有點頭的份,他根本就沒想到方醒居然會親自趕到環縣,沒被方醒收拾他就已經在念佛了。

方醒回到城中,和焦取仁吃了一頓午飯,最後交代道:「要在事情出來之前敢於建言,比如說此次許塬的事,若是你當初就指出許塬乃是富庶之地,那麼他們要想壓你就得另想辦法,否則我這裡隨時都能收拾他們。」

焦取仁點點頭,說道:「學生還嫩,所以現在時常想起以前在書院里師長們的教誨,覺得自己當初還是沒學好。」

「所謂的學,出來做事就是在學習,不斷的和你在書院中學到的知識在交融。不要氣餒,好好乾,回頭這邊換人的話,你也記得多觀察,免得再次被人給坑了。」

「換人?」

焦取仁有些發懵。

方醒微笑道:「他們打壓為難你,那是他們的權利,可我既然知道了,怎麼報復回去,自然也是我的權利。」

焦取仁心中激蕩,就哽咽了起來,方醒起身笑道:「此事不只是為你,書院多名學生被打壓過甚,偏偏我的事情多,所以就挑了環縣來警告他們。」

隨著方醒的離去,焦取仁繼續留在環縣,一直在擔心的范穎終於是安心了,他甚至還在想著該怎麼把此事隱晦的在書信里提及,好讓那些人知道自己曾經給了科學一次狙擊。

日子繼續,無聊的繼續。

……

「他們犯錯在前,本伯來吏部舉報,蹇大人這是覺著應當無視嗎?」

方醒快馬趕回京城,家都沒回就去了吏部,直面蹇義。

蹇義淡淡的道:「證據何在?本官不可能憑著你興和伯的一面之詞就……」

一本冊子被丟在了桌子上,方醒起身道:「你說打壓吧哪都有,可這種目的的打壓,那些人確定不怕本伯的報復嗎?」

別人大抵會斥責方醒的跋扈,可蹇義卻知道,方醒這是在代替朱瞻基跋扈。

你們沖著書院的學生下黑手,這是要把朕置於何地?

「連本伯親自去許塬都無法勸動那些人,他們讓一個小吏,剛到環縣的小吏去勸,這是什麼意思?蹇大人自己斟酌吧。」

方醒走後,蹇義拿起冊子仔細看了看,然後沉思良久。

「壓住就行了,非得要逼走,這麼愚蠢的人,當初是怎麼被安排在環縣擔任縣令的?」

蹇義苦笑著寫了一份奏章,然後送進宮中。

隨後宮門大開,一隊騎兵沖了出來。

「是東廠的人!」

安綸執掌下的東廠以狠辣著稱,一旦被拿住確鑿證據,不管你是什麼官職,都別想逃過。

環縣依舊懶散著,直至某一天,也就是方醒離去的第十天,一隊人馬進了環縣縣城,然後縣衙里多了一連串求饒的哀嚎。

范穎被兩個番子從值房裡拖出來,他用腳勾住門檻,哭喊道:「下官錯了!下官願意去向焦取仁賠罪,願意……」

領頭的檔頭怒喝道:「沒吃飯嗎?」

一個番子擔心被呵斥,就一腳踢去。

「啊……下官有罪!下官有罪!願意去交趾……」

裡面的王續也不好過,他想保持著自己的風度,可一雙腿卻軟了,要靠在門邊才能維持著站姿。

他對兩個番子笑道:「本官……」

兩個番子面露狠色,王續伸出手來,臉上的鎮定換成了惶恐,說道:「本官,不,此事是范穎一人乾的,和下官不相干。」

「王大人,別扯這些沒用的,到了東廠自然有你說話的機會。」

一個番子近前,手中握著繩子。

王續的眼睛不停的眨動著,他強笑道:「興和伯……下官和興和伯當時談笑風生……下官……下官……饒命啊!」

王續突然聲淚俱下的跪在地上,哭喊道:「興和伯雅量高致,下官只想和他老人家親近,早晚請益,都是誤會……」

東廠的人看到這個場景,都不禁搖搖頭,兩人過去綁了王續,但王續卻走不動了,最後只得架著出去。

到了前面,幾個小吏被拖在門外跪著,再近些跪著的就是范穎。

見到范穎,王續頓時渾身就有了力氣,破口大罵道:「你這個畜生,本官對你這般推心置腹,你卻狼子野心,都是你這個畜生弄的鬼……」

范穎已經絕望了,他知道方醒不會放過自己,但……更不會放過王續。

他扭頭對王續笑了笑,說道:「是你想陞官……」

王續勃然大怒,竟然掙脫了看押,背著手衝過去,踢打著范穎。

范穎卻不肯吃虧,起來就展開了反擊。

……

寬宏大量之名隨著王續和范穎被拿下而再次響徹雲霄!

這是一次警告,及時的警告。

據說皇帝已經憤怒的準備把王續和范穎兩家人流放到蘇門答臘去,這個消息一出,京城官場噤若寒蟬。

蘇門答臘,大部分人都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可只知道一樣就夠了。

海外!

那幾乎相當於是被拋棄了,別人是移民,海外卻是遺民。

這太狠了吧?

於是乎宮中就收到了幾分含蓄的奏章,奏章里沒求情,只是列舉了移民海外的壞處。

「主要是說移民海外,天長日久之後,就會成為大明的外患。」

楊榮的氣質越發的沉凝了,以前那位機敏帶點活潑的楊榮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位沉穩的大明首輔。

「楊大人這是來偷懶的吧?」

兩人在莊子里漫步,身後的無憂帶著兩條大狗跟著。

楊榮點點頭,說道:「你這次從海外帶回了許多金銀香料,朝中對出海頓時啞然,所以他們此次只是尋了個借口罷了。」

「蘇門答臘歸於舊港,按照本官的理解,你應當在謀劃著滿剌加,不把那道海峽牢牢的控制在大明的手中,你必然是不肯罷休的。」

「當然不肯罷休。」

方醒回身看了一眼無憂,然後說道:「那道海峽就是大明的生命線,落在別人的手中,我將會寢食難安。」

「本官看過海圖,那道海峽確實是至關重要,封住之後,大明海疆就固若金湯,進可攻,退可守,只是……一是駐軍,而且還得常年保持水師在海峽的存在。二是移民,沒有移民,駐軍就穩不住。」

楊榮撫須道:「陛下此舉讓人震驚,可本官卻知道,這只是海外移民的開端罷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